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其他 > 全民MC:知道规则的我杀疯了! > 第13章 了解事情经过(收藏,追读)

“柳如烟?这是我的妻子名吗?”

把这名字牢记在心,苏宁把婚纱照放回了原点,他的记忆十分强大,在经过他一番收拾后,不仔细看,根本不会看出有人翻动的猫腻。

卧室的空间不大,但样样俱全,窗帘,桌子椅子,松软的大床,天花板上还亮着台灯,苏宁走到窗户面前,小心翼翼的把窗帘掀开了一个角,他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眼神瞄到窗外,苏宁的瞳孔微缩了一下,嘴巴微微张大,苏宁不可置信的望向窗外,嘴里呢喃道。

“这……怎么可能……”

映入苏宁眼帘的是,是一栋栋高楼大厦,繁华的街上传来了吆喝声,小孩打闹声以及小动物的叫声。

苏宁在看到车水马龙的城市之后,第一反应是自己回来了,可当他看到天上白云以及太阳依旧是方形状后,这才反应过来是他自己多想了。

拉回窗帘,等苏宁回过头的时候,整个人如同受惊的小猫一样,战战兢兢的站在原地,只见他的妻子柳如烟,就站在卧室门口静静的看着他。

“不是,她什么时候来的?到底是人还是鬼啊?走路都不带有声音的吗?”

心跳开始砰砰加速,苏宁的脸上依旧是那平静的神色,苏宁正打算开口,可被柳如烟给抢先一步了。

“你不是说你最近上班疲劳,身体使不上力气吗?你刚刚在干什么?”

听柳如烟的对自己发问,苏宁勉强的笑了一下。

“那个,你的鸡汤煲的实在是太好喝了,我喝完之后,身体一下子就硬起来了,感觉现在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力气!”

说着,苏宁还给柳如烟摆了个肌肉男专用的cos,看到苏宁这番模样,柳如烟也忍不住笑了一下,可很快,这份笑容就被她收了回去。

“那你刚才在干什么?是不是想看等着你的炮友请你去喝酒啊?”

说这话的时候,苏宁能明显看到自己的妻子眼底里闪过了一丝挣扎与痛苦。

“难道说,我背着妻子出去打飞机了?”

苏宁被自己这个荒谬的想法顿时就吓了一跳,没有过多思考,苏宁就立马回绝道。

“我现在对酒没有一点兴趣,我想通了,这里才是我的家。”

苏宁一边说,一边观看着自己妻子的反应,柳如烟的脸色有所缓和,她微微点了点头。

“嗯,你多注意休息,我出去买点菜回来,你手机在客厅里充电,晚上给你准备个大餐宴,让你好好补补。”

“谢谢老婆”

说完,柳如烟便离开了卧室,苏宁长长舒了一口气,经历过刚才的聊天对话,苏宁大概知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了。

卧室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他妻子正在换衣服,苏宁待在卧室里,没有立即出来,虽说他已经跟柳如烟结了婚,但他本质上还是一个二十岁的清纯少年。

在听到咔嚓的声响后,苏宁这才放心的走出了卧室,卧室外是一间标准的客厅,客厅四周连接着卧室,厨房,卫生间。

比起卧室,客厅看起来就大了许多,长方形的挂台式电视挂在墙上,几座柔美舒适的沙发摆在电视面前,中间还有一张玻璃制成的短腿长桌。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心底里感慨一声,苏宁的目光很快便放在了那玻璃长桌上,一部黑色手机正在那里充电。

“那就是我的手机吗?”

手机的充电口被充电线插着,另一头则连接着充电宝,而不是插座。

坐在沙发上,臀部传来柔软舒适的爽感,苏宁将放置在桌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打开屏幕,苏宁划了一下,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设置屏保密码。

手指滑动屏幕,手机里面没有多少软件,忽略那些奇奇怪怪的软件,苏宁点开了短信,就看到有好几个人给他发消息。

【刘不平:兄弟,出来喝酒啊,我这里有好多妹妹,全是你喜欢的货色】

在看到第一条短信之后,苏宁的心底里就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连忙打开第二条短信,开始阅读起来,这第二条短信,备注是老板,短信的内容是。

【老板:你今天怎么还不来上班?身体不舒服吗?】

看到这条短信,苏宁愣了一下,自己的老板这么好的吗?竟然还会关心员工?

