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其他 > 权游:狮鹫王座 > 第47章 分歧

战船缓缓靠岸,埃林踏上阴石岛后直接吐了出来。

他本来已经是不晕船了的。

但瓦格哈尔有时会从他头顶划过,吹的船东倒西歪,想不晕也得晕了。

“父亲,你没事吧?”

兰娜尔小跑过来,抓起科利斯的手询问起来。

“我没事,让你担心了,但外人问的话,你就说我伤的很重,你看我的嘴唇,又白又干裂。”

说着,科利斯还给兰娜尔看了看自己精心伪装的嘴唇。

“你没事就好,我和埃林来帮你了,我绝不会让您一人独面危险。”

“这里一点也不危险,我们有三位龙骑士,反倒是你,你不该来。”科利斯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其实如果不是科利斯伪装伤势,雷妮丝和兰尼诺都不用来,只要科利斯率领的海军和戴蒙一人就够了。

但没办法,科利斯不来始终放不下心,来了还又不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样子,只能让雷妮丝跟来,传达科利斯的命令。

“你这个该死的臭小子,为什么不拦着点我的女儿,你不爱她!”科利斯向埃林抱怨。

“我比任何人都爱我的妻子,同时,我也比任何人都信任我的妻子!”

埃林的话让兰娜尔笑的眉眼弯弯,开心的搂住埃林的胳膊。

“谢谢你的信任,亲爱的!”

“......”

科利斯总算知道奥托为什么每次看埃林的眼神都充满厌恶与唾弃了,估计韦赛里斯比兰娜尔也好不到哪去。

“你真恶心。”科利斯还是没忍住说了一句。

埃林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选择保持沉默。

“你怎么能这么说埃林呢,父亲,他可是唯一来帮助你的人,你该表示感谢。”

“好了,好了,戴蒙也回来了,我们得讨论一下接下来的战争,而非打打闹闹。”

雷妮丝直接打断了自己丈夫,让科利斯的话憋了回去。

一行人回到军帐,戴蒙刚回来,头盔还抱在怀里。

“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只有兰娜尔会来,而你在阴暗处谋划着自己的诡计。”

戴蒙出征前,韦赛里斯跟他说了很多,其中就提起过自己对埃林谋划的猜测。

现在戴蒙对埃林没有一点好感,要不是之前埃林帮他结了君临的账,他早就出言嘲讽了。

面对戴蒙的阴阳怪气,埃林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却依旧是脸色不变。

“我不喜欢诡计这个词,我只是更喜欢三思而后行罢了,否则没脑子只会被人讨厌。”

埃林意有所指,戴蒙脸色阴沉,不远处的科拉克休立即察觉到了主人的情绪变化。

“嘶嘎!”

尖锐的咆哮声传来,戴蒙嘴角露出笑容,期待埃林脸上恐惧的表情。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埃林脸色不变,反倒是兰娜尔护夫起来,直接搂紧了埃林的胳膊。

瓦格哈尔带着愤怒与警告的咆哮声同样响起,甚至撑起了半个身子,死死盯着远处的科拉克休。

只要科拉克休敢有任何挑衅的举动,她就会毫不犹豫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年轻气盛的后辈龙。

现在的瓦格哈尔正直巅峰,体能和状态还未走下坡路,丝毫不将科拉克休放在眼里。

“哼,只会靠女人,希望未来能在某次比武大会中遇到你,胆小鬼。”

“够了!”

科利斯愤怒咆哮道。

“埃林是我的女婿,我不知道你与埃林有什么矛盾,但现在是战争时期,不是你们吵架的时候!”

见父亲发火,正准备回呛戴蒙两句的兰娜尔只能识趣的闭嘴。

“我才是这次战争主将,科利斯,说话小心点!”戴蒙冷冷的看了科利斯一眼。

雷妮丝就在一旁看着,但明显心向自己的家人。

戴蒙扫视了一圈,随后冷笑道:“没有你们,我依旧能收复我的石阶列岛。”

他在“我的”上加重了音调,直接转身离开。

埃林脸色不变,只是目光幽幽地盯着戴蒙的背影,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切都搞砸了,你与戴蒙关系不是挺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利斯看着埃林,语气带着质问。

埃林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哪知道怎么了,但要说一切都搞砸了倒不至于。”

几人看向埃林,正如戴蒙所说,埃林擅长阴谋诡计。

“戴蒙大概率会带上韦赛里斯支援的两千海军和他以人格魅力号召的次子与游侠们独自作战。

他指挥不动瓦列利安家的海军,因此,独自作战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我们有三条龙,数千海军将士,我们的选择更多!”

