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其他 > 咸鱼他马甲掉了 > 第 45 章 唯独在这一项上,...

第二轮比赛进程过半,突然传来咸鱼修理店申请换替补上场的消息。()?()

[咸鱼修理店也觉得打不过光谱科技,这时候换人上来了?]

?那只水饺的作品《咸鱼他马甲掉了》??,域名[(.)]?1?♀?♀??

()?()

[时间都过半了,现在来人,有点儿太晚了吧!]()?()

[等等,他们上的替补好像就是传说中很厉害的那个宋老师,他还真会上场啊!]()?()

[不是说他都是炒作出来的吗,敢在这个时候上场,还挺有勇气的。]

弹幕中讨论得热火朝天,观众们全都切换到了咸鱼修理店的界面,试图见见这位“宋老师”的真容。

结果前前后后找了半天,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个清瘦修长的背影,和束成高马尾的黑色长发。这人进来时好巧不巧背对着镜头,很快又进了小黑屋,再找不到别的影像了。

但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足够叫人浮想联翩,可惜看不见正脸。观众们捶胸顿足,大骂了一百遍摄像机位,只好抓蛛丝马迹。

宋连旌的手与肤色一样,透着病态的苍白,纤长而骨节分明。在高清镜头下,他手上的薄茧与细小的擦伤一览无余,这确实是双属于修理师的手,却好看得过分。

手都长成这样,他本人得长得有多好看?天杀的主办方,为什么不放正脸!

主办方比观众还要无助。

这位替补上场的宋连旌备受关注,他们自然也想拍到他的正脸。只是他走位看似不经意,却总能背对镜头,直到进入小黑屋,再也没法拍摄。

宋连旌在单独的房间里坐下时,乔治亚已经把一切需要用的仪器都为他准备妥当。

他汇报了现在的进度,有些紧张地说:“宋先生,我做得还不够好,虽然您压中了题目,为我讲解过设计思路,但还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最后还要麻烦您来参赛。”

不论病弱是不是伪装的,但宋先生一颗躺平的心昭然若揭。如果可以,乔治亚希望自己就能带着南岸赢下比赛,不想他太操劳。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他觉得现在宋先生脸色依然不大好看,或许又犯了头疼。

“是你表现得足够出彩,我才会过来的,”宋连旌叫他放宽心,“有的人不在比赛里讲公平,我们没必要和他客气。”

莱恩哈特并不在光谱科技的正选或替补名单上都想出办法,只为让隐秘出席。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替补上场,自然更合规合理。

何况光谱科技为了让莱恩哈特的事情不被发现特地搞出来的小黑屋对他也很方便。宋连旌想,在一个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工作,实在为他减少了很多麻烦。

这大概是重逢以来,莱恩哈特干的唯一一件人事儿。

“别担心,交给我吧,”宋连旌拍了拍乔治亚的肩膀,把爱德几个人一起叫了进来。

他将机甲的设计图纸投射到虚空之中,只是扫了一眼,便圈出几个地方进行更改,在旁边做好详细标注。

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不曾有一丝迟疑。

爱德看得有点发懵。

他听过宋连旌给南岸人讲得基础课,当时觉得虽然深入浅出,却没办法反映出他的真实水平。

直到此刻,他才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人对机甲了如指掌,每一个结构都烂熟于心。哪怕这是乔治亚的设计,但短短几分钟内,他已经清楚了每一个细节,熟悉得好像他才是机甲的创作者一般。

这已经不仅仅是实力问题,更是天赋。

令人望尘莫及,甚至难以生出任何一点试图追赶的想法。

我找上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爱德生出一种荒谬感来。

——

光谱科技就在咸鱼修理店隔壁,宋连旌替补上场的消息,他们第一时间便告知了莱恩哈特。

莱恩哈特在房间里坐着,手边机甲已经快要成型,闻言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冷笑一声:“剩下的时间,足够他做些什么?”

设计是机甲的重中之重,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很难进行大的改动。尤其是这个时候,重要零件也已经做好,可供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

何况就他所知,咸鱼修理店负责零件的,是很多前几天才恶补了基础的南岸黑户——那些最底层的人不出岔子就该谢天谢地,遑论后续修改。

宋连旌拖到这时候入场,真以为他能扭转局势,取得胜利?莱恩哈特要为对手的狂妄笑起他浮躁。

但这个宋连旌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这家伙自诩是老师的学生,但要真到老师面前,又能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莱恩哈特心中想着,手上也没有停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各种方面战胜这个家伙,哪怕没人知道这场竞争背后真实的原因。

第二轮比赛结束,各个修理店交出作品,等待最终的结果。

正如先前规则所说明的那样,主办方对每一台提交的机甲进行了功能性上的测试,将所有指标量化加权,计算出一个数值,综合裁判团评审,得到最后的分数。

为了响应近期环保主义者们的号召,机甲能耗效率无疑成为了其中占比极重的一项,而这好巧不巧,正是光谱科技最拿手的地方。

测试根据第一轮的排名逆序出场,评判环节越是到了后面,机甲之间的竞争便越为激烈。

尤其是当排名前十的店铺所用的机甲纷纷登场后,炫酷的机甲造型、令人眼前一亮的功能都更让观众产生兴趣。

也越来越期待最后两个将要登台的作品——光谱科技的,和来自咸鱼修理店的。

[看现场,光谱科技这一轮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肯定能拿出来很好的作品吧!]

[他们之前会输不是水平问题吧,一路到r0996星就没怎么休息,加上对手都不是很强,轻敌是正常的事。现在态度端正了,肯定不会再出岔子。]

[节能和续航是他们的强项,权重占比这么高要是再输,脸都不要了。我倒是比较想看咸鱼修理店会做点什么出来。]

[它们之前的作品裁判团给的评价很高吧,但是没有数据,我们外行没太多能评价的点,这一轮就能体会到高下了。]

[楼上,说话别这么委婉,直接用“原形毕露”不就行了?]

就算咸鱼修理店上一轮的作品真的无可挑剔,可他们毕竟是个草台班子。在观众看在光谱科技最擅长的赛场上打败他们。

在一片讨论声中,摄像机终于聚焦到了光谱科技提交的机甲上。

那是一台一看便知十分昂贵精密的机甲,在各项数据上更是遥遥领先。比之前其他店面的作品优秀出许多。尤其是在能耗和续航两项上,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维持着光谱科技一贯的优势。

——要知道,其他店铺的机甲能耗效率高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经很难得,由此往上,每一点提升都难上加难。

光谱科技第二轮的作品和其他人所拿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层级!

哪怕裁判团的人普遍因为之前种种对莱恩哈特有些意见,此时也不得不感叹。

“他确实不愧是开创了民用机甲产业的人,哪怕近百年时间过去,也没人能够超越。”

“这样核心的技术,难怪他们不肯示人,一定要开辟单独的房间进行制作。”

裁判团的人多出身的研发部隶属军方,与军用机甲相关自然都是机密,不可外泄。不过在研发部之中,为了更好推动机甲发展,不论是梅斯维亚元帅本人还是其余的研究员,都会将技术开源分享,不曾藏私。

直到民用机甲风靡,大公司、修理店纷纷加入竞争,与机甲相关的开源内容才变得越来越少。不过人都要吃饭,公司也要活着,商业上的竞争从来残酷,将核心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最稳妥。

光谱科技给出的作品足够优秀,与之前的所有作品都拉开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各个层面都难以超越。叫所有相关从业者都回忆起了被他们支配百年的恐惧。

通过这样一件作品,光谱科技再次宣告了他们在这一行业的垄断地位,洗刷了此前星网上的所有质疑。

莱恩哈特已经完成了比赛,却没有回到专门为他预留出来的观众席上,而是以观察的名义站在场边,属于光谱科技随行人员的区域。

他们与咸鱼修理店相邻,双方距离极近,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宋连旌从场上下来,巧妙地找到了不引人注目的新位置,抱着猫躺在摇椅上,面对光谱科技的傲人成绩,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

在他身边的,除了一群参加比赛的南岸人外,还有一个时不时环顾四周的生面孔,不知道又是咸鱼修理店从哪儿找来的奇葩。

王数一感受到不远处的目光,心里一阵紧张,趁着南岸人聊天,凑近宋连旌。

“元……小、小宋,”他艰难地叫出这个称谓,“莱恩哈特总在看我,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自从在咸鱼修理店被元帅阁下识破,伪装技术还被杀手刻意嘲讽后,王数一十分不自信。哪怕来的路上已经在宋连旌帮助下改头换面,到了这种人多的场合,仍然生怕自己会被发现。

尤其是不停看向这边的,还是不久前与自己见过面、热情交谈的莱恩哈特。一旦被发现了,该怎么是好啊!

如果不是担心仍然有杀手跟着,不好独处,他肯定一个人窝在酒店里,绝不出门!

“小乔刚才都没认出你,他就更不至于了,”宋连旌觉得自己的易容技术还算可以,安慰道,“我后面是一个镜头死角,实在担心的话,你过来也行。”

王数一连忙点头,正要躲到他身后时,却看见莱恩哈特越过分隔两家店铺的围栏,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是吧,他来干什么!

王数一心头一紧,宋连旌已经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把他往身后掩了一下。

莱恩哈特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并没有太往过走,像是怕咸鱼修理店的土气沾染到他身上一样,只对着长发青年倨傲开口:“马上要到你们了,不期待一下结果吗?”

前一个作品的打分已经结束,马上就轮到咸鱼修理店登场了。

有光谱科技珠玉在前,不论现场观众还是直播弹幕,对他们都只剩一片唱衰的声音。

参赛的南岸人虽然不服气,但分数即将揭晓,还是在手心捏了一把汗。就连爱德等人也是如此,在莱恩哈特过来时,更投来隐晦的目光,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要闹出什么事端。

“当然期待,我们正在计划怎么庆祝二连胜呢,”宋连旌桃花眼中勾起一抹笑意,对莱恩哈特彬彬有礼道,“连拿两次第二也很不容易了,你想加入的话,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楚,也看得见他是怎样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说出了十分挑衅的一句话。

爱德眼前一黑。

咱们南岸汉子比较耿直也就罢了,大佬你……你怎么还拐着弯骂人啊!

这下,光谱科技的人同莱恩哈特脸上都不好看了。

双方沉默对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关于咸鱼修理店的数据终于公布。

机动性、耐久性、操控性、适应性……都与光谱科技相差无几,甚至更占优势。

每有一项数值公布,莱恩哈特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这个宋连旌竟然真的有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水平?他久违地感到一丝威胁,却又很快被自己压下。毕竟他的优势在……

“咸鱼修理店所做机甲的能耗效率为——”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抬起头,望向高空列举数据的光屏。

只差最后一项,胜负就能知晓。

但他有十足的自信,唯独在这一项上,自己不会输。

“——百分之九十七!”

随着这声音落下,光屏上数据更新,代表咸鱼修理店的光条一下子便升至全场第一,牢牢压在“光谱科技”四个大字上。

全场陷入寂静,礼花炸开的音效接连响起,回荡在场内。

“不可能!”莱恩哈特猛然回神,重复一遍,“这不可能!”

削减能耗是光谱科技赖以发家的东西,虽然后来许多其他科技公司跟风模仿,却始终学不到精髓,最终让他们一家独大,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莱恩哈特深知,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人能复刻这项技术,也绝没有人拥有足够的才华将它复现!

他一把推开身旁的人,上前两步,充血的双目直视宋连旌的眼睛,质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他连我都没有教过,你又凭什么知道!你一个卑贱粗浅的——”

“知道什么?”宋连旌冷冷反问。

“一项基础技术而已,似乎没有道理,只许你一个人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好长的一章(骄傲

第二轮比赛进程过半,突然传来咸鱼修理店申请换替补上场的消息。()?()

[咸鱼修理店也觉得打不过光谱科技,这时候换人上来了?]()?()

[时间都过半了,现在来人,有点儿太晚了吧!]()?()

[等等,他们上的替补好像就是传说中很厉害的那个宋老师,他还真会上场啊!]

?想看那只水饺的《咸鱼他马甲掉了》吗?请记住[]的域名[(.)]???*?*??

()?()

[不是说他都是炒作出来的吗,敢在这个时候上场,还挺有勇气的。]

弹幕中讨论得热火朝天,观众们全都切换到了咸鱼修理店的界面,试图见见这位“宋老师”的真容。

结果前前后后找了半天,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个清瘦修长的背影,和束成高马尾的黑色长发。这人进来时好巧不巧背对着镜头,很快又进了小黑屋,再找不到别的影像了。

但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足够叫人浮想联翩,可惜看不见正脸。观众们捶胸顿足,大骂了一百遍摄像机位,只好抓蛛丝马迹。

宋连旌的手与肤色一样,透着病态的苍白,纤长而骨节分明。在高清镜头下,他手上的薄茧与细小的擦伤一览无余,这确实是双属于修理师的手,却好看得过分。

手都长成这样,他本人得长得有多好看?天杀的主办方,为什么不放正脸!

