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科幻 > 我的盲人小提琴手男友 > 025过来吃饭

一声“乖”,白锦初鼻子一酸忽然想哭,她在心里骂了一句操蛋,不知怎么了,她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

人家也没说什么,她就感动的想哭是怎么回事儿。

从小到大,她每次生病都是咬牙硬挺,从来没有人像今天这样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跟她说过话,关心她,给她把药买回来。

此刻心里像是一头野兽横冲直撞,这头野兽的名字叫做“委屈”

她忽然想放声痛哭一场,可她还是极力忍住了,用纸巾擦了擦眼泪,再擦了擦,吸了吸鼻子,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味,她往里看了一眼,温易系着围裙正在里面忙活,旁边是做好的饭菜,原来他没有骗她,他是真做了菜,只不过等太久,饭菜已经凉了,他正在一道一道的把菜重新倒进锅里热。

旁边的微波炉发出叮的声音。

白锦初也终于知道温易指尖上的烫伤是怎么来的了,每次在热菜之前他都要先用手摸索一下锅的位置,铁锅被烧的滚烫,每一次接触都能把人给烫到。

许是习惯了,他每次都能面不改色!

白锦初在这一刻忽然很想了解一下这个人,他有着怎样的经历,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为什么他还能这么温柔,经历了这么多,身上为什么一点戾气都没有?

“饭好了,过来吃饭!”

温易把菜端到了餐桌上,叫白锦初吃饭,又从厨房拿来两双筷子,将其中一双放到白锦初碗边坐了下来。

“尝尝!”温易本来还想帮白锦初夹菜的,可惜他眼睛看不见,只能把盘子往白锦初面前推了推。

白锦初夹了一块豆腐放进嘴里咀嚼。

“如何?”

“苦!”

温易笑起来,“你病了,自然吃什么都是苦的,快吃吧,吃完把药喝了。”

“你也吃!”

白锦初帮温易夹了菜放进碗里,温易端起饭碗,愉快的吃了起来,“你多吃点,不然身体没有抵抗力,下次等你好了,我再给你做,这次不算,我手艺很好的,你一定要尝尝。”

接下来两个人默默地吃饭,谁也没有说话。

对于白锦初来说饭吃进嘴里味道是苦的,可心里是甜的,她忽然有了一种家的感觉,这种感觉她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突然想就这样一直过下去也挺好。

吃完饭,温易收拾碗筷。

“我来洗吧,你眼睛看不见。”

温易道:“你别动,我来,这是我家,我闭着眼睛都能知道东西在哪,你去那边坐着休息会儿,然后把药给喝了。”

白锦初喝完药,困意上来,闭上眼睛打算休息一会儿就走,谁知竟不知不觉在沙发上睡着了,等她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温易趴在床边。

他像是守了她一夜。

这人,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连她爹妈都没有对她这么好过。

她母亲把她生下来就得了产后抑郁,没怎么管过她,她是被保姆带大的,十岁那年母亲发现父亲出轨割腕自杀。

母亲没了不到一年,小妈就上门了,还带着个六岁的小男孩,她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家里所有好东西都轮不到她,坏事全是她背锅,父亲对她不管不问,小妈对她阴阳怪气,被娇惯的弟弟拿她出气。

无数个委屈的瞬间她无人可以诉说发泄,抱着臂膀面对黑暗哭的稀里哗啦,哭到抽噎,哭的昏天地暗。

之后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生病,一个人处理伤口,被霸凌被剪头发被堵厕所被扇巴掌,全都是一个人咬牙撑着,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

哪怕她顶着满脸乌青回到家,家里人也权当看不见,吃的永远都是冷饭,住的永远都是最小的那间房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温易,瞧着他温柔的眉眼,撑了这么多年的她突然间觉得撑不住了,真的好想被人抱一抱。

白锦初没有去抱温易,也没有吵醒他,蹑手蹑脚的下床。

巴克却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跑了进来,白锦初眼睁睁的看着它跳上了床伸出舌头去舔温易的脸。

“巴克,别闹!”

温易呓语了一句,说完,身子一顿,一下子醒了过来,屏住呼吸试探着朝床上摸去,接过什么都没摸到,神情难掩失落。

“巴克,她走了是不是,你怎么不叫醒我,也不知道她退烧了没有,有没有好点?”温易抱着巴克,温柔的揉着它的脑袋。

巴克:汪汪!