科利斯眉头紧皱,听的云里雾里的。

“所以呢?我们有什么选择?”兰尼诺一脸懵逼的问道。

这也是科利斯和雷妮丝、兰娜尔共同的疑问。

韦赛里斯已经册封戴蒙为石阶列岛伯爵,他们除了帮戴蒙夺下石阶列岛外还能有别的选择?

如果他们选择一旁观望的话,韦赛里斯肯定不愿意,到时候韦赛里斯会是什么反应都难说。

“嘶嘎!”

尖锐的咆哮声传来,戴蒙嘴角露出笑容,期待埃林脸上恐惧的表情。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埃林脸色不变,反倒是兰娜尔护夫起来,直接搂紧了埃林的胳膊。

瓦格哈尔带着愤怒与警告的咆哮声同样响起,甚至撑起了半个身子,死死盯着远处的科拉克休。

只要科拉克休敢有任何挑衅的举动,她就会毫不犹豫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年轻气盛的后辈龙。

现在的瓦格哈尔正直巅峰,体能和状态还未走下坡路,丝毫不将科拉克休放在眼里。

“哼,只会靠女人,希望未来能在某次比武大会中遇到你,胆小鬼。”

“够了!”

科利斯愤怒咆哮道。

“埃林是我的女婿,我不知道你与埃林有什么矛盾,但现在是战争时期,不是你们吵架的时候!”

见父亲发火,正准备回呛戴蒙两句的兰娜尔只能识趣的闭嘴。

“我才是这次战争主将,科利斯,说话小心点!”戴蒙冷冷的看了科利斯一眼。

雷妮丝就在一旁看着,但明显心向自己的家人。

戴蒙扫视了一圈,随后冷笑道:“没有你们,我依旧能收复我的石阶列岛。”

他在“我的”上加重了音调,直接转身离开。

埃林脸色不变,只是目光幽幽地盯着戴蒙的背影,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切都搞砸了,你与戴蒙关系不是挺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利斯看着埃林,语气带着质问。

埃林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哪知道怎么了,但要说一切都搞砸了倒不至于。”

几人看向埃林,正如戴蒙所说,埃林擅长阴谋诡计。

“戴蒙大概率会带上韦赛里斯支援的两千海军和他以人格魅力号召的次子与游侠们独自作战。

他指挥不动瓦列利安家的海军,因此,独自作战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我们有三条龙,数千海军将士,我们的选择更多!”

科利斯眉头紧皱,听的云里雾里的。

“所以呢?我们有什么选择?”兰尼诺一脸懵逼的问道。

这也是科利斯和雷妮丝、兰娜尔共同的疑问。

韦赛里斯已经册封戴蒙为石阶列岛伯爵,他们除了帮戴蒙夺下石阶列岛外还能有别的选择?

如果他们选择一旁观望的话,韦赛里斯肯定不愿意,到时候韦赛里斯会是什么反应都难说。

“嘶嘎!”

尖锐的咆哮声传来,戴蒙嘴角露出笑容,期待埃林脸上恐惧的表情。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埃林脸色不变,反倒是兰娜尔护夫起来,直接搂紧了埃林的胳膊。

瓦格哈尔带着愤怒与警告的咆哮声同样响起,甚至撑起了半个身子,死死盯着远处的科拉克休。

只要科拉克休敢有任何挑衅的举动,她就会毫不犹豫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年轻气盛的后辈龙。

现在的瓦格哈尔正直巅峰,体能和状态还未走下坡路,丝毫不将科拉克休放在眼里。

“哼,只会靠女人,希望未来能在某次比武大会中遇到你,胆小鬼。”

“够了!”

科利斯愤怒咆哮道。

“埃林是我的女婿,我不知道你与埃林有什么矛盾,但现在是战争时期,不是你们吵架的时候!”