主办方比观众还要无助。

这位替补上场的宋连旌备受关注,他们自然也想拍到他的正脸。只是他走位看似不经意,却总能背对镜头,直到进入小黑屋,再也没法拍摄。

宋连旌在单独的房间里坐下时,乔治亚已经把一切需要用的仪器都为他准备妥当。

他汇报了现在的进度,有些紧张地说:“宋先生,我做得还不够好,虽然您压中了题目,为我讲解过设计思路,但还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最后还要麻烦您来参赛。”

不论病弱是不是伪装的,但宋先生一颗躺平的心昭然若揭。如果可以,乔治亚希望自己就能带着南岸赢下比赛,不想他太操劳。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他觉得现在宋先生脸色依然不大好看,或许又犯了头疼。

“是你表现得足够出彩,我才会过来的,”宋连旌叫他放宽心,“有的人不在比赛里讲公平,我们没必要和他客气。”

莱恩哈特并不在光谱科技的正选或替补名单上都想出办法,只为让隐秘出席。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替补上场,自然更合规合理。

何况光谱科技为了让莱恩哈特的事情不被发现特地搞出来的小黑屋对他也很方便。宋连旌想,在一个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工作,实在为他减少了很多麻烦。

这大概是重逢以来,莱恩哈特干的唯一一件人事儿。

“别担心,交给我吧,”宋连旌拍了拍乔治亚的肩膀,把爱德几个人一起叫了进来。

他将机甲的设计图纸投射到虚空之中,只是扫了一眼,便圈出几个地方进行更改,在旁边做好详细标注。

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不曾有一丝迟疑。

爱德看得有点发懵。

他听过宋连旌给南岸人讲得基础课,当时觉得虽然深入浅出,却没办法反映出他的真实水平。

直到此刻,他才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人对机甲了如指掌,每一个结构都烂熟于心。哪怕这是乔治亚的设计,但短短几分钟内,他已经清楚了每一个细节,熟悉得好像他才是机甲的创作者一般。

这已经不仅仅是实力问题,更是天赋。

令人望尘莫及,甚至难以生出任何一点试图追赶的想法。

我找上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爱德生出一种荒谬感来。

——

光谱科技就在咸鱼修理店隔壁,宋连旌替补上场的消息,他们第一时间便告知了莱恩哈特。

莱恩哈特在房间里坐着,手边机甲已经快要成型,闻言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冷笑一声:“剩下的时间,足够他做些什么?”

设计是机甲的重中之重,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很难进行大的改动。尤其是这个时候,重要零件也已经做好,可供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

何况就他所知,咸鱼修理店负责零件的,是很多前几天才恶补了基础的南岸黑户——那些最底层的人不出岔子就该谢天谢地,遑论后续修改。

宋连旌拖到这时候入场,真以为他能扭转局势,取得胜利?莱恩哈特要为对手的狂妄笑起他浮躁。

但这个宋连旌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这家伙自诩是老师的学生,但要真到老师面前,又能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莱恩哈特心中想着,手上也没有停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各种方面战胜这个家伙,哪怕没人知道这场竞争背后真实的原因。

第二轮比赛结束,各个修理店交出作品,等待最终的结果。

正如先前规则所说明的那样,主办方对每一台提交的机甲进行了功能性上的测试,将所有指标量化加权,计算出一个数值,综合裁判团评审,得到最后的分数。

为了响应近期环保主义者们的号召,机甲能耗效率无疑成为了其中占比极重的一项,而这好巧不巧,正是光谱科技最拿手的地方。

测试根据第一轮的排名逆序出场,评判环节越是到了后面,机甲之间的竞争便越为激烈。

尤其是当排名前十的店铺所用的机甲纷纷登场后,炫酷的机甲造型、令人眼前一亮的功能都更让观众产生兴趣。

也越来越期待最后两个将要登台的作品——光谱科技的,和来自咸鱼修理店的。

[看现场,光谱科技这一轮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肯定能拿出来很好的作品吧!]

[他们之前会输不是水平问题吧,一路到r0996星就没怎么休息,加上对手都不是很强,轻敌是正常的事。现在态度端正了,肯定不会再出岔子。]

[节能和续航是他们的强项,权重占比这么高要是再输,脸都不要了。我倒是比较想看咸鱼修理店会做点什么出来。]

[它们之前的作品裁判团给的评价很高吧,但是没有数据,我们外行没太多能评价的点,这一轮就能体会到高下了。]

[楼上,说话别这么委婉,直接用“原形毕露”不就行了?]

就算咸鱼修理店上一轮的作品真的无可挑剔,可他们毕竟是个草台班子。在观众看在光谱科技最擅长的赛场上打败他们。

在一片讨论声中,摄像机终于聚焦到了光谱科技提交的机甲上。

那是一台一看便知十分昂贵精密的机甲,在各项数据上更是遥遥领先。比之前其他店面的作品优秀出许多。尤其是在能耗和续航两项上,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维持着光谱科技一贯的优势。

——要知道,其他店铺的机甲能耗效率高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经很难得,由此往上,每一点提升都难上加难。

光谱科技第二轮的作品和其他人所拿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层级!

哪怕裁判团的人普遍因为之前种种对莱恩哈特有些意见,此时也不得不感叹。

“他确实不愧是开创了民用机甲产业的人,哪怕近百年时间过去,也没人能够超越。”

“这样核心的技术,难怪他们不肯示人,一定要开辟单独的房间进行制作。”

裁判团的人多出身的研发部隶属军方,与军用机甲相关自然都是机密,不可外泄。不过在研发部之中,为了更好推动机甲发展,不论是梅斯维亚元帅本人还是其余的研究员,都会将技术开源分享,不曾藏私。

直到民用机甲风靡,大公司、修理店纷纷加入竞争,与机甲相关的开源内容才变得越来越少。不过人都要吃饭,公司也要活着,商业上的竞争从来残酷,将核心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最稳妥。

光谱科技给出的作品足够优秀,与之前的所有作品都拉开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各个层面都难以超越。叫所有相关从业者都回忆起了被他们支配百年的恐惧。

通过这样一件作品,光谱科技再次宣告了他们在这一行业的垄断地位,洗刷了此前星网上的所有质疑。

莱恩哈特已经完成了比赛,却没有回到专门为他预留出来的观众席上,而是以观察的名义站在场边,属于光谱科技随行人员的区域。

他们与咸鱼修理店相邻,双方距离极近,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宋连旌从场上下来,巧妙地找到了不引人注目的新位置,抱着猫躺在摇椅上,面对光谱科技的傲人成绩,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

在他身边的,除了一群参加比赛的南岸人外,还有一个时不时环顾四周的生面孔,不知道又是咸鱼修理店从哪儿找来的奇葩。

王数一感受到不远处的目光,心里一阵紧张,趁着南岸人聊天,凑近宋连旌。

“元……小、小宋,”他艰难地叫出这个称谓,“莱恩哈特总在看我,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自从在咸鱼修理店被元帅阁下识破,伪装技术还被杀手刻意嘲讽后,王数一十分不自信。哪怕来的路上已经在宋连旌帮助下改头换面,到了这种人多的场合,仍然生怕自己会被发现。

尤其是不停看向这边的,还是不久前与自己见过面、热情交谈的莱恩哈特。一旦被发现了,该怎么是好啊!

如果不是担心仍然有杀手跟着,不好独处,他肯定一个人窝在酒店里,绝不出门!

“小乔刚才都没认出你,他就更不至于了,”宋连旌觉得自己的易容技术还算可以,安慰道,“我后面是一个镜头死角,实在担心的话,你过来也行。”

王数一连忙点头,正要躲到他身后时,却看见莱恩哈特越过分隔两家店铺的围栏,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是吧,他来干什么!

王数一心头一紧,宋连旌已经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把他往身后掩了一下。

莱恩哈特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并没有太往过走,像是怕咸鱼修理店的土气沾染到他身上一样,只对着长发青年倨傲开口:“马上要到你们了,不期待一下结果吗?”

前一个作品的打分已经结束,马上就轮到咸鱼修理店登场了。

有光谱科技珠玉在前,不论现场观众还是直播弹幕,对他们都只剩一片唱衰的声音。

参赛的南岸人虽然不服气,但分数即将揭晓,还是在手心捏了一把汗。就连爱德等人也是如此,在莱恩哈特过来时,更投来隐晦的目光,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要闹出什么事端。

“当然期待,我们正在计划怎么庆祝二连胜呢,”宋连旌桃花眼中勾起一抹笑意,对莱恩哈特彬彬有礼道,“连拿两次第二也很不容易了,你想加入的话,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楚,也看得见他是怎样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说出了十分挑衅的一句话。

爱德眼前一黑。

咱们南岸汉子比较耿直也就罢了,大佬你……你怎么还拐着弯骂人啊!

这下,光谱科技的人同莱恩哈特脸上都不好看了。

双方沉默对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关于咸鱼修理店的数据终于公布。

机动性、耐久性、操控性、适应性……都与光谱科技相差无几,甚至更占优势。

每有一项数值公布,莱恩哈特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这个宋连旌竟然真的有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水平?他久违地感到一丝威胁,却又很快被自己压下。毕竟他的优势在……

“咸鱼修理店所做机甲的能耗效率为——”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抬起头,望向高空列举数据的光屏。

只差最后一项,胜负就能知晓。

但他有十足的自信,唯独在这一项上,自己不会输。

“——百分之九十七!”

随着这声音落下,光屏上数据更新,代表咸鱼修理店的光条一下子便升至全场第一,牢牢压在“光谱科技”四个大字上。

全场陷入寂静,礼花炸开的音效接连响起,回荡在场内。

“不可能!”莱恩哈特猛然回神,重复一遍,“这不可能!”

削减能耗是光谱科技赖以发家的东西,虽然后来许多其他科技公司跟风模仿,却始终学不到精髓,最终让他们一家独大,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莱恩哈特深知,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人能复刻这项技术,也绝没有人拥有足够的才华将它复现!

他一把推开身旁的人,上前两步,充血的双目直视宋连旌的眼睛,质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他连我都没有教过,你又凭什么知道!你一个卑贱粗浅的——”

“知道什么?”宋连旌冷冷反问。

“一项基础技术而已,似乎没有道理,只许你一个人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好长的一章(骄傲

第二轮比赛进程过半,突然传来咸鱼修理店申请换替补上场的消息。

[咸鱼修理店也觉得打不过光谱科技,这时候换人上来了?]

[时间都过半了,现在来人,有点儿太晚了吧!]

[等等,他们上的替补好像就是传说中很厉害的那个宋老师,他还真会上场啊!]

[不是说他都是炒作出来的吗,敢在这个时候上场,还挺有勇气的。]

弹幕中讨论得热火朝天,观众们全都切换到了咸鱼修理店的界面,试图见见这位“宋老师()?()”

的真容。

结果前前后后找了半天,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个清瘦修长的背影,和束成高马尾的黑色长发。这人进来时好巧不巧背对着镜头,很快又进了小黑屋,再找不到别的影像了。

但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足够叫人浮想联翩,可惜看不见正脸。观众们捶胸顿足,大骂了一百遍摄像机位,只好抓蛛丝马迹。

宋连旌的手与肤色一样,透着病态的苍白,纤长而骨节分明。在高清镜头下,他手上的薄茧与细小的擦伤一览无余,这确实是双属于修理师的手,却好看得过分。

手都长成这样,他本人得长得有多好看?天杀的主办方,为什么不放正脸!

主办方比观众还要无助。

这位替补上场的宋连旌备受关注,他们自然也想拍到他的正脸。只是他走位看似不经意,却总能背对镜头,直到进入小黑屋,再也没法拍摄。

宋连旌在单独的房间里坐下时,乔治亚已经把一切需要用的仪器都为他准备妥当。

他汇报了现在的进度,有些紧张地说:“宋先生,我做得还不够好,虽然您压中了题目,为我讲解过设计思路,但还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最后还要麻烦您来参赛。()?()”

不论病弱是不是伪装的,但宋先生一颗躺平的心昭然若揭。如果可以,乔治亚希望自己就能带着南岸赢下比赛,不想他太操劳。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他觉得现在宋先生脸色依然不大好看,或许又犯了头疼。

“是你表现得足够出彩,我才会过3。?。?3()?()”

宋连旌叫他放宽心,“有的人不在比赛里讲公平,我们没必要和他客气。()?()”

莱恩哈特并不在光谱科技的正选或替补名单上都想出办法,只为让隐秘出席。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替补上场,自然更合规合理。

何况光谱科技为了让莱恩哈特的事情不被发现特地搞出来的小黑屋对他也很方便。宋连旌想,在一个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工作,实在为他减少了很多麻烦。

这大概是重逢以来,莱恩哈特干的唯一一件人事儿。

“别担心,交给我吧,”宋连旌拍了拍乔治亚的肩膀,把爱德几个人一起叫了进来。

他将机甲的设计图纸投射到虚空之中,只是扫了一眼,便圈出几个地方进行更改,在旁边做好详细标注。

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不曾有一丝迟疑。

爱德看得有点发懵。

他听过宋连旌给南岸人讲得基础课,当时觉得虽然深入浅出,却没办法反映出他的真实水平。

直到此刻,他才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人对机甲了如指掌,每一个结构都烂熟于心。哪怕这是乔治亚的设计,但短短几分钟内,他已经清楚了每一个细节,熟悉得好像他才是机甲的创作者一般。

这已经不仅仅是实力问题,更是天赋。

令人望尘莫及,甚至难以生出任何一点试图追赶的想法。

我找上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爱德生出一种荒谬感来。

——

光谱科技就在咸鱼修理店隔壁,宋连旌替补上场的消息,他们第一时间便告知了莱恩哈特。

莱恩哈特在房间里坐着,手边机甲已经快要成型,闻言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冷笑一声:“剩下的时间,足够他做些什么?”

