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玄幻 > 鬼道医仙:开局给邪祟接生 > 第11章 顾家老祖的老谋深算

宋无病诧异的朝着顾舜看去。

少年着实意外。

没想到顾舜竟然如此果决,一招毙命。

虽然自己也恨不得杀潘坤而后快。

但他说的没错,自己身为医师,受炼药师管辖。

而他是邺州城下派的炼药师。

若是他被杀身亡,邺州城的炼药师工会必定追查到底。

自己势单力薄,难免惹祸上身。

可下一秒,顾舜一脸正色,对着潘坤的尸体唾弃道:

“趁人之危,死不足惜!”

转身对着宋无病抱拳,凛然道:

“此事和神医无关,是我顾某一人所为。”

宋无病会心一笑。

虽然不明白顾舜这么做的筹划为何。

但俗话说:“君子论迹不论心。”

归根结底,顾舜诛杀潘坤也是因自己而起。

不管他是为了留个好的印象,还是另有图谋。

但事做了,还自揽罪责。

宋无病不由得心生感激。

少年抱拳回应,由衷道:

“顾老祖义薄云天,在下佩服!”

······

“父亲!”

可就这时,众多顾家子嗣纷纷骇然喊道。

顾舜、宋无病二人循声望去。

只见顾家子嗣上下百余人齐齐面色憷然。

众人颤颤巍巍的抬起右手。

霎时间,一股肉眼不可见的煞气自众人右手掌升腾而起。

其上空气影影绰绰,变得虚幻起来。

下一秒,手臂徒然伸直,手指律动,

原本僵硬的右手仿佛新生,随着思维活动自如。

“父亲!”一个个年过不惑的中年男子泪眼朦胧,“我们顾家是完人了。”

话音未落,一股股浩瀚的灵气自数人丹田透体而出。

灵息扶摇直上,转眼间

被血脉蛊压制的境界急速攀升。

硬生生拔高一阶。

“爷爷,我手能动了!”

一名少年泪水糊满脸庞,痛哭流涕。

“呜哇呜哇!”

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不断啼哭。

母亲连忙解开包裹的襁褓。

只见自己孩子原本扭曲的手臂徒然伸直。

那粉嘟嘟的小手不断对着空气抓弄。

“老爷!”

风韵犹存的少妇以手掩面,喜极而泣。

“父亲!”顾舜长子顾禹浑身颤抖,期期艾艾道,“我顾家再也不用受人白眼了。”

显然,身为源头的顾舜血脉蛊解决。

其子嗣体内的蛊毒也自动消散。

“哈哈哈~~~”

两鬓斑白的顾舜突然仰天大笑。

那豪迈的笑声令人耳膜震动。

如同范进中举后癫狂失态。

顾舜老脸抖动,泪水顺着纵横的皱纹流下。

顾舜喜极而泣,颤颤巍巍的瘫坐在太师椅。

一个个不惑之年的儿子连忙上前搀扶。

顾舜却一把甩开,犹自癫狂大笑。

突然,顾舜一掌拍在椅把上,后者应声化作齑粉炸裂。

遽然站起,目光扫视顾家上下百余人,顾舜大喝道:

“顾家子弟听着!”

所有人挺身肃穆,目光决然。

顾舜字字铿锵有力,对着宋无病颔首作揖,道:

“自今日起,我顾家上下,唯宋神医马首是瞻!”

话音未落,顾家上下齐齐下拜,声音震慑寰宇:

“唯宋神医马首是瞻!”