见父亲发火,正准备回呛戴蒙两句的兰娜尔只能识趣的闭嘴。

“我才是这次战争主将,科利斯,说话小心点!”戴蒙冷冷的看了科利斯一眼。

雷妮丝就在一旁看着,但明显心向自己的家人。

戴蒙扫视了一圈,随后冷笑道:“没有你们,我依旧能收复我的石阶列岛。”

他在“我的”上加重了音调,直接转身离开。

埃林脸色不变,只是目光幽幽地盯着戴蒙的背影,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切都搞砸了,你与戴蒙关系不是挺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利斯看着埃林,语气带着质问。

埃林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哪知道怎么了,但要说一切都搞砸了倒不至于。”

几人看向埃林,正如戴蒙所说,埃林擅长阴谋诡计。

“戴蒙大概率会带上韦赛里斯支援的两千海军和他以人格魅力号召的次子与游侠们独自作战。

他指挥不动瓦列利安家的海军,因此,独自作战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我们有三条龙,数千海军将士,我们的选择更多!”

科利斯眉头紧皱,听的云里雾里的。

“所以呢?我们有什么选择?”兰尼诺一脸懵逼的问道。

这也是科利斯和雷妮丝、兰娜尔共同的疑问。

韦赛里斯已经册封戴蒙为石阶列岛伯爵,他们除了帮戴蒙夺下石阶列岛外还能有别的选择?

如果他们选择一旁观望的话,韦赛里斯肯定不愿意,到时候韦赛里斯会是什么反应都难说。

“嘶嘎!”

尖锐的咆哮声传来,戴蒙嘴角露出笑容,期待埃林脸上恐惧的表情。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埃林脸色不变,反倒是兰娜尔护夫起来,直接搂紧了埃林的胳膊。

瓦格哈尔带着愤怒与警告的咆哮声同样响起,甚至撑起了半个身子,死死盯着远处的科拉克休。

只要科拉克休敢有任何挑衅的举动,她就会毫不犹豫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年轻气盛的后辈龙。

现在的瓦格哈尔正直巅峰,体能和状态还未走下坡路,丝毫不将科拉克休放在眼里。

“哼,只会靠女人,希望未来能在某次比武大会中遇到你,胆小鬼。”

“够了!”

科利斯愤怒咆哮道。

“埃林是我的女婿,我不知道你与埃林有什么矛盾,但现在是战争时期,不是你们吵架的时候!”

见父亲发火,正准备回呛戴蒙两句的兰娜尔只能识趣的闭嘴。

“我才是这次战争主将,科利斯,说话小心点!”戴蒙冷冷的看了科利斯一眼。

雷妮丝就在一旁看着,但明显心向自己的家人。

戴蒙扫视了一圈,随后冷笑道:“没有你们,我依旧能收复我的石阶列岛。”

他在“我的”上加重了音调,直接转身离开。

埃林脸色不变,只是目光幽幽地盯着戴蒙的背影,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切都搞砸了,你与戴蒙关系不是挺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利斯看着埃林,语气带着质问。

埃林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哪知道怎么了,但要说一切都搞砸了倒不至于。”

几人看向埃林,正如戴蒙所说,埃林擅长阴谋诡计。

“戴蒙大概率会带上韦赛里斯支援的两千海军和他以人格魅力号召的次子与游侠们独自作战。

他指挥不动瓦列利安家的海军,因此,独自作战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我们有三条龙,数千海军将士,我们的选择更多!”

科利斯眉头紧皱,听的云里雾里的。

“所以呢?我们有什么选择?”兰尼诺一脸懵逼的问道。

这也是科利斯和雷妮丝、兰娜尔共同的疑问。

韦赛里斯已经册封戴蒙为石阶列岛伯爵,他们除了帮戴蒙夺下石阶列岛外还能有别的选择?

如果他们选择一旁观望的话,韦赛里斯肯定不愿意,到时候韦赛里斯会是什么反应都难说。

“嘶嘎!”

尖锐的咆哮声传来,戴蒙嘴角露出笑容,期待埃林脸上恐惧的表情。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埃林脸色不变,反倒是兰娜尔护夫起来,直接搂紧了埃林的胳膊。

瓦格哈尔带着愤怒与警告的咆哮声同样响起,甚至撑起了半个身子,死死盯着远处的科拉克休。

只要科拉克休敢有任何挑衅的举动,她就会毫不犹豫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年轻气盛的后辈龙。

现在的瓦格哈尔正直巅峰,体能和状态还未走下坡路,丝毫不将科拉克休放在眼里。

“哼,只会靠女人,希望未来能在某次比武大会中遇到你,胆小鬼。”

“够了!”

科利斯愤怒咆哮道。

“埃林是我的女婿,我不知道你与埃林有什么矛盾,但现在是战争时期,不是你们吵架的时候!”