手指在屏幕上敲击,苏宁发了个生病请假就开始看第三条短信。

第三条短信的备注是同事朱晓丽。

【同事朱晓丽:苏宁,你在干什么呀?今天怎么没看到你来上班啊?】

苏宁没有理会她,退出同事朱晓丽的短信聊天界面,开始依次继续看了起来。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其他的短信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么是打广告的,要么是验证码。

苏宁再一次从开始的刘不平短信聊天界面看了起来,手指不停的下滑,直到把聊天记录翻到了最顶上为止,苏宁惊讶发现,他与刘不平很早以前就相识了,还是有话就谈的那种。

那个时候的苏宁,和柳如烟还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两人谈恋爱期间,刘不平经常给苏宁发送祝福语,比如说什么久久,百年好合,天长地久之类的语句。

直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刘不平竟然沾染上了黑社会的气息,开始吃喝嫖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实力很硬,竟然混成了一个不小的黑社会帮主。

短信聊天记录也是在这一刻开始发生了转变,刘不平在混成黑社会帮主之后,不停的给苏宁炫耀,说什么当帮主实在是太爽了,像你那种美貌如仙的妻子,在他这里,压根不值几个钱。

可能是长期输送观念的原因,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苏宁身上很快便有了一种与刘不平一样的气质。

苏宁经常背着自己的妻子出去跟刘不平鬼混,在见识到形形色色,姿态妖娆的美人之后,苏宁竟有一种厌恶自己妻子的想法。

有一次被妻子抓包,两个人还因此大吵一架,可能是跟刘不平玩的时间太长了,苏宁的身上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风气。

那时二话不说,对着妻子脸上就是一巴掌。

比起卧室,客厅看起来就大了许多,长方形的挂台式电视挂在墙上,几座柔美舒适的沙发摆在电视面前,中间还有一张玻璃制成的短腿长桌。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心底里感慨一声,苏宁的目光很快便放在了那玻璃长桌上,一部黑色手机正在那里充电。

“那就是我的手机吗?”

手机的充电口被充电线插着,另一头则连接着充电宝,而不是插座。

坐在沙发上,臀部传来柔软舒适的爽感,苏宁将放置在桌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打开屏幕,苏宁划了一下,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设置屏保密码。

手指滑动屏幕,手机里面没有多少软件,忽略那些奇奇怪怪的软件,苏宁点开了短信,就看到有好几个人给他发消息。

【刘不平:兄弟,出来喝酒啊,我这里有好多妹妹,全是你喜欢的货色】

在看到第一条短信之后,苏宁的心底里就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连忙打开第二条短信,开始阅读起来,这第二条短信,备注是老板,短信的内容是。

【老板:你今天怎么还不来上班?身体不舒服吗?】

看到这条短信,苏宁愣了一下,自己的老板这么好的吗?竟然还会关心员工?

手指在屏幕上敲击,苏宁发了个生病请假就开始看第三条短信。

第三条短信的备注是同事朱晓丽。

【同事朱晓丽:苏宁,你在干什么呀?今天怎么没看到你来上班啊?】

苏宁没有理会她,退出同事朱晓丽的短信聊天界面,开始依次继续看了起来。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其他的短信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么是打广告的,要么是验证码。

苏宁再一次从开始的刘不平短信聊天界面看了起来,手指不停的下滑,直到把聊天记录翻到了最顶上为止,苏宁惊讶发现,他与刘不平很早以前就相识了,还是有话就谈的那种。

那个时候的苏宁,和柳如烟还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两人谈恋爱期间,刘不平经常给苏宁发送祝福语,比如说什么久久,百年好合,天长地久之类的语句。

直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刘不平竟然沾染上了黑社会的气息,开始吃喝嫖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实力很硬,竟然混成了一个不小的黑社会帮主。

短信聊天记录也是在这一刻开始发生了转变,刘不平在混成黑社会帮主之后,不停的给苏宁炫耀,说什么当帮主实在是太爽了,像你那种美貌如仙的妻子,在他这里,压根不值几个钱。

可能是长期输送观念的原因,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苏宁身上很快便有了一种与刘不平一样的气质。

苏宁经常背着自己的妻子出去跟刘不平鬼混,在见识到形形色色,姿态妖娆的美人之后,苏宁竟有一种厌恶自己妻子的想法。

有一次被妻子抓包,两个人还因此大吵一架,可能是跟刘不平玩的时间太长了,苏宁的身上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风气。

那时二话不说,对着妻子脸上就是一巴掌。

比起卧室,客厅看起来就大了许多,长方形的挂台式电视挂在墙上,几座柔美舒适的沙发摆在电视面前,中间还有一张玻璃制成的短腿长桌。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心底里感慨一声,苏宁的目光很快便放在了那玻璃长桌上,一部黑色手机正在那里充电。

“那就是我的手机吗?”