顾瑶更是妙目含泪,久久不散。

泪水横流,却依旧遮掩不住那绯红的俏脸。

气喘吁吁,酥胸起伏。

“顾老祖折煞我也!”宋无病连忙上前搀扶,“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你推辞,我坚持,二人你来我往。

虽是寒暄,却情深意笃。

终是相视一笑,气氛欢腾。

今日顾家上下,一片欢愉喧嚣。

阖府洋溢着肆意大笑,往来忙碌。

各色珍馐佳肴满桌,从内堂到庭院。

宴席铺展,人群往来逡巡,穿梭敬酒。

宋无病喝得酩酊大醉,几次请辞。

却被顾舜遏住手臂,丝毫不肯松手。

直到日落西山,夕阳在天空拖拽出一片片红霞。

烂醉如泥的宋无病终是踉踉跄跄,坚持告辞,死活不肯留宿。

顾舜大手一挥,八抬大轿再次掀开门帘。

不顾宋无病的推辞,将其搀扶进去。

又害怕少年途中醉吐,让顾瑶手捧痰盂,同乘照顾。

于是乎

日落西山,红霞满天。

一条恢弘的队伍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炮仗一路噼里啪啦,从顾家延绵到通衢街道。

惊得众人探头观看,但这次却未从医师工会绕道。

毕竟那自作自受者,已然身死道消。

宋无病头靠轿窗,喷薄一股酒气,脑袋便在轿窗上磕碰一下。

顾瑶夹腿而坐,俏脸绯红,时不时瞄一眼大醉的少年。

妙目闪过一丝羞赧,攥住裙摆的葇荑犹豫许久。

终是轻轻扶住宋无病的脑袋,将之靠在自己玉肩之上。

目光看着少年那高挺的鼻梁,即便酒气弥漫。

顾瑶仍自浅笑,俏脸羞涩通红。

可就在队伍迤逦而行时,顾家府邸内堂之中···

顾舜端坐太师椅,灵气顺着血管涌动。

将美酒自体内逼出,顺着指尖缓缓低落。

其下三子端坐,静候等待着。

“父亲!”长子顾禹嗫嚅半晌,终是道,“潘坤之死怕是瞒不了多久。”

“届时邺州城炼药师工会怪罪下来,我们顾家该如何应对?”

“你不明白我为何要杀潘坤?”顾舜眸子看向顾禹,接着扫视其他二人,“你们也是?”

三人相顾颔首,惭愧摇头。

顾舜并未直接解释,而是岔开话题道:

“你们可知,为何连五品炼药师都无法解除我顾家蛊毒?”

三人再次摇头,不解其理。

顾舜深吸一口气,道:

“虽肉眼不可见,但以我灵台境的感知,那血脉蛊是邪祟!”

“什么?”三人齐齐骇然。

“而邪祟来源,”眼中恨意化作杀气,顾舜攥紧拳头,“正是你们的杀母仇人!”

“是那个贱人!”兄弟三人咬牙切齿。

“好在经宋神医一番妙手,那贱人应该彻底灰飞烟灭了。”顾舜捋须。

“可问题关键就在这里,”顾舜神色怪异,“修者确实可以诛杀邪祟。”

“但多是靠灵气境界压制,强行震碎。”

“同境界邪祟,修者若是无法逃脱,必死无疑!”

“可若是有人的灵气诡秘,能腐蚀甚至杀死邪祟呢?”

“您是说,”顾禹眸子圆睁,“宋神医的灵气能天然灭杀邪祟?”

顾舜没有接话,而是目光自三人脸庞扫过,问道:

“这种人,最适合待在哪里?”

三人眉头微皱,倏尔相顾失色,齐声道:

“天师府!”

“不错!”顾舜满意地点了点头,“可即便是天师府,若是不修炼捉鬼秘法,灵气与我们一样,蛮力罢了!”

“可宋神医的灵气却独树一帜,甚至比天师府更像天师府。”

“只要宋神医成长起来,迟早会进入天师府的视野。”

“可我观宋神医仅仅锻体境后期,”顾禹担忧道,“他真的能成长起来吗?”

“所以我们得为他铺路,”顾舜凝声道,“这蕲州城太小,容不下他!”

“父亲是打算······”顾禹气喘吁吁,不敢相信。

“蛊毒已去,不出半年,我便可重回化虚境,”顾舜缓缓握拳,意气风发,“是时候回到邺州城了!”

此话一出,三子眼睛通红,齐齐大喝道:

“父亲雄心壮志,儿子愿肝脑涂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