设计是机甲的重中之重,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很难进行大的改动。尤其是这个时候,重要零件也已经做好,可供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

何况就他所知,咸鱼修理店负责零件的,是很多前几天才恶补了基础的南岸黑户——那些最底层的人不出岔子就该谢天谢地,遑论后续修改。

宋连旌拖到这时候入场,真以为他能扭转局势,取得胜利?莱恩哈特要为对手的狂妄笑起他浮躁。

但这个宋连旌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这家伙自诩是老师的学生,但要真到老师面前,又能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莱恩哈特心中想着,手上也没有停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各种方面战胜这个家伙,哪怕没人知道这场竞争背后真实的原因。

第二轮比赛结束,各个修理店交出作品,等待最终的结果。

正如先前规则所说明的那样,主办方对每一台提交的机甲进行了功能性上的测试,将所有指标量化加权,计算出一个数值,综合裁判团评审,得到最后的分数。

为了响应近期环保主义者们的号召,机甲能耗效率无疑成为了其中占比极重的一项,而这好巧不巧,正是光谱科技最拿手的地方。

测试根据第一轮的排名逆序出场,评判环节越是到了后面,机甲之间的竞争便越为激烈。

尤其是当排名前十的店铺所用的机甲纷纷登场后,炫酷的机甲造型、令人眼前一亮的功能都更让观众产生兴趣。

也越来越期待最后两个将要登台的作品——光谱科技的,和来自咸鱼修理店的。

[看现场,光谱科技这一轮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肯定能拿出来很好的作品吧!]

[他们之前会输不是水平问题吧,一路到r0996星就没怎么休息,加上对手都不是很强,轻敌是正常的事。现在态度端正了,肯定不会再出岔子。]

[节能和续航是他们的强项,权重占比这么高要是再输,脸都不要了。我倒是比较想看咸鱼修理店会做点什么出来。]

[它们之前的作品裁判团给的评价很高吧,但是没有数据,我们外行没太多能评价的点,这一轮就能体会到高下了。]

[楼上,说话别这么委婉,直接用“原形毕露”不就行了?]

就算咸鱼修理店上一轮的作品真的无可挑剔,可他们毕竟是个草台班子。在观众看在光谱科技最擅长的赛场上打败他们。

在一片讨论声中,摄像机终于聚焦到了光谱科技提交的机甲上。

那是一台一看便知十分昂贵精密的机甲,在各项数据上更是遥遥领先。比之前其他店面的作品优秀出许多。尤其是在能耗和续航两项上,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维持着光谱科技一贯的优势。

——要知道,其他店铺的机甲能耗效率高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经很难得,由此往上,每一点提升都难上加难。

光谱科技第二轮的作品和其他人所拿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层级!

哪怕裁判团的人普遍因为之前种种对莱恩哈特有些意见,此时也不得不感叹。

“他确实不愧是开创了民用机甲产业的人,哪怕近百年时间过去,也没人能够超越。”

“这样核心的技术,难怪他们不肯示人,一定要开辟单独的房间进行制作。”

裁判团的人多出身的研发部隶属军方,与军用机甲相关自然都是机密,不可外泄。不过在研发部之中,为了更好推动机甲发展,不论是梅斯维亚元帅本人还是其余的研究员,都会将技术开源分享,不曾藏私。

直到民用机甲风靡,大公司、修理店纷纷加入竞争,与机甲相关的开源内容才变得越来越少。不过人都要吃饭,公司也要活着,商业上的竞争从来残酷,将核心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最稳妥。

光谱科技给出的作品足够优秀,与之前的所有作品都拉开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各个层面都难以超越。叫所有相关从业者都回忆起了被他们支配百年的恐惧。

通过这样一件作品,光谱科技再次宣告了他们在这一行业的垄断地位,洗刷了此前星网上的所有质疑。

莱恩哈特已经完成了比赛,却没有回到专门为他预留出来的观众席上,而是以观察的名义站在场边,属于光谱科技随行人员的区域。

他们与咸鱼修理店相邻,双方距离极近,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宋连旌从场上下来,巧妙地找到了不引人注目的新位置,抱着猫躺在摇椅上,面对光谱科技的傲人成绩,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

在他身边的,除了一群参加比赛的南岸人外,还有一个时不时环顾四周的生面孔,不知道又是咸鱼修理店从哪儿找来的奇葩。

王数一感受到不远处的目光,心里一阵紧张,趁着南岸人聊天,凑近宋连旌。

“元……小、小宋,”他艰难地叫出这个称谓,“莱恩哈特总在看我,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自从在咸鱼修理店被元帅阁下识破,伪装技术还被杀手刻意嘲讽后,王数一十分不自信。哪怕来的路上已经在宋连旌帮助下改头换面,到了这种人多的场合,仍然生怕自己会被发现。

尤其是不停看向这边的,还是不久前与自己见过面、热情交谈的莱恩哈特。一旦被发现了,该怎么是好啊!

如果不是担心仍然有杀手跟着,不好独处,他肯定一个人窝在酒店里,绝不出门!

“小乔刚才都没认出你,他就更不至于了,”宋连旌觉得自己的易容技术还算可以,安慰道,“我后面是一个镜头死角,实在担心的话,你过来也行。”

王数一连忙点头,正要躲到他身后时,却看见莱恩哈特越过分隔两家店铺的围栏,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是吧,他来干什么!

王数一心头一紧,宋连旌已经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把他往身后掩了一下。

莱恩哈特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并没有太往过走,像是怕咸鱼修理店的土气沾染到他身上一样,只对着长发青年倨傲开口:“马上要到你们了,不期待一下结果吗?”

前一个作品的打分已经结束,马上就轮到咸鱼修理店登场了。

有光谱科技珠玉在前,不论现场观众还是直播弹幕,对他们都只剩一片唱衰的声音。

参赛的南岸人虽然不服气,但分数即将揭晓,还是在手心捏了一把汗。就连爱德等人也是如此,在莱恩哈特过来时,更投来隐晦的目光,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要闹出什么事端。

“当然期待,我们正在计划怎么庆祝二连胜呢,”宋连旌桃花眼中勾起一抹笑意,对莱恩哈特彬彬有礼道,“连拿两次第二也很不容易了,你想加入的话,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楚,也看得见他是怎样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说出了十分挑衅的一句话。

爱德眼前一黑。

咱们南岸汉子比较耿直也就罢了,大佬你……你怎么还拐着弯骂人啊!

这下,光谱科技的人同莱恩哈特脸上都不好看了。

双方沉默对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关于咸鱼修理店的数据终于公布。

机动性、耐久性、操控性、适应性……都与光谱科技相差无几,甚至更占优势。

每有一项数值公布,莱恩哈特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这个宋连旌竟然真的有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水平?他久违地感到一丝威胁,却又很快被自己压下。毕竟他的优势在……

“咸鱼修理店所做机甲的能耗效率为——”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抬起头,望向高空列举数据的光屏。

只差最后一项,胜负就能知晓。

但他有十足的自信,唯独在这一项上,自己不会输。

“——百分之九十七!”

随着这声音落下,光屏上数据更新,代表咸鱼修理店的光条一下子便升至全场第一,牢牢压在“光谱科技”四个大字上。

全场陷入寂静,礼花炸开的音效接连响起,回荡在场内。

“不可能!”莱恩哈特猛然回神,重复一遍,“这不可能!”

削减能耗是光谱科技赖以发家的东西,虽然后来许多其他科技公司跟风模仿,却始终学不到精髓,最终让他们一家独大,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莱恩哈特深知,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人能复刻这项技术,也绝没有人拥有足够的才华将它复现!

他一把推开身旁的人,上前两步,充血的双目直视宋连旌的眼睛,质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他连我都没有教过,你又凭什么知道!你一个卑贱粗浅的——”

“知道什么?”宋连旌冷冷反问。

“一项基础技术而已,似乎没有道理,只许你一个人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好长的一章(骄傲

第二轮比赛进程过半,突然传来咸鱼修理店申请换替补上场的消息。()?()

[咸鱼修理店也觉得打不过光谱科技,这时候换人上来了?]

?那只水饺的作品《咸鱼他马甲掉了》??,域名[(.)]???.の.の?

()?()

[时间都过半了,现在来人,有点儿太晚了吧!]()?()

[等等,他们上的替补好像就是传说中很厉害的那个宋老师,他还真会上场啊!]()?()

[不是说他都是炒作出来的吗,敢在这个时候上场,还挺有勇气的。]

弹幕中讨论得热火朝天,观众们全都切换到了咸鱼修理店的界面,试图见见这位“宋老师”的真容。

结果前前后后找了半天,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个清瘦修长的背影,和束成高马尾的黑色长发。这人进来时好巧不巧背对着镜头,很快又进了小黑屋,再找不到别的影像了。

但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足够叫人浮想联翩,可惜看不见正脸。观众们捶胸顿足,大骂了一百遍摄像机位,只好抓蛛丝马迹。

宋连旌的手与肤色一样,透着病态的苍白,纤长而骨节分明。在高清镜头下,他手上的薄茧与细小的擦伤一览无余,这确实是双属于修理师的手,却好看得过分。

手都长成这样,他本人得长得有多好看?天杀的主办方,为什么不放正脸!

主办方比观众还要无助。

这位替补上场的宋连旌备受关注,他们自然也想拍到他的正脸。只是他走位看似不经意,却总能背对镜头,直到进入小黑屋,再也没法拍摄。

宋连旌在单独的房间里坐下时,乔治亚已经把一切需要用的仪器都为他准备妥当。

他汇报了现在的进度,有些紧张地说:“宋先生,我做得还不够好,虽然您压中了题目,为我讲解过设计思路,但还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最后还要麻烦您来参赛。”

不论病弱是不是伪装的,但宋先生一颗躺平的心昭然若揭。如果可以,乔治亚希望自己就能带着南岸赢下比赛,不想他太操劳。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他觉得现在宋先生脸色依然不大好看,或许又犯了头疼。

“是你表现得足够出彩,我才会过来的,”宋连旌叫他放宽心,“有的人不在比赛里讲公平,我们没必要和他客气。”

莱恩哈特并不在光谱科技的正选或替补名单上都想出办法,只为让隐秘出席。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替补上场,自然更合规合理。

何况光谱科技为了让莱恩哈特的事情不被发现特地搞出来的小黑屋对他也很方便。宋连旌想,在一个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工作,实在为他减少了很多麻烦。

这大概是重逢以来,莱恩哈特干的唯一一件人事儿。

“别担心,交给我吧,”宋连旌拍了拍乔治亚的肩膀,把爱德几个人一起叫了进来。

他将机甲的设计图纸投射到虚空之中,只是扫了一眼,便圈出几个地方进行更改,在旁边做好详细标注。

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不曾有一丝迟疑。

爱德看得有点发懵。

他听过宋连旌给南岸人讲得基础课,当时觉得虽然深入浅出,却没办法反映出他的真实水平。

直到此刻,他才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人对机甲了如指掌,每一个结构都烂熟于心。哪怕这是乔治亚的设计,但短短几分钟内,他已经清楚了每一个细节,熟悉得好像他才是机甲的创作者一般。

这已经不仅仅是实力问题,更是天赋。

令人望尘莫及,甚至难以生出任何一点试图追赶的想法。

我找上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爱德生出一种荒谬感来。

——

光谱科技就在咸鱼修理店隔壁,宋连旌替补上场的消息,他们第一时间便告知了莱恩哈特。

莱恩哈特在房间里坐着,手边机甲已经快要成型,闻言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冷笑一声:“剩下的时间,足够他做些什么?”