手机的充电口被充电线插着,另一头则连接着充电宝,而不是插座。

坐在沙发上,臀部传来柔软舒适的爽感,苏宁将放置在桌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打开屏幕,苏宁划了一下,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设置屏保密码。

手指滑动屏幕,手机里面没有多少软件,忽略那些奇奇怪怪的软件,苏宁点开了短信,就看到有好几个人给他发消息。

【刘不平:兄弟,出来喝酒啊,我这里有好多妹妹,全是你喜欢的货色】

在看到第一条短信之后,苏宁的心底里就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连忙打开第二条短信,开始阅读起来,这第二条短信,备注是老板,短信的内容是。

【老板:你今天怎么还不来上班?身体不舒服吗?】

看到这条短信,苏宁愣了一下,自己的老板这么好的吗?竟然还会关心员工?

手指在屏幕上敲击,苏宁发了个生病请假就开始看第三条短信。

第三条短信的备注是同事朱晓丽。

【同事朱晓丽:苏宁,你在干什么呀?今天怎么没看到你来上班啊?】

苏宁没有理会她,退出同事朱晓丽的短信聊天界面,开始依次继续看了起来。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其他的短信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么是打广告的,要么是验证码。

苏宁再一次从开始的刘不平短信聊天界面看了起来,手指不停的下滑,直到把聊天记录翻到了最顶上为止,苏宁惊讶发现,他与刘不平很早以前就相识了,还是有话就谈的那种。

那个时候的苏宁,和柳如烟还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两人谈恋爱期间,刘不平经常给苏宁发送祝福语,比如说什么久久,百年好合,天长地久之类的语句。

直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刘不平竟然沾染上了黑社会的气息,开始吃喝嫖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实力很硬,竟然混成了一个不小的黑社会帮主。

短信聊天记录也是在这一刻开始发生了转变,刘不平在混成黑社会帮主之后,不停的给苏宁炫耀,说什么当帮主实在是太爽了,像你那种美貌如仙的妻子,在他这里,压根不值几个钱。

可能是长期输送观念的原因,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苏宁身上很快便有了一种与刘不平一样的气质。

苏宁经常背着自己的妻子出去跟刘不平鬼混,在见识到形形色色,姿态妖娆的美人之后,苏宁竟有一种厌恶自己妻子的想法。

有一次被妻子抓包,两个人还因此大吵一架,可能是跟刘不平玩的时间太长了,苏宁的身上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风气。

那时二话不说,对着妻子脸上就是一巴掌。

比起卧室,客厅看起来就大了许多,长方形的挂台式电视挂在墙上,几座柔美舒适的沙发摆在电视面前,中间还有一张玻璃制成的短腿长桌。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心底里感慨一声,苏宁的目光很快便放在了那玻璃长桌上,一部黑色手机正在那里充电。

“那就是我的手机吗?”

手机的充电口被充电线插着,另一头则连接着充电宝,而不是插座。

坐在沙发上,臀部传来柔软舒适的爽感,苏宁将放置在桌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打开屏幕,苏宁划了一下,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设置屏保密码。

手指滑动屏幕,手机里面没有多少软件,忽略那些奇奇怪怪的软件,苏宁点开了短信,就看到有好几个人给他发消息。

【刘不平:兄弟,出来喝酒啊,我这里有好多妹妹,全是你喜欢的货色】

在看到第一条短信之后,苏宁的心底里就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连忙打开第二条短信,开始阅读起来,这第二条短信,备注是老板,短信的内容是。

【老板:你今天怎么还不来上班?身体不舒服吗?】

看到这条短信,苏宁愣了一下,自己的老板这么好的吗?竟然还会关心员工?