巴克朝门口摇头摆尾,黑豆大的眼睛盯着白锦初。

汪汪!

说话!

温易察觉到什么,“巴克,你对着门口叫什么,门口有什么?”

白锦初一脸无奈,“温先生,是我!”

她收拾好了心情,再次变回坚强的一面。

对她来说方才的感动只是暂时的,温易不是她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切还需靠她自己。

“小初,你没走?”温易眼神中闪过一瞬间的信息,开心的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被床给绊住了腿这才停了下来。

白锦初:“我刚醒,口渴,倒杯水。”

温易握了下手,“刚才我跟巴克说的你都听见了?”

“嗯,谢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了!”

“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这就给你做,你待会儿还得接着把药给吃了,怎么样,还烧不烧?”

“已经没事了,你买的药很管用,早饭我在外面吃就行,要来不及了。”

白锦初拿起一架上的外套披上,看了一眼温易,快步走了出去,她站在门外,思绪复杂的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转身离开,这种突然而来的温暖让她心慌意乱。

来到楼下,还是刚才那个老太太,拦住了白锦初,“哦呦,侬吵架啦,温先生一大早温先生急匆匆的跑来跑去还摔了一跤,侬没事吧?”

白锦初心口揪了一下,看了眼楼上,“我们没事,我急着上班,先走了。”

听见关门声,温易还呆站在原地,“巴克,你说今天我们还会见面吗?”

温易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白锦初发消息。

加贝尔:「小初,别忘了吃药!」笑脸

吃橘子的猫:「晓得」

手指停在键盘区……

隔了一会儿继续打字:「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之后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生病,一个人处理伤口,被霸凌被剪头发被堵厕所被扇巴掌,全都是一个人咬牙撑着,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

哪怕她顶着满脸乌青回到家,家里人也权当看不见,吃的永远都是冷饭,住的永远都是最小的那间房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温易,瞧着他温柔的眉眼,撑了这么多年的她突然间觉得撑不住了,真的好想被人抱一抱。

白锦初没有去抱温易,也没有吵醒他,蹑手蹑脚的下床。

巴克却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跑了进来,白锦初眼睁睁的看着它跳上了床伸出舌头去舔温易的脸。

“巴克,别闹!”

温易呓语了一句,说完,身子一顿,一下子醒了过来,屏住呼吸试探着朝床上摸去,接过什么都没摸到,神情难掩失落。

“巴克,她走了是不是,你怎么不叫醒我,也不知道她退烧了没有,有没有好点?”温易抱着巴克,温柔的揉着它的脑袋。

巴克:汪汪!

巴克朝门口摇头摆尾,黑豆大的眼睛盯着白锦初。

汪汪!

说话!

温易察觉到什么,“巴克,你对着门口叫什么,门口有什么?”

白锦初一脸无奈,“温先生,是我!”

她收拾好了心情,再次变回坚强的一面。

对她来说方才的感动只是暂时的,温易不是她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切还需靠她自己。

“小初,你没走?”温易眼神中闪过一瞬间的信息,开心的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被床给绊住了腿这才停了下来。

白锦初:“我刚醒,口渴,倒杯水。”

温易握了下手,“刚才我跟巴克说的你都听见了?”

“嗯,谢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了!”

“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这就给你做,你待会儿还得接着把药给吃了,怎么样,还烧不烧?”

“已经没事了,你买的药很管用,早饭我在外面吃就行,要来不及了。”

白锦初拿起一架上的外套披上,看了一眼温易,快步走了出去,她站在门外,思绪复杂的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转身离开,这种突然而来的温暖让她心慌意乱。

来到楼下,还是刚才那个老太太,拦住了白锦初,“哦呦,侬吵架啦,温先生一大早温先生急匆匆的跑来跑去还摔了一跤,侬没事吧?”

白锦初心口揪了一下,看了眼楼上,“我们没事,我急着上班,先走了。”

听见关门声,温易还呆站在原地,“巴克,你说今天我们还会见面吗?”