设计是机甲的重中之重,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很难进行大的改动。尤其是这个时候,重要零件也已经做好,可供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

何况就他所知,咸鱼修理店负责零件的,是很多前几天才恶补了基础的南岸黑户——那些最底层的人不出岔子就该谢天谢地,遑论后续修改。

宋连旌拖到这时候入场,真以为他能扭转局势,取得胜利?莱恩哈特要为对手的狂妄笑起他浮躁。

但这个宋连旌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这家伙自诩是老师的学生,但要真到老师面前,又能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莱恩哈特心中想着,手上也没有停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各种方面战胜这个家伙,哪怕没人知道这场竞争背后真实的原因。

第二轮比赛结束,各个修理店交出作品,等待最终的结果。

正如先前规则所说明的那样,主办方对每一台提交的机甲进行了功能性上的测试,将所有指标量化加权,计算出一个数值,综合裁判团评审,得到最后的分数。

为了响应近期环保主义者们的号召,机甲能耗效率无疑成为了其中占比极重的一项,而这好巧不巧,正是光谱科技最拿手的地方。

测试根据第一轮的排名逆序出场,评判环节越是到了后面,机甲之间的竞争便越为激烈。

尤其是当排名前十的店铺所用的机甲纷纷登场后,炫酷的机甲造型、令人眼前一亮的功能都更让观众产生兴趣。

也越来越期待最后两个将要登台的作品——光谱科技的,和来自咸鱼修理店的。

[看现场,光谱科技这一轮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肯定能拿出来很好的作品吧!]

[他们之前会输不是水平问题吧,一路到r0996星就没怎么休息,加上对手都不是很强,轻敌是正常的事。现在态度端正了,肯定不会再出岔子。]

[节能和续航是他们的强项,权重占比这么高要是再输,脸都不要了。我倒是比较想看咸鱼修理店会做点什么出来。]

[它们之前的作品裁判团给的评价很高吧,但是没有数据,我们外行没太多能评价的点,这一轮就能体会到高下了。]

[楼上,说话别这么委婉,直接用“原形毕露”不就行了?]

就算咸鱼修理店上一轮的作品真的无可挑剔,可他们毕竟是个草台班子。在观众看在光谱科技最擅长的赛场上打败他们。

在一片讨论声中,摄像机终于聚焦到了光谱科技提交的机甲上。

那是一台一看便知十分昂贵精密的机甲,在各项数据上更是遥遥领先。比之前其他店面的作品优秀出许多。尤其是在能耗和续航两项上,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维持着光谱科技一贯的优势。

——要知道,其他店铺的机甲能耗效率高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经很难得,由此往上,每一点提升都难上加难。

光谱科技第二轮的作品和其他人所拿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层级!

哪怕裁判团的人普遍因为之前种种对莱恩哈特有些意见,此时也不得不感叹。

“他确实不愧是开创了民用机甲产业的人,哪怕近百年时间过去,也没人能够超越。”

“这样核心的技术,难怪他们不肯示人,一定要开辟单独的房间进行制作。”

裁判团的人多出身的研发部隶属军方,与军用机甲相关自然都是机密,不可外泄。不过在研发部之中,为了更好推动机甲发展,不论是梅斯维亚元帅本人还是其余的研究员,都会将技术开源分享,不曾藏私。

直到民用机甲风靡,大公司、修理店纷纷加入竞争,与机甲相关的开源内容才变得越来越少。不过人都要吃饭,公司也要活着,商业上的竞争从来残酷,将核心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最稳妥。

光谱科技给出的作品足够优秀,与之前的所有作品都拉开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各个层面都难以超越。叫所有相关从业者都回忆起了被他们支配百年的恐惧。

通过这样一件作品,光谱科技再次宣告了他们在这一行业的垄断地位,洗刷了此前星网上的所有质疑。

莱恩哈特已经完成了比赛,却没有回到专门为他预留出来的观众席上,而是以观察的名义站在场边,属于光谱科技随行人员的区域。

他们与咸鱼修理店相邻,双方距离极近,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宋连旌从场上下来,巧妙地找到了不引人注目的新位置,抱着猫躺在摇椅上,面对光谱科技的傲人成绩,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

在他身边的,除了一群参加比赛的南岸人外,还有一个时不时环顾四周的生面孔,不知道又是咸鱼修理店从哪儿找来的奇葩。

王数一感受到不远处的目光,心里一阵紧张,趁着南岸人聊天,凑近宋连旌。

“元……小、小宋,”他艰难地叫出这个称谓,“莱恩哈特总在看我,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自从在咸鱼修理店被元帅阁下识破,伪装技术还被杀手刻意嘲讽后,王数一十分不自信。哪怕来的路上已经在宋连旌帮助下改头换面,到了这种人多的场合,仍然生怕自己会被发现。

尤其是不停看向这边的,还是不久前与自己见过面、热情交谈的莱恩哈特。一旦被发现了,该怎么是好啊!

如果不是担心仍然有杀手跟着,不好独处,他肯定一个人窝在酒店里,绝不出门!

“小乔刚才都没认出你,他就更不至于了,”宋连旌觉得自己的易容技术还算可以,安慰道,“我后面是一个镜头死角,实在担心的话,你过来也行。”

王数一连忙点头,正要躲到他身后时,却看见莱恩哈特越过分隔两家店铺的围栏,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是吧,他来干什么!

王数一心头一紧,宋连旌已经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把他往身后掩了一下。

莱恩哈特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并没有太往过走,像是怕咸鱼修理店的土气沾染到他身上一样,只对着长发青年倨傲开口:“马上要到你们了,不期待一下结果吗?”

前一个作品的打分已经结束,马上就轮到咸鱼修理店登场了。

有光谱科技珠玉在前,不论现场观众还是直播弹幕,对他们都只剩一片唱衰的声音。

参赛的南岸人虽然不服气,但分数即将揭晓,还是在手心捏了一把汗。就连爱德等人也是如此,在莱恩哈特过来时,更投来隐晦的目光,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要闹出什么事端。

“当然期待,我们正在计划怎么庆祝二连胜呢,”宋连旌桃花眼中勾起一抹笑意,对莱恩哈特彬彬有礼道,“连拿两次第二也很不容易了,你想加入的话,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楚,也看得见他是怎样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说出了十分挑衅的一句话。

爱德眼前一黑。

咱们南岸汉子比较耿直也就罢了,大佬你……你怎么还拐着弯骂人啊!

这下,光谱科技的人同莱恩哈特脸上都不好看了。

双方沉默对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关于咸鱼修理店的数据终于公布。

机动性、耐久性、操控性、适应性……都与光谱科技相差无几,甚至更占优势。

每有一项数值公布,莱恩哈特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这个宋连旌竟然真的有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水平?他久违地感到一丝威胁,却又很快被自己压下。毕竟他的优势在……

“咸鱼修理店所做机甲的能耗效率为——”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抬起头,望向高空列举数据的光屏。

只差最后一项,胜负就能知晓。

但他有十足的自信,唯独在这一项上,自己不会输。

“——百分之九十七!”

随着这声音落下,光屏上数据更新,代表咸鱼修理店的光条一下子便升至全场第一,牢牢压在“光谱科技”四个大字上。

全场陷入寂静,礼花炸开的音效接连响起,回荡在场内。

“不可能!”莱恩哈特猛然回神,重复一遍,“这不可能!”

削减能耗是光谱科技赖以发家的东西,虽然后来许多其他科技公司跟风模仿,却始终学不到精髓,最终让他们一家独大,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莱恩哈特深知,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人能复刻这项技术,也绝没有人拥有足够的才华将它复现!

他一把推开身旁的人,上前两步,充血的双目直视宋连旌的眼睛,质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他连我都没有教过,你又凭什么知道!你一个卑贱粗浅的——”

“知道什么?”宋连旌冷冷反问。

“一项基础技术而已,似乎没有道理,只许你一个人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好长的一章(骄傲

第二轮比赛进程过半,突然传来咸鱼修理店申请换替补上场的消息。

[咸鱼修理店也觉得打不过光谱科技()?(),

这时候换人上来了?]

[时间都过半了()?(),

现在来人,有点儿太晚了吧!]

[等等,他们上的替补好像就是传说中很厉害的那个宋老师,他还真会上场啊!]

[不是说他都是炒作出?+?+??()?(),

还挺有勇气的。]

弹幕中讨论得热火朝天,观众们全都切换到了咸鱼修理店的界面()?(),

试图见见这位“宋老师”的真容。

结果前前后后找了半天,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个清瘦修长的背影,和束成高马尾的黑色长发。这人进来时好巧不巧背对着镜头,很快又进了小黑屋,再找不到别的影像了。

但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足够叫人浮想联翩,可惜看不见正脸。观众们捶胸顿足,大骂了一百遍摄像机位,只好抓蛛丝马迹。

宋连旌的手与肤色一样,透着病态的苍白,纤长而骨节分明。在高清镜头下,他手上的薄茧与细小的擦伤一览无余,这确实是双属于修理师的手,却好看得过分。

手都长成这样,他本人得长得有多好看?天杀的主办方,为什么不放正脸!

主办方比观众还要无助。

这位替补上场的宋连旌备受关注,他们自然也想拍到他的正脸。只是他走位看似不经意,却总能背对镜头,直到进入小黑屋,再也没法拍摄。

宋连旌在单独的房间里坐下时,乔治亚已经把一切需要用的仪器都为他准备妥当。

他汇报了现在的进度,有些紧张地说:“宋先生,我做得还不够好,虽然您压中了题目,为我讲解过设计思路,但还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最后还要麻烦您来参赛。”

不论病弱是不是伪装的,但宋先生一颗躺平的心昭然若揭。如果可以,乔治亚希望自己就能带着南岸赢下比赛,不想他太操劳。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他觉得现在宋先生脸色依然不大好看,或许又犯了头疼。

“是你表现得足够出彩,我才会过来的,”宋连旌叫他放宽心,“有的人不在比赛里讲公平,我们没必要和他客气。”

莱恩哈特并不在光谱科技的正选或替补名单上都想出办法,只为让隐秘出席。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替补上场,自然更合规合理。

何况光谱科技为了让莱恩哈特的事情不被发现特地搞出来的小黑屋对他也很方便。宋连旌想,在一个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工作,实在为他减少了很多麻烦。

这大概是重逢以来,莱恩哈特干的唯一一件人事儿。

“别担心,交给我吧,”宋连旌拍了拍乔治亚的肩膀,把爱德几个人一起叫了进来。

他将机甲的设计图纸投射到虚空之中,只是扫了一眼,便圈出几个地方进行更改,在旁边做好详细标注。

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不曾有一丝迟疑。

爱德看得有点发懵。

他听过宋连旌给南岸人讲得基础课,当时觉得虽然深入浅出,却没办法反映出他的真实水平。

直到此刻,他才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人对机甲了如指掌,每一个结构都烂熟于心。哪怕这是乔治亚的设计,但短短几分钟内,他已经清楚了每一个细节,熟悉得好像他才是机甲的创作者一般。

这已经不仅仅是实力问题,更是天赋。

令人望尘莫及,甚至难以生出任何一点试图追赶的想法。

我找上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爱德生出一种荒谬感来。

——

光谱科技就在咸鱼修理店隔壁,宋连旌替补上场的消息,他们第一时间便告知了莱恩哈特。

莱恩哈特在房间里坐着,手边机甲已经快要成型,闻言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冷笑一声:“剩下的时间,足够他做些什么?”

设计是机甲的重中之重,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很难进行大的改动。尤其是这个时候,重要零件也已经做好,可供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

何况就他所知,咸鱼修理店负责零件的,是很多前几天才恶补了基础的南岸黑户——那些最底层的人不出岔子就该谢天谢地,遑论后续修改。

宋连旌拖到这时候入场,真以为他能扭转局势,取得胜利?莱恩哈特要为对手的狂妄笑起他浮躁。

但这个宋连旌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这家伙自诩是老师的学生,但要真到老师面前,又能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莱恩哈特心中想着,手上也没有停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各种方面战胜这个家伙,哪怕没人知道这场竞争背后真实的原因。

第二轮比赛结束,各个修理店交出作品,等待最终的结果。

正如先前规则所说明的那样,主办方对每一台提交的机甲进行了功能性上的测试,将所有指标量化加权,计算出一个数值,综合裁判团评审,得到最后的分数。

为了响应近期环保主义者们的号召,机甲能耗效率无疑成为了其中占比极重的一项,而这好巧不巧,正是光谱科技最拿手的地方。

测试根据第一轮的排名逆序出场,评判环节越是到了后面,机甲之间的竞争便越为激烈。

尤其是当排名前十的店铺所用的机甲纷纷登场后,炫酷的机甲造型、令人眼前一亮的功能都更让观众产生兴趣。

也越来越期待最后两个将要登台的作品——光谱科技的,和来自咸鱼修理店的。

[看现场,光谱科技这一轮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肯定能拿出来很好的作品吧!]

[他们之前会输不是水平问题吧,一路到r0996星就没怎么休息,加上对手都不是很强,轻敌是正常的事。现在态度端正了,肯定不会再出岔子。]

[节能和续航是他们的强项,权重占比这么高要是再输,脸都不要了。我倒是比较想看咸鱼修理店会做点什么出来。]

[它们之前的作品裁判团给的评价很高吧,但是没有数据,我们外行没太多能评价的点,这一轮就能体会到高下了。]

[楼上,说话别这么委婉,直接用“原形毕露”不就行了?]