手指在屏幕上敲击,苏宁发了个生病请假就开始看第三条短信。

第三条短信的备注是同事朱晓丽。

【同事朱晓丽:苏宁,你在干什么呀?今天怎么没看到你来上班啊?】

苏宁没有理会她,退出同事朱晓丽的短信聊天界面,开始依次继续看了起来。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其他的短信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么是打广告的,要么是验证码。

苏宁再一次从开始的刘不平短信聊天界面看了起来,手指不停的下滑,直到把聊天记录翻到了最顶上为止,苏宁惊讶发现,他与刘不平很早以前就相识了,还是有话就谈的那种。

那个时候的苏宁,和柳如烟还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两人谈恋爱期间,刘不平经常给苏宁发送祝福语,比如说什么久久,百年好合,天长地久之类的语句。

直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刘不平竟然沾染上了黑社会的气息,开始吃喝嫖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实力很硬,竟然混成了一个不小的黑社会帮主。

短信聊天记录也是在这一刻开始发生了转变,刘不平在混成黑社会帮主之后,不停的给苏宁炫耀,说什么当帮主实在是太爽了,像你那种美貌如仙的妻子,在他这里,压根不值几个钱。

可能是长期输送观念的原因,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苏宁身上很快便有了一种与刘不平一样的气质。

苏宁经常背着自己的妻子出去跟刘不平鬼混,在见识到形形色色,姿态妖娆的美人之后,苏宁竟有一种厌恶自己妻子的想法。

有一次被妻子抓包,两个人还因此大吵一架,可能是跟刘不平玩的时间太长了,苏宁的身上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风气。

那时二话不说,对着妻子脸上就是一巴掌。

比起卧室,客厅看起来就大了许多,长方形的挂台式电视挂在墙上,几座柔美舒适的沙发摆在电视面前,中间还有一张玻璃制成的短腿长桌。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心底里感慨一声,苏宁的目光很快便放在了那玻璃长桌上,一部黑色手机正在那里充电。

“那就是我的手机吗?”

手机的充电口被充电线插着,另一头则连接着充电宝,而不是插座。

坐在沙发上,臀部传来柔软舒适的爽感,苏宁将放置在桌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打开屏幕,苏宁划了一下,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设置屏保密码。

手指滑动屏幕,手机里面没有多少软件,忽略那些奇奇怪怪的软件,苏宁点开了短信,就看到有好几个人给他发消息。

【刘不平:兄弟,出来喝酒啊,我这里有好多妹妹,全是你喜欢的货色】

在看到第一条短信之后,苏宁的心底里就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连忙打开第二条短信,开始阅读起来,这第二条短信,备注是老板,短信的内容是。

【老板:你今天怎么还不来上班?身体不舒服吗?】

看到这条短信,苏宁愣了一下,自己的老板这么好的吗?竟然还会关心员工?

手指在屏幕上敲击,苏宁发了个生病请假就开始看第三条短信。

第三条短信的备注是同事朱晓丽。

【同事朱晓丽:苏宁,你在干什么呀?今天怎么没看到你来上班啊?】

苏宁没有理会她,退出同事朱晓丽的短信聊天界面,开始依次继续看了起来。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其他的短信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么是打广告的,要么是验证码。

苏宁再一次从开始的刘不平短信聊天界面看了起来,手指不停的下滑,直到把聊天记录翻到了最顶上为止,苏宁惊讶发现,他与刘不平很早以前就相识了,还是有话就谈的那种。

那个时候的苏宁,和柳如烟还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两人谈恋爱期间,刘不平经常给苏宁发送祝福语,比如说什么久久,百年好合,天长地久之类的语句。

直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刘不平竟然沾染上了黑社会的气息,开始吃喝嫖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实力很硬,竟然混成了一个不小的黑社会帮主。

短信聊天记录也是在这一刻开始发生了转变,刘不平在混成黑社会帮主之后,不停的给苏宁炫耀,说什么当帮主实在是太爽了,像你那种美貌如仙的妻子,在他这里,压根不值几个钱。

可能是长期输送观念的原因,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苏宁身上很快便有了一种与刘不平一样的气质。

苏宁经常背着自己的妻子出去跟刘不平鬼混,在见识到形形色色,姿态妖娆的美人之后,苏宁竟有一种厌恶自己妻子的想法。

有一次被妻子抓包,两个人还因此大吵一架,可能是跟刘不平玩的时间太长了,苏宁的身上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风气。

那时二话不说,对着妻子脸上就是一巴掌。

比起卧室,客厅看起来就大了许多,长方形的挂台式电视挂在墙上,几座柔美舒适的沙发摆在电视面前,中间还有一张玻璃制成的短腿长桌。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心底里感慨一声,苏宁的目光很快便放在了那玻璃长桌上,一部黑色手机正在那里充电。

“那就是我的手机吗?”