温易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白锦初发消息。

加贝尔:「小初,别忘了吃药!」笑脸

吃橘子的猫:「晓得」

手指停在键盘区……

隔了一会儿继续打字:「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之后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生病,一个人处理伤口,被霸凌被剪头发被堵厕所被扇巴掌,全都是一个人咬牙撑着,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

哪怕她顶着满脸乌青回到家,家里人也权当看不见,吃的永远都是冷饭,住的永远都是最小的那间房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温易,瞧着他温柔的眉眼,撑了这么多年的她突然间觉得撑不住了,真的好想被人抱一抱。

白锦初没有去抱温易,也没有吵醒他,蹑手蹑脚的下床。

巴克却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跑了进来,白锦初眼睁睁的看着它跳上了床伸出舌头去舔温易的脸。

“巴克,别闹!”

温易呓语了一句,说完,身子一顿,一下子醒了过来,屏住呼吸试探着朝床上摸去,接过什么都没摸到,神情难掩失落。

“巴克,她走了是不是,你怎么不叫醒我,也不知道她退烧了没有,有没有好点?”温易抱着巴克,温柔的揉着它的脑袋。

巴克:汪汪!

巴克朝门口摇头摆尾,黑豆大的眼睛盯着白锦初。

汪汪!

说话!

温易察觉到什么,“巴克,你对着门口叫什么,门口有什么?”

白锦初一脸无奈,“温先生,是我!”

她收拾好了心情,再次变回坚强的一面。

对她来说方才的感动只是暂时的,温易不是她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切还需靠她自己。

“小初,你没走?”温易眼神中闪过一瞬间的信息,开心的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被床给绊住了腿这才停了下来。

白锦初:“我刚醒,口渴,倒杯水。”

温易握了下手,“刚才我跟巴克说的你都听见了?”

“嗯,谢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了!”

“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这就给你做,你待会儿还得接着把药给吃了,怎么样,还烧不烧?”

“已经没事了,你买的药很管用,早饭我在外面吃就行,要来不及了。”

白锦初拿起一架上的外套披上,看了一眼温易,快步走了出去,她站在门外,思绪复杂的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转身离开,这种突然而来的温暖让她心慌意乱。

来到楼下,还是刚才那个老太太,拦住了白锦初,“哦呦,侬吵架啦,温先生一大早温先生急匆匆的跑来跑去还摔了一跤,侬没事吧?”

白锦初心口揪了一下,看了眼楼上,“我们没事,我急着上班,先走了。”

听见关门声,温易还呆站在原地,“巴克,你说今天我们还会见面吗?”

温易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白锦初发消息。

加贝尔:「小初,别忘了吃药!」笑脸

吃橘子的猫:「晓得」

手指停在键盘区……

隔了一会儿继续打字:「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之后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生病,一个人处理伤口,被霸凌被剪头发被堵厕所被扇巴掌,全都是一个人咬牙撑着,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

哪怕她顶着满脸乌青回到家,家里人也权当看不见,吃的永远都是冷饭,住的永远都是最小的那间房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温易,瞧着他温柔的眉眼,撑了这么多年的她突然间觉得撑不住了,真的好想被人抱一抱。

白锦初没有去抱温易,也没有吵醒他,蹑手蹑脚的下床。

巴克却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跑了进来,白锦初眼睁睁的看着它跳上了床伸出舌头去舔温易的脸。

“巴克,别闹!”

温易呓语了一句,说完,身子一顿,一下子醒了过来,屏住呼吸试探着朝床上摸去,接过什么都没摸到,神情难掩失落。

“巴克,她走了是不是,你怎么不叫醒我,也不知道她退烧了没有,有没有好点?”温易抱着巴克,温柔的揉着它的脑袋。

巴克:汪汪!

巴克朝门口摇头摆尾,黑豆大的眼睛盯着白锦初。

汪汪!

说话!

温易察觉到什么,“巴克,你对着门口叫什么,门口有什么?”

白锦初一脸无奈,“温先生,是我!”

她收拾好了心情,再次变回坚强的一面。

对她来说方才的感动只是暂时的,温易不是她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切还需靠她自己。

“小初,你没走?”温易眼神中闪过一瞬间的信息,开心的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被床给绊住了腿这才停了下来。

白锦初:“我刚醒,口渴,倒杯水。”

温易握了下手,“刚才我跟巴克说的你都听见了?”

“嗯,谢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了!”