就算咸鱼修理店上一轮的作品真的无可挑剔,可他们毕竟是个草台班子。在观众看在光谱科技最擅长的赛场上打败他们。

在一片讨论声中,摄像机终于聚焦到了光谱科技提交的机甲上。

那是一台一看便知十分昂贵精密的机甲,在各项数据上更是遥遥领先。比之前其他店面的作品优秀出许多。尤其是在能耗和续航两项上,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维持着光谱科技一贯的优势。

——要知道,其他店铺的机甲能耗效率高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经很难得,由此往上,每一点提升都难上加难。

光谱科技第二轮的作品和其他人所拿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层级!

哪怕裁判团的人普遍因为之前种种对莱恩哈特有些意见,此时也不得不感叹。

“他确实不愧是开创了民用机甲产业的人,哪怕近百年时间过去,也没人能够超越。”

“这样核心的技术,难怪他们不肯示人,一定要开辟单独的房间进行制作。”

裁判团的人多出身的研发部隶属军方,与军用机甲相关自然都是机密,不可外泄。不过在研发部之中,为了更好推动机甲发展,不论是梅斯维亚元帅本人还是其余的研究员,都会将技术开源分享,不曾藏私。

直到民用机甲风靡,大公司、修理店纷纷加入竞争,与机甲相关的开源内容才变得越来越少。不过人都要吃饭,公司也要活着,商业上的竞争从来残酷,将核心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最稳妥。

光谱科技给出的作品足够优秀,与之前的所有作品都拉开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各个层面都难以超越。叫所有相关从业者都回忆起了被他们支配百年的恐惧。

通过这样一件作品,光谱科技再次宣告了他们在这一行业的垄断地位,洗刷了此前星网上的所有质疑。

莱恩哈特已经完成了比赛,却没有回到专门为他预留出来的观众席上,而是以观察的名义站在场边,属于光谱科技随行人员的区域。

他们与咸鱼修理店相邻,双方距离极近,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宋连旌从场上下来,巧妙地找到了不引人注目的新位置,抱着猫躺在摇椅上,面对光谱科技的傲人成绩,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

在他身边的,除了一群参加比赛的南岸人外,还有一个时不时环顾四周的生面孔,不知道又是咸鱼修理店从哪儿找来的奇葩。

王数一感受到不远处的目光,心里一阵紧张,趁着南岸人聊天,凑近宋连旌。

“元……小、小宋,”他艰难地叫出这个称谓,“莱恩哈特总在看我,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自从在咸鱼修理店被元帅阁下识破,伪装技术还被杀手刻意嘲讽后,王数一十分不自信。哪怕来的路上已经在宋连旌帮助下改头换面,到了这种人多的场合,仍然生怕自己会被发现。

尤其是不停看向这边的,还是不久前与自己见过面、热情交谈的莱恩哈特。一旦被发现了,该怎么是好啊!

如果不是担心仍然有杀手跟着,不好独处,他肯定一个人窝在酒店里,绝不出门!

“小乔刚才都没认出你,他就更不至于了,”宋连旌觉得自己的易容技术还算可以,安慰道,“我后面是一个镜头死角,实在担心的话,你过来也行。”

王数一连忙点头,正要躲到他身后时,却看见莱恩哈特越过分隔两家店铺的围栏,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是吧,他来干什么!

王数一心头一紧,宋连旌已经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把他往身后掩了一下。

莱恩哈特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并没有太往过走,像是怕咸鱼修理店的土气沾染到他身上一样,只对着长发青年倨傲开口:“马上要到你们了,不期待一下结果吗?”

前一个作品的打分已经结束,马上就轮到咸鱼修理店登场了。

有光谱科技珠玉在前,不论现场观众还是直播弹幕,对他们都只剩一片唱衰的声音。

参赛的南岸人虽然不服气,但分数即将揭晓,还是在手心捏了一把汗。就连爱德等人也是如此,在莱恩哈特过来时,更投来隐晦的目光,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要闹出什么事端。

“当然期待,我们正在计划怎么庆祝二连胜呢,”宋连旌桃花眼中勾起一抹笑意,对莱恩哈特彬彬有礼道,“连拿两次第二也很不容易了,你想加入的话,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楚,也看得见他是怎样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说出了十分挑衅的一句话。

爱德眼前一黑。

咱们南岸汉子比较耿直也就罢了,大佬你……你怎么还拐着弯骂人啊!

这下,光谱科技的人同莱恩哈特脸上都不好看了。

双方沉默对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关于咸鱼修理店的数据终于公布。

机动性、耐久性、操控性、适应性……都与光谱科技相差无几,甚至更占优势。

每有一项数值公布,莱恩哈特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这个宋连旌竟然真的有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水平?他久违地感到一丝威胁,却又很快被自己压下。毕竟他的优势在……

“咸鱼修理店所做机甲的能耗效率为——”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抬起头,望向高空列举数据的光屏。

只差最后一项,胜负就能知晓。

但他有十足的自信,唯独在这一项上,自己不会输。

“——百分之九十七!”

随着这声音落下,光屏上数据更新,代表咸鱼修理店的光条一下子便升至全场第一,牢牢压在“光谱科技”四个大字上。

全场陷入寂静,礼花炸开的音效接连响起,回荡在场内。

“不可能!”莱恩哈特猛然回神,重复一遍,“这不可能!”

削减能耗是光谱科技赖以发家的东西,虽然后来许多其他科技公司跟风模仿,却始终学不到精髓,最终让他们一家独大,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莱恩哈特深知,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人能复刻这项技术,也绝没有人拥有足够的才华将它复现!

他一把推开身旁的人,上前两步,充血的双目直视宋连旌的眼睛,质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他连我都没有教过,你又凭什么知道!你一个卑贱粗浅的——”

“知道什么?”宋连旌冷冷反问。

“一项基础技术而已,似乎没有道理,只许你一个人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好长的一章(骄傲

第二轮比赛进程过半,突然传来咸鱼修理店申请换替补上场的消息。

[咸鱼修理店也觉得打不过光谱科技,这时候换人上来了?]

[时间都过半了,现在来人,有点儿太晚了吧!]

[等等,他们上的替补好像就是传说中很厉害的那个宋老师,他还真会上场啊!]

[不是说他都是炒作出来的吗,敢在这个时候上场,还挺有勇气的。]

弹幕中讨论得热火朝天,观众们全都切换到了咸鱼修理店的界面,试图见见这位“宋老师”

的真容。

结果前前后后找了半天,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个清瘦修长的背影,和束成高马尾的黑色长发。这人进来时好巧不巧背对着镜头,很快又进了小黑屋,再找不到别的影像了。

但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足够叫人浮想联翩,可惜看不见正脸。观众们捶胸顿足,大骂了一百遍摄像机位,只好抓蛛丝马迹。

宋连旌的手与肤色一样,透着病态的苍白,纤长而骨节分明。在高清镜头下,他手上的薄茧与细小的擦伤一览无余,这确实是双属于修理师的手,却好看得过分。

手都长成这样,他本人得长得有多好看?天杀的主办方,为什么不放正脸!

主办方比观众还要无助。

这位替补上场的宋连旌备受关注,他们自然也想拍到他的正脸。只是他走位看似不经意,却总能背对镜头,直到进入小黑屋,再也没法拍摄。

宋连旌在单独的房间里坐下时,乔治亚已经把一切需要用的仪器都为他准备妥当。

他汇报了现在的进度,有些紧张地说:“宋先生,我做得还不够好,虽然您压中了题目,为我讲解过设计思路,但还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最后还要麻烦您来参赛。”

不论病弱是不是伪装的,但宋先生一颗躺平的心昭然若揭。如果可以,乔治亚希望自己就能带着南岸赢下比赛,不想他太操劳。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他觉得现在宋先生脸色依然不大好看,或许又犯了头疼。

“是你表现得足够出彩,我才会过来的,”

宋连旌叫他放宽心,“有的人不在比赛里讲公平,我们没必要和他客气。”

莱恩哈特并不在光谱科技的正选或替补名单上都想出办法,只为让隐秘出席。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替补上场,自然更合规合理。

何况光谱科技为了让莱恩哈特的事情不被发现特地搞出来的小黑屋对他也很方便。宋连旌想,在一个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工作,实在为他减少了很多麻烦。

这大概是重逢以来,莱恩哈特干的唯一一件人事儿。

“别担心,交给我吧,”宋连旌拍了拍乔治亚的肩膀,把爱德几个人一起叫了进来。

他将机甲的设计图纸投射到虚空之中,只是扫了一眼,便圈出几个地方进行更改,在旁边做好详细标注。

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不曾有一丝迟疑。

爱德看得有点发懵。

他听过宋连旌给南岸人讲得基础课,当时觉得虽然深入浅出,却没办法反映出他的真实水平。

直到此刻,他才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人对机甲了如指掌,每一个结构都烂熟于心。哪怕这是乔治亚的设计,但短短几分钟内,他已经清楚了每一个细节,熟悉得好像他才是机甲的创作者一般。

这已经不仅仅是实力问题,更是天赋。

令人望尘莫及,甚至难以生出任何一点试图追赶的想法。

我找上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爱德生出一种荒谬感来。

——

光谱科技就在咸鱼修理店隔壁,宋连旌替补上场的消息,他们第一时间便告知了莱恩哈特。

莱恩哈特在房间里坐着,手边机甲已经快要成型,闻言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冷笑一声:“剩下的时间,足够他做些什么?”

设计是机甲的重中之重,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很难进行大的改动。尤其是这个时候,重要零件也已经做好,可供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

何况就他所知,咸鱼修理店负责零件的,是很多前几天才恶补了基础的南岸黑户——那些最底层的人不出岔子就该谢天谢地,遑论后续修改。

宋连旌拖到这时候入场,真以为他能扭转局势,取得胜利?莱恩哈特要为对手的狂妄笑起他浮躁。

但这个宋连旌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这家伙自诩是老师的学生,但要真到老师面前,又能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莱恩哈特心中想着,手上也没有停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各种方面战胜这个家伙,哪怕没人知道这场竞争背后真实的原因。

第二轮比赛结束,各个修理店交出作品,等待最终的结果。

正如先前规则所说明的那样,主办方对每一台提交的机甲进行了功能性上的测试,将所有指标量化加权,计算出一个数值,综合裁判团评审,得到最后的分数。

为了响应近期环保主义者们的号召,机甲能耗效率无疑成为了其中占比极重的一项,而这好巧不巧,正是光谱科技最拿手的地方。

测试根据第一轮的排名逆序出场,评判环节越是到了后面,机甲之间的竞争便越为激烈。

尤其是当排名前十的店铺所用的机甲纷纷登场后,炫酷的机甲造型、令人眼前一亮的功能都更让观众产生兴趣。

也越来越期待最后两个将要登台的作品——光谱科技的,和来自咸鱼修理店的。

[看现场,光谱科技这一轮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肯定能拿出来很好的作品吧!]

[他们之前会输不是水平问题吧,一路到r0996星就没怎么休息,加上对手都不是很强,轻敌是正常的事。现在态度端正了,肯定不会再出岔子。]

[节能和续航是他们的强项,权重占比这么高要是再输,脸都不要了。我倒是比较想看咸鱼修理店会做点什么出来。]

[它们之前的作品裁判团给的评价很高吧,但是没有数据,我们外行没太多能评价的点,这一轮就能体会到高下了。]

[楼上,说话别这么委婉,直接用“原形毕露”不就行了?]

就算咸鱼修理店上一轮的作品真的无可挑剔,可他们毕竟是个草台班子。在观众看在光谱科技最擅长的赛场上打败他们。

在一片讨论声中,摄像机终于聚焦到了光谱科技提交的机甲上。

那是一台一看便知十分昂贵精密的机甲,在各项数据上更是遥遥领先。比之前其他店面的作品优秀出许多。尤其是在能耗和续航两项上,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维持着光谱科技一贯的优势。

——要知道,其他店铺的机甲能耗效率高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经很难得,由此往上,每一点提升都难上加难。

光谱科技第二轮的作品和其他人所拿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层级!