手机的充电口被充电线插着,另一头则连接着充电宝,而不是插座。

坐在沙发上,臀部传来柔软舒适的爽感,苏宁将放置在桌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打开屏幕,苏宁划了一下,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设置屏保密码。

手指滑动屏幕,手机里面没有多少软件,忽略那些奇奇怪怪的软件,苏宁点开了短信,就看到有好几个人给他发消息。

【刘不平:兄弟,出来喝酒啊,我这里有好多妹妹,全是你喜欢的货色】

在看到第一条短信之后,苏宁的心底里就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连忙打开第二条短信,开始阅读起来,这第二条短信,备注是老板,短信的内容是。

【老板:你今天怎么还不来上班?身体不舒服吗?】

看到这条短信,苏宁愣了一下,自己的老板这么好的吗?竟然还会关心员工?

手指在屏幕上敲击,苏宁发了个生病请假就开始看第三条短信。

第三条短信的备注是同事朱晓丽。

【同事朱晓丽:苏宁,你在干什么呀?今天怎么没看到你来上班啊?】

苏宁没有理会她,退出同事朱晓丽的短信聊天界面,开始依次继续看了起来。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其他的短信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么是打广告的,要么是验证码。

苏宁再一次从开始的刘不平短信聊天界面看了起来,手指不停的下滑,直到把聊天记录翻到了最顶上为止,苏宁惊讶发现,他与刘不平很早以前就相识了,还是有话就谈的那种。

那个时候的苏宁,和柳如烟还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两人谈恋爱期间,刘不平经常给苏宁发送祝福语,比如说什么久久,百年好合,天长地久之类的语句。

直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刘不平竟然沾染上了黑社会的气息,开始吃喝嫖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实力很硬,竟然混成了一个不小的黑社会帮主。

短信聊天记录也是在这一刻开始发生了转变,刘不平在混成黑社会帮主之后,不停的给苏宁炫耀,说什么当帮主实在是太爽了,像你那种美貌如仙的妻子,在他这里,压根不值几个钱。

可能是长期输送观念的原因,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苏宁身上很快便有了一种与刘不平一样的气质。

苏宁经常背着自己的妻子出去跟刘不平鬼混,在见识到形形色色,姿态妖娆的美人之后,苏宁竟有一种厌恶自己妻子的想法。

有一次被妻子抓包,两个人还因此大吵一架,可能是跟刘不平玩的时间太长了,苏宁的身上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风气。

那时二话不说,对着妻子脸上就是一巴掌。

比起卧室,客厅看起来就大了许多,长方形的挂台式电视挂在墙上,几座柔美舒适的沙发摆在电视面前,中间还有一张玻璃制成的短腿长桌。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心底里感慨一声,苏宁的目光很快便放在了那玻璃长桌上,一部黑色手机正在那里充电。

“那就是我的手机吗?”

手机的充电口被充电线插着,另一头则连接着充电宝,而不是插座。

坐在沙发上,臀部传来柔软舒适的爽感,苏宁将放置在桌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打开屏幕,苏宁划了一下,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设置屏保密码。

手指滑动屏幕,手机里面没有多少软件,忽略那些奇奇怪怪的软件,苏宁点开了短信,就看到有好几个人给他发消息。

【刘不平:兄弟,出来喝酒啊,我这里有好多妹妹,全是你喜欢的货色】

在看到第一条短信之后,苏宁的心底里就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连忙打开第二条短信,开始阅读起来,这第二条短信,备注是老板,短信的内容是。

【老板:你今天怎么还不来上班?身体不舒服吗?】

看到这条短信,苏宁愣了一下,自己的老板这么好的吗?竟然还会关心员工?