见父亲发火,正准备回呛戴蒙两句的兰娜尔只能识趣的闭嘴。

“我才是这次战争主将,科利斯,说话小心点!”戴蒙冷冷的看了科利斯一眼。

雷妮丝就在一旁看着,但明显心向自己的家人。

戴蒙扫视了一圈,随后冷笑道:“没有你们,我依旧能收复我的石阶列岛。”

他在“我的”上加重了音调,直接转身离开。

埃林脸色不变,只是目光幽幽地盯着戴蒙的背影,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切都搞砸了,你与戴蒙关系不是挺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利斯看着埃林,语气带着质问。

埃林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哪知道怎么了,但要说一切都搞砸了倒不至于。”

几人看向埃林,正如戴蒙所说,埃林擅长阴谋诡计。

“戴蒙大概率会带上韦赛里斯支援的两千海军和他以人格魅力号召的次子与游侠们独自作战。

他指挥不动瓦列利安家的海军,因此,独自作战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我们有三条龙,数千海军将士,我们的选择更多!”

科利斯眉头紧皱,听的云里雾里的。

“所以呢?我们有什么选择?”兰尼诺一脸懵逼的问道。

这也是科利斯和雷妮丝、兰娜尔共同的疑问。

韦赛里斯已经册封戴蒙为石阶列岛伯爵,他们除了帮戴蒙夺下石阶列岛外还能有别的选择?

如果他们选择一旁观望的话,韦赛里斯肯定不愿意,到时候韦赛里斯会是什么反应都难说。

“嘶嘎!”

尖锐的咆哮声传来,戴蒙嘴角露出笑容,期待埃林脸上恐惧的表情。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埃林脸色不变,反倒是兰娜尔护夫起来,直接搂紧了埃林的胳膊。

瓦格哈尔带着愤怒与警告的咆哮声同样响起,甚至撑起了半个身子,死死盯着远处的科拉克休。

只要科拉克休敢有任何挑衅的举动,她就会毫不犹豫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年轻气盛的后辈龙。

现在的瓦格哈尔正直巅峰,体能和状态还未走下坡路,丝毫不将科拉克休放在眼里。

“哼,只会靠女人,希望未来能在某次比武大会中遇到你,胆小鬼。”

“够了!”

科利斯愤怒咆哮道。

“埃林是我的女婿,我不知道你与埃林有什么矛盾,但现在是战争时期,不是你们吵架的时候!”

见父亲发火,正准备回呛戴蒙两句的兰娜尔只能识趣的闭嘴。

“我才是这次战争主将,科利斯,说话小心点!”戴蒙冷冷的看了科利斯一眼。

雷妮丝就在一旁看着,但明显心向自己的家人。

戴蒙扫视了一圈,随后冷笑道:“没有你们,我依旧能收复我的石阶列岛。”

他在“我的”上加重了音调,直接转身离开。

埃林脸色不变,只是目光幽幽地盯着戴蒙的背影,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切都搞砸了,你与戴蒙关系不是挺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利斯看着埃林,语气带着质问。

埃林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哪知道怎么了,但要说一切都搞砸了倒不至于。”

几人看向埃林,正如戴蒙所说,埃林擅长阴谋诡计。

“戴蒙大概率会带上韦赛里斯支援的两千海军和他以人格魅力号召的次子与游侠们独自作战。

他指挥不动瓦列利安家的海军,因此,独自作战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我们有三条龙,数千海军将士,我们的选择更多!”

科利斯眉头紧皱,听的云里雾里的。

“所以呢?我们有什么选择?”兰尼诺一脸懵逼的问道。

这也是科利斯和雷妮丝、兰娜尔共同的疑问。

韦赛里斯已经册封戴蒙为石阶列岛伯爵,他们除了帮戴蒙夺下石阶列岛外还能有别的选择?

如果他们选择一旁观望的话,韦赛里斯肯定不愿意,到时候韦赛里斯会是什么反应都难说。

“嘶嘎!”

尖锐的咆哮声传来,戴蒙嘴角露出笑容,期待埃林脸上恐惧的表情。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埃林脸色不变,反倒是兰娜尔护夫起来,直接搂紧了埃林的胳膊。

瓦格哈尔带着愤怒与警告的咆哮声同样响起,甚至撑起了半个身子,死死盯着远处的科拉克休。

只要科拉克休敢有任何挑衅的举动,她就会毫不犹豫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年轻气盛的后辈龙。

现在的瓦格哈尔正直巅峰,体能和状态还未走下坡路,丝毫不将科拉克休放在眼里。

“哼,只会靠女人,希望未来能在某次比武大会中遇到你,胆小鬼。”

“够了!”