哪怕裁判团的人普遍因为之前种种对莱恩哈特有些意见,此时也不得不感叹。

“他确实不愧是开创了民用机甲产业的人,哪怕近百年时间过去,也没人能够超越。”

“这样核心的技术,难怪他们不肯示人,一定要开辟单独的房间进行制作。”

裁判团的人多出身的研发部隶属军方,与军用机甲相关自然都是机密,不可外泄。不过在研发部之中,为了更好推动机甲发展,不论是梅斯维亚元帅本人还是其余的研究员,都会将技术开源分享,不曾藏私。

直到民用机甲风靡,大公司、修理店纷纷加入竞争,与机甲相关的开源内容才变得越来越少。不过人都要吃饭,公司也要活着,商业上的竞争从来残酷,将核心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最稳妥。

光谱科技给出的作品足够优秀,与之前的所有作品都拉开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各个层面都难以超越。叫所有相关从业者都回忆起了被他们支配百年的恐惧。

通过这样一件作品,光谱科技再次宣告了他们在这一行业的垄断地位,洗刷了此前星网上的所有质疑。

莱恩哈特已经完成了比赛,却没有回到专门为他预留出来的观众席上,而是以观察的名义站在场边,属于光谱科技随行人员的区域。

他们与咸鱼修理店相邻,双方距离极近,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宋连旌从场上下来,巧妙地找到了不引人注目的新位置,抱着猫躺在摇椅上,面对光谱科技的傲人成绩,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

在他身边的,除了一群参加比赛的南岸人外,还有一个时不时环顾四周的生面孔,不知道又是咸鱼修理店从哪儿找来的奇葩。

王数一感受到不远处的目光,心里一阵紧张,趁着南岸人聊天,凑近宋连旌。

“元……小、小宋,”他艰难地叫出这个称谓,“莱恩哈特总在看我,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自从在咸鱼修理店被元帅阁下识破,伪装技术还被杀手刻意嘲讽后,王数一十分不自信。哪怕来的路上已经在宋连旌帮助下改头换面,到了这种人多的场合,仍然生怕自己会被发现。

尤其是不停看向这边的,还是不久前与自己见过面、热情交谈的莱恩哈特。一旦被发现了,该怎么是好啊!

如果不是担心仍然有杀手跟着,不好独处,他肯定一个人窝在酒店里,绝不出门!

“小乔刚才都没认出你,他就更不至于了,”宋连旌觉得自己的易容技术还算可以,安慰道,“我后面是一个镜头死角,实在担心的话,你过来也行。”

王数一连忙点头,正要躲到他身后时,却看见莱恩哈特越过分隔两家店铺的围栏,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是吧,他来干什么!

王数一心头一紧,宋连旌已经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把他往身后掩了一下。

莱恩哈特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并没有太往过走,像是怕咸鱼修理店的土气沾染到他身上一样,只对着长发青年倨傲开口:“马上要到你们了,不期待一下结果吗?”

前一个作品的打分已经结束,马上就轮到咸鱼修理店登场了。

有光谱科技珠玉在前,不论现场观众还是直播弹幕,对他们都只剩一片唱衰的声音。

参赛的南岸人虽然不服气,但分数即将揭晓,还是在手心捏了一把汗。就连爱德等人也是如此,在莱恩哈特过来时,更投来隐晦的目光,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要闹出什么事端。

“当然期待,我们正在计划怎么庆祝二连胜呢,”宋连旌桃花眼中勾起一抹笑意,对莱恩哈特彬彬有礼道,“连拿两次第二也很不容易了,你想加入的话,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楚,也看得见他是怎样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说出了十分挑衅的一句话。

爱德眼前一黑。

咱们南岸汉子比较耿直也就罢了,大佬你……你怎么还拐着弯骂人啊!

这下,光谱科技的人同莱恩哈特脸上都不好看了。

双方沉默对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关于咸鱼修理店的数据终于公布。

机动性、耐久性、操控性、适应性……都与光谱科技相差无几,甚至更占优势。

每有一项数值公布,莱恩哈特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这个宋连旌竟然真的有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水平?他久违地感到一丝威胁,却又很快被自己压下。毕竟他的优势在……

“咸鱼修理店所做机甲的能耗效率为——”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抬起头,望向高空列举数据的光屏。

只差最后一项,胜负就能知晓。

但他有十足的自信,唯独在这一项上,自己不会输。

“——百分之九十七!”

随着这声音落下,光屏上数据更新,代表咸鱼修理店的光条一下子便升至全场第一,牢牢压在“光谱科技”四个大字上。

全场陷入寂静,礼花炸开的音效接连响起,回荡在场内。

“不可能!”莱恩哈特猛然回神,重复一遍,“这不可能!”

削减能耗是光谱科技赖以发家的东西,虽然后来许多其他科技公司跟风模仿,却始终学不到精髓,最终让他们一家独大,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莱恩哈特深知,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人能复刻这项技术,也绝没有人拥有足够的才华将它复现!

他一把推开身旁的人,上前两步,充血的双目直视宋连旌的眼睛,质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他连我都没有教过,你又凭什么知道!你一个卑贱粗浅的——”

“知道什么?”宋连旌冷冷反问。

“一项基础技术而已,似乎没有道理,只许你一个人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好长的一章(骄傲

第二轮比赛进程过半,突然传来咸鱼修理店申请换替补上场的消息。()?()

[咸鱼修理店也觉得打不过光谱科技,这时候换人上来了?]()?()

[时间都过半了,现在来人,有点儿太晚了吧!]()?()

[等等,他们上的替补好像就是传说中很厉害的那个宋老师,他还真会上场啊!]

12那只水饺提醒您《咸鱼他马甲掉了》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12712♂?♂?12

()?()

[不是说他都是炒作出来的吗,敢在这个时候上场,还挺有勇气的。]

弹幕中讨论得热火朝天,观众们全都切换到了咸鱼修理店的界面,试图见见这位“宋老师”的真容。

结果前前后后找了半天,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个清瘦修长的背影,和束成高马尾的黑色长发。这人进来时好巧不巧背对着镜头,很快又进了小黑屋,再找不到别的影像了。

但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足够叫人浮想联翩,可惜看不见正脸。观众们捶胸顿足,大骂了一百遍摄像机位,只好抓蛛丝马迹。

宋连旌的手与肤色一样,透着病态的苍白,纤长而骨节分明。在高清镜头下,他手上的薄茧与细小的擦伤一览无余,这确实是双属于修理师的手,却好看得过分。

手都长成这样,他本人得长得有多好看?天杀的主办方,为什么不放正脸!

主办方比观众还要无助。

这位替补上场的宋连旌备受关注,他们自然也想拍到他的正脸。只是他走位看似不经意,却总能背对镜头,直到进入小黑屋,再也没法拍摄。

宋连旌在单独的房间里坐下时,乔治亚已经把一切需要用的仪器都为他准备妥当。

他汇报了现在的进度,有些紧张地说:“宋先生,我做得还不够好,虽然您压中了题目,为我讲解过设计思路,但还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最后还要麻烦您来参赛。”

不论病弱是不是伪装的,但宋先生一颗躺平的心昭然若揭。如果可以,乔治亚希望自己就能带着南岸赢下比赛,不想他太操劳。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他觉得现在宋先生脸色依然不大好看,或许又犯了头疼。

“是你表现得足够出彩,我才会过来的,”宋连旌叫他放宽心,“有的人不在比赛里讲公平,我们没必要和他客气。”

莱恩哈特并不在光谱科技的正选或替补名单上都想出办法,只为让隐秘出席。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替补上场,自然更合规合理。

何况光谱科技为了让莱恩哈特的事情不被发现特地搞出来的小黑屋对他也很方便。宋连旌想,在一个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工作,实在为他减少了很多麻烦。

这大概是重逢以来,莱恩哈特干的唯一一件人事儿。

“别担心,交给我吧,”宋连旌拍了拍乔治亚的肩膀,把爱德几个人一起叫了进来。

他将机甲的设计图纸投射到虚空之中,只是扫了一眼,便圈出几个地方进行更改,在旁边做好详细标注。

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不曾有一丝迟疑。

爱德看得有点发懵。

他听过宋连旌给南岸人讲得基础课,当时觉得虽然深入浅出,却没办法反映出他的真实水平。

直到此刻,他才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人对机甲了如指掌,每一个结构都烂熟于心。哪怕这是乔治亚的设计,但短短几分钟内,他已经清楚了每一个细节,熟悉得好像他才是机甲的创作者一般。

这已经不仅仅是实力问题,更是天赋。

令人望尘莫及,甚至难以生出任何一点试图追赶的想法。

我找上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爱德生出一种荒谬感来。

——

光谱科技就在咸鱼修理店隔壁,宋连旌替补上场的消息,他们第一时间便告知了莱恩哈特。

莱恩哈特在房间里坐着,手边机甲已经快要成型,闻言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冷笑一声:“剩下的时间,足够他做些什么?”

设计是机甲的重中之重,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很难进行大的改动。尤其是这个时候,重要零件也已经做好,可供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

何况就他所知,咸鱼修理店负责零件的,是很多前几天才恶补了基础的南岸黑户——那些最底层的人不出岔子就该谢天谢地,遑论后续修改。

宋连旌拖到这时候入场,真以为他能扭转局势,取得胜利?莱恩哈特要为对手的狂妄笑起他浮躁。

但这个宋连旌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这家伙自诩是老师的学生,但要真到老师面前,又能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莱恩哈特心中想着,手上也没有停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各种方面战胜这个家伙,哪怕没人知道这场竞争背后真实的原因。

第二轮比赛结束,各个修理店交出作品,等待最终的结果。

正如先前规则所说明的那样,主办方对每一台提交的机甲进行了功能性上的测试,将所有指标量化加权,计算出一个数值,综合裁判团评审,得到最后的分数。

为了响应近期环保主义者们的号召,机甲能耗效率无疑成为了其中占比极重的一项,而这好巧不巧,正是光谱科技最拿手的地方。

测试根据第一轮的排名逆序出场,评判环节越是到了后面,机甲之间的竞争便越为激烈。

尤其是当排名前十的店铺所用的机甲纷纷登场后,炫酷的机甲造型、令人眼前一亮的功能都更让观众产生兴趣。

也越来越期待最后两个将要登台的作品——光谱科技的,和来自咸鱼修理店的。

[看现场,光谱科技这一轮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肯定能拿出来很好的作品吧!]

[他们之前会输不是水平问题吧,一路到r0996星就没怎么休息,加上对手都不是很强,轻敌是正常的事。现在态度端正了,肯定不会再出岔子。]

[节能和续航是他们的强项,权重占比这么高要是再输,脸都不要了。我倒是比较想看咸鱼修理店会做点什么出来。]

[它们之前的作品裁判团给的评价很高吧,但是没有数据,我们外行没太多能评价的点,这一轮就能体会到高下了。]

[楼上,说话别这么委婉,直接用“原形毕露”不就行了?]

就算咸鱼修理店上一轮的作品真的无可挑剔,可他们毕竟是个草台班子。在观众看在光谱科技最擅长的赛场上打败他们。

在一片讨论声中,摄像机终于聚焦到了光谱科技提交的机甲上。

那是一台一看便知十分昂贵精密的机甲,在各项数据上更是遥遥领先。比之前其他店面的作品优秀出许多。尤其是在能耗和续航两项上,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维持着光谱科技一贯的优势。

——要知道,其他店铺的机甲能耗效率高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经很难得,由此往上,每一点提升都难上加难。

光谱科技第二轮的作品和其他人所拿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层级!

哪怕裁判团的人普遍因为之前种种对莱恩哈特有些意见,此时也不得不感叹。

“他确实不愧是开创了民用机甲产业的人,哪怕近百年时间过去,也没人能够超越。”

“这样核心的技术,难怪他们不肯示人,一定要开辟单独的房间进行制作。”

裁判团的人多出身的研发部隶属军方,与军用机甲相关自然都是机密,不可外泄。不过在研发部之中,为了更好推动机甲发展,不论是梅斯维亚元帅本人还是其余的研究员,都会将技术开源分享,不曾藏私。

直到民用机甲风靡,大公司、修理店纷纷加入竞争,与机甲相关的开源内容才变得越来越少。不过人都要吃饭,公司也要活着,商业上的竞争从来残酷,将核心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最稳妥。

光谱科技给出的作品足够优秀,与之前的所有作品都拉开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各个层面都难以超越。叫所有相关从业者都回忆起了被他们支配百年的恐惧。

通过这样一件作品,光谱科技再次宣告了他们在这一行业的垄断地位,洗刷了此前星网上的所有质疑。

莱恩哈特已经完成了比赛,却没有回到专门为他预留出来的观众席上,而是以观察的名义站在场边,属于光谱科技随行人员的区域。

他们与咸鱼修理店相邻,双方距离极近,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宋连旌从场上下来,巧妙地找到了不引人注目的新位置,抱着猫躺在摇椅上,面对光谱科技的傲人成绩,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

在他身边的,除了一群参加比赛的南岸人外,还有一个时不时环顾四周的生面孔,不知道又是咸鱼修理店从哪儿找来的奇葩。

王数一感受到不远处的目光,心里一阵紧张,趁着南岸人聊天,凑近宋连旌。

“元……小、小宋,”他艰难地叫出这个称谓,“莱恩哈特总在看我,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自从在咸鱼修理店被元帅阁下识破,伪装技术还被杀手刻意嘲讽后,王数一十分不自信。哪怕来的路上已经在宋连旌帮助下改头换面,到了这种人多的场合,仍然生怕自己会被发现。

尤其是不停看向这边的,还是不久前与自己见过面、热情交谈的莱恩哈特。一旦被发现了,该怎么是好啊!

如果不是担心仍然有杀手跟着,不好独处,他肯定一个人窝在酒店里,绝不出门!