手指在屏幕上敲击,苏宁发了个生病请假就开始看第三条短信。

第三条短信的备注是同事朱晓丽。

【同事朱晓丽:苏宁,你在干什么呀?今天怎么没看到你来上班啊?】

苏宁没有理会她,退出同事朱晓丽的短信聊天界面,开始依次继续看了起来。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其他的短信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么是打广告的,要么是验证码。

苏宁再一次从开始的刘不平短信聊天界面看了起来,手指不停的下滑,直到把聊天记录翻到了最顶上为止,苏宁惊讶发现,他与刘不平很早以前就相识了,还是有话就谈的那种。

那个时候的苏宁,和柳如烟还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两人谈恋爱期间,刘不平经常给苏宁发送祝福语,比如说什么久久,百年好合,天长地久之类的语句。

直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刘不平竟然沾染上了黑社会的气息,开始吃喝嫖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实力很硬,竟然混成了一个不小的黑社会帮主。

短信聊天记录也是在这一刻开始发生了转变,刘不平在混成黑社会帮主之后,不停的给苏宁炫耀,说什么当帮主实在是太爽了,像你那种美貌如仙的妻子,在他这里,压根不值几个钱。

可能是长期输送观念的原因,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苏宁身上很快便有了一种与刘不平一样的气质。

苏宁经常背着自己的妻子出去跟刘不平鬼混,在见识到形形色色,姿态妖娆的美人之后,苏宁竟有一种厌恶自己妻子的想法。

有一次被妻子抓包,两个人还因此大吵一架,可能是跟刘不平玩的时间太长了,苏宁的身上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风气。

那时二话不说,对着妻子脸上就是一巴掌。

比起卧室,客厅看起来就大了许多,长方形的挂台式电视挂在墙上,几座柔美舒适的沙发摆在电视面前,中间还有一张玻璃制成的短腿长桌。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心底里感慨一声,苏宁的目光很快便放在了那玻璃长桌上,一部黑色手机正在那里充电。

“那就是我的手机吗?”

手机的充电口被充电线插着,另一头则连接着充电宝,而不是插座。

坐在沙发上,臀部传来柔软舒适的爽感,苏宁将放置在桌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打开屏幕,苏宁划了一下,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设置屏保密码。

手指滑动屏幕,手机里面没有多少软件,忽略那些奇奇怪怪的软件,苏宁点开了短信,就看到有好几个人给他发消息。

【刘不平:兄弟,出来喝酒啊,我这里有好多妹妹,全是你喜欢的货色】

在看到第一条短信之后,苏宁的心底里就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连忙打开第二条短信,开始阅读起来,这第二条短信,备注是老板,短信的内容是。

【老板:你今天怎么还不来上班?身体不舒服吗?】

看到这条短信,苏宁愣了一下,自己的老板这么好的吗?竟然还会关心员工?

手指在屏幕上敲击,苏宁发了个生病请假就开始看第三条短信。

第三条短信的备注是同事朱晓丽。

【同事朱晓丽:苏宁,你在干什么呀?今天怎么没看到你来上班啊?】

苏宁没有理会她,退出同事朱晓丽的短信聊天界面,开始依次继续看了起来。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其他的短信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么是打广告的,要么是验证码。

苏宁再一次从开始的刘不平短信聊天界面看了起来,手指不停的下滑,直到把聊天记录翻到了最顶上为止,苏宁惊讶发现,他与刘不平很早以前就相识了,还是有话就谈的那种。

那个时候的苏宁,和柳如烟还保持着男女朋友关系,两人谈恋爱期间,刘不平经常给苏宁发送祝福语,比如说什么久久,百年好合,天长地久之类的语句。

直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刘不平竟然沾染上了黑社会的气息,开始吃喝嫖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实力很硬,竟然混成了一个不小的黑社会帮主。

短信聊天记录也是在这一刻开始发生了转变,刘不平在混成黑社会帮主之后,不停的给苏宁炫耀,说什么当帮主实在是太爽了,像你那种美貌如仙的妻子,在他这里,压根不值几个钱。

可能是长期输送观念的原因,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苏宁身上很快便有了一种与刘不平一样的气质。

苏宁经常背着自己的妻子出去跟刘不平鬼混,在见识到形形色色,姿态妖娆的美人之后,苏宁竟有一种厌恶自己妻子的想法。

有一次被妻子抓包,两个人还因此大吵一架,可能是跟刘不平玩的时间太长了,苏宁的身上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风气。

那时二话不说,对着妻子脸上就是一巴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