科利斯愤怒咆哮道。

“埃林是我的女婿,我不知道你与埃林有什么矛盾,但现在是战争时期,不是你们吵架的时候!”

见父亲发火,正准备回呛戴蒙两句的兰娜尔只能识趣的闭嘴。

“我才是这次战争主将,科利斯,说话小心点!”戴蒙冷冷的看了科利斯一眼。

雷妮丝就在一旁看着,但明显心向自己的家人。

戴蒙扫视了一圈,随后冷笑道:“没有你们,我依旧能收复我的石阶列岛。”

他在“我的”上加重了音调,直接转身离开。

埃林脸色不变,只是目光幽幽地盯着戴蒙的背影,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切都搞砸了,你与戴蒙关系不是挺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利斯看着埃林,语气带着质问。

埃林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哪知道怎么了,但要说一切都搞砸了倒不至于。”

几人看向埃林,正如戴蒙所说,埃林擅长阴谋诡计。

“戴蒙大概率会带上韦赛里斯支援的两千海军和他以人格魅力号召的次子与游侠们独自作战。

他指挥不动瓦列利安家的海军,因此,独自作战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我们有三条龙,数千海军将士,我们的选择更多!”

科利斯眉头紧皱,听的云里雾里的。

“所以呢?我们有什么选择?”兰尼诺一脸懵逼的问道。

这也是科利斯和雷妮丝、兰娜尔共同的疑问。

韦赛里斯已经册封戴蒙为石阶列岛伯爵,他们除了帮戴蒙夺下石阶列岛外还能有别的选择?

如果他们选择一旁观望的话,韦赛里斯肯定不愿意,到时候韦赛里斯会是什么反应都难说。

“嘶嘎!”

尖锐的咆哮声传来,戴蒙嘴角露出笑容,期待埃林脸上恐惧的表情。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埃林脸色不变,反倒是兰娜尔护夫起来,直接搂紧了埃林的胳膊。

瓦格哈尔带着愤怒与警告的咆哮声同样响起,甚至撑起了半个身子,死死盯着远处的科拉克休。

只要科拉克休敢有任何挑衅的举动,她就会毫不犹豫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年轻气盛的后辈龙。

现在的瓦格哈尔正直巅峰,体能和状态还未走下坡路,丝毫不将科拉克休放在眼里。

“哼,只会靠女人,希望未来能在某次比武大会中遇到你,胆小鬼。”

“够了!”

科利斯愤怒咆哮道。

“埃林是我的女婿,我不知道你与埃林有什么矛盾,但现在是战争时期,不是你们吵架的时候!”

见父亲发火,正准备回呛戴蒙两句的兰娜尔只能识趣的闭嘴。

“我才是这次战争主将,科利斯,说话小心点!”戴蒙冷冷的看了科利斯一眼。

雷妮丝就在一旁看着,但明显心向自己的家人。

戴蒙扫视了一圈,随后冷笑道:“没有你们,我依旧能收复我的石阶列岛。”

他在“我的”上加重了音调,直接转身离开。

埃林脸色不变,只是目光幽幽地盯着戴蒙的背影,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切都搞砸了,你与戴蒙关系不是挺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利斯看着埃林,语气带着质问。

埃林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哪知道怎么了,但要说一切都搞砸了倒不至于。”

几人看向埃林,正如戴蒙所说,埃林擅长阴谋诡计。

“戴蒙大概率会带上韦赛里斯支援的两千海军和他以人格魅力号召的次子与游侠们独自作战。

他指挥不动瓦列利安家的海军,因此,独自作战是他唯一的选择。

但我们有三条龙,数千海军将士,我们的选择更多!”

科利斯眉头紧皱,听的云里雾里的。

“所以呢?我们有什么选择?”兰尼诺一脸懵逼的问道。

这也是科利斯和雷妮丝、兰娜尔共同的疑问。

韦赛里斯已经册封戴蒙为石阶列岛伯爵,他们除了帮戴蒙夺下石阶列岛外还能有别的选择?

如果他们选择一旁观望的话,韦赛里斯肯定不愿意,到时候韦赛里斯会是什么反应都难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