“小乔刚才都没认出你,他就更不至于了,”宋连旌觉得自己的易容技术还算可以,安慰道,“我后面是一个镜头死角,实在担心的话,你过来也行。”

王数一连忙点头,正要躲到他身后时,却看见莱恩哈特越过分隔两家店铺的围栏,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是吧,他来干什么!

王数一心头一紧,宋连旌已经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把他往身后掩了一下。

莱恩哈特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并没有太往过走,像是怕咸鱼修理店的土气沾染到他身上一样,只对着长发青年倨傲开口:“马上要到你们了,不期待一下结果吗?”

前一个作品的打分已经结束,马上就轮到咸鱼修理店登场了。

有光谱科技珠玉在前,不论现场观众还是直播弹幕,对他们都只剩一片唱衰的声音。

参赛的南岸人虽然不服气,但分数即将揭晓,还是在手心捏了一把汗。就连爱德等人也是如此,在莱恩哈特过来时,更投来隐晦的目光,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要闹出什么事端。

“当然期待,我们正在计划怎么庆祝二连胜呢,”宋连旌桃花眼中勾起一抹笑意,对莱恩哈特彬彬有礼道,“连拿两次第二也很不容易了,你想加入的话,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楚,也看得见他是怎样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说出了十分挑衅的一句话。

爱德眼前一黑。

咱们南岸汉子比较耿直也就罢了,大佬你……你怎么还拐着弯骂人啊!

这下,光谱科技的人同莱恩哈特脸上都不好看了。

双方沉默对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关于咸鱼修理店的数据终于公布。

机动性、耐久性、操控性、适应性……都与光谱科技相差无几,甚至更占优势。

每有一项数值公布,莱恩哈特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这个宋连旌竟然真的有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水平?他久违地感到一丝威胁,却又很快被自己压下。毕竟他的优势在……

“咸鱼修理店所做机甲的能耗效率为——”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抬起头,望向高空列举数据的光屏。

只差最后一项,胜负就能知晓。

但他有十足的自信,唯独在这一项上,自己不会输。

“——百分之九十七!”

随着这声音落下,光屏上数据更新,代表咸鱼修理店的光条一下子便升至全场第一,牢牢压在“光谱科技”四个大字上。

全场陷入寂静,礼花炸开的音效接连响起,回荡在场内。

“不可能!”莱恩哈特猛然回神,重复一遍,“这不可能!”

削减能耗是光谱科技赖以发家的东西,虽然后来许多其他科技公司跟风模仿,却始终学不到精髓,最终让他们一家独大,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莱恩哈特深知,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人能复刻这项技术,也绝没有人拥有足够的才华将它复现!

他一把推开身旁的人,上前两步,充血的双目直视宋连旌的眼睛,质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他连我都没有教过,你又凭什么知道!你一个卑贱粗浅的——”

“知道什么?”宋连旌冷冷反问。

“一项基础技术而已,似乎没有道理,只许你一个人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好长的一章(骄傲

第二轮比赛进程过半,突然传来咸鱼修理店申请换替补上场的消息。

[咸鱼修理店也觉得打不过光谱科技?()_[(.)]????╬?╬?()?(),

这时候换人上来了?]

[时间都过半了()?(),

现在来人,有点儿太晚了吧!]

[等等,他们上的替补好像就是传说中很厉害的那个宋老师,他还真会上场啊!]

[不是说他都是炒作出来的吗,敢在这个时候上场()?(),

还挺有勇气的。]

弹幕中讨论得热火朝天,观众们全都切换到了咸鱼修理店的界面()?(),

试图见见这位“宋老师”的真容。

结果前前后后找了半天,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个清瘦修长的背影,和束成高马尾的黑色长发。这人进来时好巧不巧背对着镜头,很快又进了小黑屋,再找不到别的影像了。

但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足够叫人浮想联翩,可惜看不见正脸。观众们捶胸顿足,大骂了一百遍摄像机位,只好抓蛛丝马迹。

宋连旌的手与肤色一样,透着病态的苍白,纤长而骨节分明。在高清镜头下,他手上的薄茧与细小的擦伤一览无余,这确实是双属于修理师的手,却好看得过分。

手都长成这样,他本人得长得有多好看?天杀的主办方,为什么不放正脸!

主办方比观众还要无助。

这位替补上场的宋连旌备受关注,他们自然也想拍到他的正脸。只是他走位看似不经意,却总能背对镜头,直到进入小黑屋,再也没法拍摄。

宋连旌在单独的房间里坐下时,乔治亚已经把一切需要用的仪器都为他准备妥当。

他汇报了现在的进度,有些紧张地说:“宋先生,我做得还不够好,虽然您压中了题目,为我讲解过设计思路,但还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最后还要麻烦您来参赛。”

不论病弱是不是伪装的,但宋先生一颗躺平的心昭然若揭。如果可以,乔治亚希望自己就能带着南岸赢下比赛,不想他太操劳。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他觉得现在宋先生脸色依然不大好看,或许又犯了头疼。

“是你表现得足够出彩,我才会过来的,”宋连旌叫他放宽心,“有的人不在比赛里讲公平,我们没必要和他客气。”

莱恩哈特并不在光谱科技的正选或替补名单上都想出办法,只为让隐秘出席。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替补上场,自然更合规合理。

何况光谱科技为了让莱恩哈特的事情不被发现特地搞出来的小黑屋对他也很方便。宋连旌想,在一个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工作,实在为他减少了很多麻烦。

这大概是重逢以来,莱恩哈特干的唯一一件人事儿。

“别担心,交给我吧,”宋连旌拍了拍乔治亚的肩膀,把爱德几个人一起叫了进来。

他将机甲的设计图纸投射到虚空之中,只是扫了一眼,便圈出几个地方进行更改,在旁边做好详细标注。

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不曾有一丝迟疑。

爱德看得有点发懵。

他听过宋连旌给南岸人讲得基础课,当时觉得虽然深入浅出,却没办法反映出他的真实水平。

直到此刻,他才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人对机甲了如指掌,每一个结构都烂熟于心。哪怕这是乔治亚的设计,但短短几分钟内,他已经清楚了每一个细节,熟悉得好像他才是机甲的创作者一般。

这已经不仅仅是实力问题,更是天赋。

令人望尘莫及,甚至难以生出任何一点试图追赶的想法。

我找上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爱德生出一种荒谬感来。

——

光谱科技就在咸鱼修理店隔壁,宋连旌替补上场的消息,他们第一时间便告知了莱恩哈特。

莱恩哈特在房间里坐着,手边机甲已经快要成型,闻言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冷笑一声:“剩下的时间,足够他做些什么?”

设计是机甲的重中之重,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很难进行大的改动。尤其是这个时候,重要零件也已经做好,可供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

何况就他所知,咸鱼修理店负责零件的,是很多前几天才恶补了基础的南岸黑户——那些最底层的人不出岔子就该谢天谢地,遑论后续修改。

宋连旌拖到这时候入场,真以为他能扭转局势,取得胜利?莱恩哈特要为对手的狂妄笑起他浮躁。

但这个宋连旌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这家伙自诩是老师的学生,但要真到老师面前,又能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莱恩哈特心中想着,手上也没有停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各种方面战胜这个家伙,哪怕没人知道这场竞争背后真实的原因。

第二轮比赛结束,各个修理店交出作品,等待最终的结果。

正如先前规则所说明的那样,主办方对每一台提交的机甲进行了功能性上的测试,将所有指标量化加权,计算出一个数值,综合裁判团评审,得到最后的分数。

为了响应近期环保主义者们的号召,机甲能耗效率无疑成为了其中占比极重的一项,而这好巧不巧,正是光谱科技最拿手的地方。

测试根据第一轮的排名逆序出场,评判环节越是到了后面,机甲之间的竞争便越为激烈。

尤其是当排名前十的店铺所用的机甲纷纷登场后,炫酷的机甲造型、令人眼前一亮的功能都更让观众产生兴趣。

也越来越期待最后两个将要登台的作品——光谱科技的,和来自咸鱼修理店的。

[看现场,光谱科技这一轮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肯定能拿出来很好的作品吧!]

[他们之前会输不是水平问题吧,一路到r0996星就没怎么休息,加上对手都不是很强,轻敌是正常的事。现在态度端正了,肯定不会再出岔子。]

[节能和续航是他们的强项,权重占比这么高要是再输,脸都不要了。我倒是比较想看咸鱼修理店会做点什么出来。]

[它们之前的作品裁判团给的评价很高吧,但是没有数据,我们外行没太多能评价的点,这一轮就能体会到高下了。]

[楼上,说话别这么委婉,直接用“原形毕露”不就行了?]

就算咸鱼修理店上一轮的作品真的无可挑剔,可他们毕竟是个草台班子。在观众看在光谱科技最擅长的赛场上打败他们。

在一片讨论声中,摄像机终于聚焦到了光谱科技提交的机甲上。

那是一台一看便知十分昂贵精密的机甲,在各项数据上更是遥遥领先。比之前其他店面的作品优秀出许多。尤其是在能耗和续航两项上,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维持着光谱科技一贯的优势。

——要知道,其他店铺的机甲能耗效率高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经很难得,由此往上,每一点提升都难上加难。

光谱科技第二轮的作品和其他人所拿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层级!

哪怕裁判团的人普遍因为之前种种对莱恩哈特有些意见,此时也不得不感叹。

“他确实不愧是开创了民用机甲产业的人,哪怕近百年时间过去,也没人能够超越。”

“这样核心的技术,难怪他们不肯示人,一定要开辟单独的房间进行制作。”

裁判团的人多出身的研发部隶属军方,与军用机甲相关自然都是机密,不可外泄。不过在研发部之中,为了更好推动机甲发展,不论是梅斯维亚元帅本人还是其余的研究员,都会将技术开源分享,不曾藏私。

直到民用机甲风靡,大公司、修理店纷纷加入竞争,与机甲相关的开源内容才变得越来越少。不过人都要吃饭,公司也要活着,商业上的竞争从来残酷,将核心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最稳妥。

光谱科技给出的作品足够优秀,与之前的所有作品都拉开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各个层面都难以超越。叫所有相关从业者都回忆起了被他们支配百年的恐惧。

通过这样一件作品,光谱科技再次宣告了他们在这一行业的垄断地位,洗刷了此前星网上的所有质疑。

莱恩哈特已经完成了比赛,却没有回到专门为他预留出来的观众席上,而是以观察的名义站在场边,属于光谱科技随行人员的区域。

他们与咸鱼修理店相邻,双方距离极近,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宋连旌从场上下来,巧妙地找到了不引人注目的新位置,抱着猫躺在摇椅上,面对光谱科技的傲人成绩,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

在他身边的,除了一群参加比赛的南岸人外,还有一个时不时环顾四周的生面孔,不知道又是咸鱼修理店从哪儿找来的奇葩。

王数一感受到不远处的目光,心里一阵紧张,趁着南岸人聊天,凑近宋连旌。

“元……小、小宋,”他艰难地叫出这个称谓,“莱恩哈特总在看我,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自从在咸鱼修理店被元帅阁下识破,伪装技术还被杀手刻意嘲讽后,王数一十分不自信。哪怕来的路上已经在宋连旌帮助下改头换面,到了这种人多的场合,仍然生怕自己会被发现。

尤其是不停看向这边的,还是不久前与自己见过面、热情交谈的莱恩哈特。一旦被发现了,该怎么是好啊!

如果不是担心仍然有杀手跟着,不好独处,他肯定一个人窝在酒店里,绝不出门!

“小乔刚才都没认出你,他就更不至于了,”宋连旌觉得自己的易容技术还算可以,安慰道,“我后面是一个镜头死角,实在担心的话,你过来也行。”

王数一连忙点头,正要躲到他身后时,却看见莱恩哈特越过分隔两家店铺的围栏,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是吧,他来干什么!

王数一心头一紧,宋连旌已经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把他往身后掩了一下。

莱恩哈特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并没有太往过走,像是怕咸鱼修理店的土气沾染到他身上一样,只对着长发青年倨傲开口:“马上要到你们了,不期待一下结果吗?”

前一个作品的打分已经结束,马上就轮到咸鱼修理店登场了。

有光谱科技珠玉在前,不论现场观众还是直播弹幕,对他们都只剩一片唱衰的声音。

参赛的南岸人虽然不服气,但分数即将揭晓,还是在手心捏了一把汗。就连爱德等人也是如此,在莱恩哈特过来时,更投来隐晦的目光,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要闹出什么事端。

“当然期待,我们正在计划怎么庆祝二连胜呢,”宋连旌桃花眼中勾起一抹笑意,对莱恩哈特彬彬有礼道,“连拿两次第二也很不容易了,你想加入的话,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楚,也看得见他是怎样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说出了十分挑衅的一句话。

爱德眼前一黑。

咱们南岸汉子比较耿直也就罢了,大佬你……你怎么还拐着弯骂人啊!

这下,光谱科技的人同莱恩哈特脸上都不好看了。

双方沉默对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关于咸鱼修理店的数据终于公布。

机动性、耐久性、操控性、适应性……都与光谱科技相差无几,甚至更占优势。

每有一项数值公布,莱恩哈特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这个宋连旌竟然真的有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水平?他久违地感到一丝威胁,却又很快被自己压下。毕竟他的优势在……

“咸鱼修理店所做机甲的能耗效率为——”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抬起头,望向高空列举数据的光屏。

只差最后一项,胜负就能知晓。

但他有十足的自信,唯独在这一项上,自己不会输。

“——百分之九十七!”

随着这声音落下,光屏上数据更新,代表咸鱼修理店的光条一下子便升至全场第一,牢牢压在“光谱科技”四个大字上。

全场陷入寂静,礼花炸开的音效接连响起,回荡在场内。

“不可能!”莱恩哈特猛然回神,重复一遍,“这不可能!”

削减能耗是光谱科技赖以发家的东西,虽然后来许多其他科技公司跟风模仿,却始终学不到精髓,最终让他们一家独大,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莱恩哈特深知,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人能复刻这项技术,也绝没有人拥有足够的才华将它复现!

他一把推开身旁的人,上前两步,充血的双目直视宋连旌的眼睛,质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他连我都没有教过,你又凭什么知道!你一个卑贱粗浅的——”

“知道什么?”宋连旌冷冷反问。

“一项基础技术而已,似乎没有道理,只许你一个人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好长的一章(骄傲

第二轮比赛进程过半,突然传来咸鱼修理店申请换替补上场的消息。()?()

[咸鱼修理店也觉得打不过光谱科技,这时候换人上来了?]()?()

[时间都过半了,现在来人,有点儿太晚了吧!]

?想看那只水饺写的《咸鱼他马甲掉了》第 45 章 唯独在这一项上,...吗?请记住.的域名[(.)]???@?@??

()?()

[等等,他们上的替补好像就是传说中很厉害的那个宋老师,他还真会上场啊!]()?()

[不是说他都是炒作出来的吗,敢在这个时候上场,还挺有勇气的。]

弹幕中讨论得热火朝天,观众们全都切换到了咸鱼修理店的界面,试图见见这位“宋老师”的真容。

结果前前后后找了半天,他们所看到的只有一个清瘦修长的背影,和束成高马尾的黑色长发。这人进来时好巧不巧背对着镜头,很快又进了小黑屋,再找不到别的影像了。

但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足够叫人浮想联翩,可惜看不见正脸。观众们捶胸顿足,大骂了一百遍摄像机位,只好抓蛛丝马迹。

宋连旌的手与肤色一样,透着病态的苍白,纤长而骨节分明。在高清镜头下,他手上的薄茧与细小的擦伤一览无余,这确实是双属于修理师的手,却好看得过分。

手都长成这样,他本人得长得有多好看?天杀的主办方,为什么不放正脸!

主办方比观众还要无助。

这位替补上场的宋连旌备受关注,他们自然也想拍到他的正脸。只是他走位看似不经意,却总能背对镜头,直到进入小黑屋,再也没法拍摄。

宋连旌在单独的房间里坐下时,乔治亚已经把一切需要用的仪器都为他准备妥当。

他汇报了现在的进度,有些紧张地说:“宋先生,我做得还不够好,虽然您压中了题目,为我讲解过设计思路,但还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最后还要麻烦您来参赛。”

不论病弱是不是伪装的,但宋先生一颗躺平的心昭然若揭。如果可以,乔治亚希望自己就能带着南岸赢下比赛,不想他太操劳。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他觉得现在宋先生脸色依然不大好看,或许又犯了头疼。

“是你表现得足够出彩,我才会过来的,”宋连旌叫他放宽心,“有的人不在比赛里讲公平,我们没必要和他客气。”

莱恩哈特并不在光谱科技的正选或替补名单上都想出办法,只为让隐秘出席。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替补上场,自然更合规合理。

何况光谱科技为了让莱恩哈特的事情不被发现特地搞出来的小黑屋对他也很方便。宋连旌想,在一个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工作,实在为他减少了很多麻烦。

这大概是重逢以来,莱恩哈特干的唯一一件人事儿。

“别担心,交给我吧,”宋连旌拍了拍乔治亚的肩膀,把爱德几个人一起叫了进来。

他将机甲的设计图纸投射到虚空之中,只是扫了一眼,便圈出几个地方进行更改,在旁边做好详细标注。

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不曾有一丝迟疑。

爱德看得有点发懵。

他听过宋连旌给南岸人讲得基础课,当时觉得虽然深入浅出,却没办法反映出他的真实水平。

直到此刻,他才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人对机甲了如指掌,每一个结构都烂熟于心。哪怕这是乔治亚的设计,但短短几分钟内,他已经清楚了每一个细节,熟悉得好像他才是机甲的创作者一般。

这已经不仅仅是实力问题,更是天赋。

令人望尘莫及,甚至难以生出任何一点试图追赶的想法。

我找上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爱德生出一种荒谬感来。

——

光谱科技就在咸鱼修理店隔壁,宋连旌替补上场的消息,他们第一时间便告知了莱恩哈特。

莱恩哈特在房间里坐着,手边机甲已经快要成型,闻言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冷笑一声:“剩下的时间,足够他做些什么?”

设计是机甲的重中之重,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很难进行大的改动。尤其是这个时候,重要零件也已经做好,可供发挥的余地就更少了。

何况就他所知,咸鱼修理店负责零件的,是很多前几天才恶补了基础的南岸黑户——那些最底层的人不出岔子就该谢天谢地,遑论后续修改。

宋连旌拖到这时候入场,真以为他能扭转局势,取得胜利?莱恩哈特要为对手的狂妄笑起他浮躁。

但这个宋连旌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这家伙自诩是老师的学生,但要真到老师面前,又能得到什么样的评价?

莱恩哈特心中想着,手上也没有停下。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各种方面战胜这个家伙,哪怕没人知道这场竞争背后真实的原因。

第二轮比赛结束,各个修理店交出作品,等待最终的结果。

正如先前规则所说明的那样,主办方对每一台提交的机甲进行了功能性上的测试,将所有指标量化加权,计算出一个数值,综合裁判团评审,得到最后的分数。

为了响应近期环保主义者们的号召,机甲能耗效率无疑成为了其中占比极重的一项,而这好巧不巧,正是光谱科技最拿手的地方。

测试根据第一轮的排名逆序出场,评判环节越是到了后面,机甲之间的竞争便越为激烈。

尤其是当排名前十的店铺所用的机甲纷纷登场后,炫酷的机甲造型、令人眼前一亮的功能都更让观众产生兴趣。

也越来越期待最后两个将要登台的作品——光谱科技的,和来自咸鱼修理店的。

[看现场,光谱科技这一轮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肯定能拿出来很好的作品吧!]

[他们之前会输不是水平问题吧,一路到r0996星就没怎么休息,加上对手都不是很强,轻敌是正常的事。现在态度端正了,肯定不会再出岔子。]

[节能和续航是他们的强项,权重占比这么高要是再输,脸都不要了。我倒是比较想看咸鱼修理店会做点什么出来。]

[它们之前的作品裁判团给的评价很高吧,但是没有数据,我们外行没太多能评价的点,这一轮就能体会到高下了。]

[楼上,说话别这么委婉,直接用“原形毕露”不就行了?]

就算咸鱼修理店上一轮的作品真的无可挑剔,可他们毕竟是个草台班子。在观众看在光谱科技最擅长的赛场上打败他们。

在一片讨论声中,摄像机终于聚焦到了光谱科技提交的机甲上。

那是一台一看便知十分昂贵精密的机甲,在各项数据上更是遥遥领先。比之前其他店面的作品优秀出许多。尤其是在能耗和续航两项上,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维持着光谱科技一贯的优势。

——要知道,其他店铺的机甲能耗效率高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已经很难得,由此往上,每一点提升都难上加难。

光谱科技第二轮的作品和其他人所拿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层级!

哪怕裁判团的人普遍因为之前种种对莱恩哈特有些意见,此时也不得不感叹。

“他确实不愧是开创了民用机甲产业的人,哪怕近百年时间过去,也没人能够超越。”

“这样核心的技术,难怪他们不肯示人,一定要开辟单独的房间进行制作。”

裁判团的人多出身的研发部隶属军方,与军用机甲相关自然都是机密,不可外泄。不过在研发部之中,为了更好推动机甲发展,不论是梅斯维亚元帅本人还是其余的研究员,都会将技术开源分享,不曾藏私。

直到民用机甲风靡,大公司、修理店纷纷加入竞争,与机甲相关的开源内容才变得越来越少。不过人都要吃饭,公司也要活着,商业上的竞争从来残酷,将核心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最稳妥。

光谱科技给出的作品足够优秀,与之前的所有作品都拉开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各个层面都难以超越。叫所有相关从业者都回忆起了被他们支配百年的恐惧。

通过这样一件作品,光谱科技再次宣告了他们在这一行业的垄断地位,洗刷了此前星网上的所有质疑。

莱恩哈特已经完成了比赛,却没有回到专门为他预留出来的观众席上,而是以观察的名义站在场边,属于光谱科技随行人员的区域。

他们与咸鱼修理店相邻,双方距离极近,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宋连旌从场上下来,巧妙地找到了不引人注目的新位置,抱着猫躺在摇椅上,面对光谱科技的傲人成绩,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

在他身边的,除了一群参加比赛的南岸人外,还有一个时不时环顾四周的生面孔,不知道又是咸鱼修理店从哪儿找来的奇葩。

王数一感受到不远处的目光,心里一阵紧张,趁着南岸人聊天,凑近宋连旌。

“元……小、小宋,”他艰难地叫出这个称谓,“莱恩哈特总在看我,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自从在咸鱼修理店被元帅阁下识破,伪装技术还被杀手刻意嘲讽后,王数一十分不自信。哪怕来的路上已经在宋连旌帮助下改头换面,到了这种人多的场合,仍然生怕自己会被发现。

尤其是不停看向这边的,还是不久前与自己见过面、热情交谈的莱恩哈特。一旦被发现了,该怎么是好啊!

如果不是担心仍然有杀手跟着,不好独处,他肯定一个人窝在酒店里,绝不出门!

“小乔刚才都没认出你,他就更不至于了,”宋连旌觉得自己的易容技术还算可以,安慰道,“我后面是一个镜头死角,实在担心的话,你过来也行。”

王数一连忙点头,正要躲到他身后时,却看见莱恩哈特越过分隔两家店铺的围栏,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

不是吧,他来干什么!

王数一心头一紧,宋连旌已经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把他往身后掩了一下。

莱恩哈特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并没有太往过走,像是怕咸鱼修理店的土气沾染到他身上一样,只对着长发青年倨傲开口:“马上要到你们了,不期待一下结果吗?”

前一个作品的打分已经结束,马上就轮到咸鱼修理店登场了。

有光谱科技珠玉在前,不论现场观众还是直播弹幕,对他们都只剩一片唱衰的声音。

参赛的南岸人虽然不服气,但分数即将揭晓,还是在手心捏了一把汗。就连爱德等人也是如此,在莱恩哈特过来时,更投来隐晦的目光,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要闹出什么事端。

“当然期待,我们正在计划怎么庆祝二连胜呢,”宋连旌桃花眼中勾起一抹笑意,对莱恩哈特彬彬有礼道,“连拿两次第二也很不容易了,你想加入的话,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楚,也看得见他是怎样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说出了十分挑衅的一句话。

爱德眼前一黑。

咱们南岸汉子比较耿直也就罢了,大佬你……你怎么还拐着弯骂人啊!

这下,光谱科技的人同莱恩哈特脸上都不好看了。

双方沉默对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关于咸鱼修理店的数据终于公布。

机动性、耐久性、操控性、适应性……都与光谱科技相差无几,甚至更占优势。

每有一项数值公布,莱恩哈特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这个宋连旌竟然真的有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水平?他久违地感到一丝威胁,却又很快被自己压下。毕竟他的优势在……

“咸鱼修理店所做机甲的能耗效率为——”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抬起头,望向高空列举数据的光屏。

只差最后一项,胜负就能知晓。

但他有十足的自信,唯独在这一项上,自己不会输。

“——百分之九十七!”

随着这声音落下,光屏上数据更新,代表咸鱼修理店的光条一下子便升至全场第一,牢牢压在“光谱科技”四个大字上。

全场陷入寂静,礼花炸开的音效接连响起,回荡在场内。

“不可能!”莱恩哈特猛然回神,重复一遍,“这不可能!”

削减能耗是光谱科技赖以发家的东西,虽然后来许多其他科技公司跟风模仿,却始终学不到精髓,最终让他们一家独大,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莱恩哈特深知,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人能复刻这项技术,也绝没有人拥有足够的才华将它复现!

他一把推开身旁的人,上前两步,充血的双目直视宋连旌的眼睛,质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他连我都没有教过,你又凭什么知道!你一个卑贱粗浅的——”

“知道什么?”宋连旌冷冷反问。

“一项基础技术而已,似乎没有道理,只许你一个人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好长的一章(骄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