“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这就给你做,你待会儿还得接着把药给吃了,怎么样,还烧不烧?”

“已经没事了,你买的药很管用,早饭我在外面吃就行,要来不及了。”

白锦初拿起一架上的外套披上,看了一眼温易,快步走了出去,她站在门外,思绪复杂的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转身离开,这种突然而来的温暖让她心慌意乱。

来到楼下,还是刚才那个老太太,拦住了白锦初,“哦呦,侬吵架啦,温先生一大早温先生急匆匆的跑来跑去还摔了一跤,侬没事吧?”

白锦初心口揪了一下,看了眼楼上,“我们没事,我急着上班,先走了。”

听见关门声,温易还呆站在原地,“巴克,你说今天我们还会见面吗?”

温易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白锦初发消息。

加贝尔:「小初,别忘了吃药!」笑脸

吃橘子的猫:「晓得」

手指停在键盘区……

隔了一会儿继续打字:「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之后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生病,一个人处理伤口,被霸凌被剪头发被堵厕所被扇巴掌,全都是一个人咬牙撑着,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

哪怕她顶着满脸乌青回到家,家里人也权当看不见,吃的永远都是冷饭,住的永远都是最小的那间房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温易,瞧着他温柔的眉眼,撑了这么多年的她突然间觉得撑不住了,真的好想被人抱一抱。

白锦初没有去抱温易,也没有吵醒他,蹑手蹑脚的下床。

巴克却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跑了进来,白锦初眼睁睁的看着它跳上了床伸出舌头去舔温易的脸。

“巴克,别闹!”

温易呓语了一句,说完,身子一顿,一下子醒了过来,屏住呼吸试探着朝床上摸去,接过什么都没摸到,神情难掩失落。

“巴克,她走了是不是,你怎么不叫醒我,也不知道她退烧了没有,有没有好点?”温易抱着巴克,温柔的揉着它的脑袋。

巴克:汪汪!

巴克朝门口摇头摆尾,黑豆大的眼睛盯着白锦初。

汪汪!

说话!

温易察觉到什么,“巴克,你对着门口叫什么,门口有什么?”

白锦初一脸无奈,“温先生,是我!”

她收拾好了心情,再次变回坚强的一面。

对她来说方才的感动只是暂时的,温易不是她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切还需靠她自己。

“小初,你没走?”温易眼神中闪过一瞬间的信息,开心的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被床给绊住了腿这才停了下来。

白锦初:“我刚醒,口渴,倒杯水。”

温易握了下手,“刚才我跟巴克说的你都听见了?”

“嗯,谢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了!”

“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这就给你做,你待会儿还得接着把药给吃了,怎么样,还烧不烧?”

“已经没事了,你买的药很管用,早饭我在外面吃就行,要来不及了。”

白锦初拿起一架上的外套披上,看了一眼温易,快步走了出去,她站在门外,思绪复杂的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转身离开,这种突然而来的温暖让她心慌意乱。

来到楼下,还是刚才那个老太太,拦住了白锦初,“哦呦,侬吵架啦,温先生一大早温先生急匆匆的跑来跑去还摔了一跤,侬没事吧?”

白锦初心口揪了一下,看了眼楼上,“我们没事,我急着上班,先走了。”

听见关门声,温易还呆站在原地,“巴克,你说今天我们还会见面吗?”

温易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白锦初发消息。

加贝尔:「小初,别忘了吃药!」笑脸

吃橘子的猫:「晓得」

手指停在键盘区……

隔了一会儿继续打字:「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之后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生病,一个人处理伤口,被霸凌被剪头发被堵厕所被扇巴掌,全都是一个人咬牙撑着,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

哪怕她顶着满脸乌青回到家,家里人也权当看不见,吃的永远都是冷饭,住的永远都是最小的那间房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温易,瞧着他温柔的眉眼,撑了这么多年的她突然间觉得撑不住了,真的好想被人抱一抱。

白锦初没有去抱温易,也没有吵醒他,蹑手蹑脚的下床。

巴克却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跑了进来,白锦初眼睁睁的看着它跳上了床伸出舌头去舔温易的脸。

“巴克,别闹!”

温易呓语了一句,说完,身子一顿,一下子醒了过来,屏住呼吸试探着朝床上摸去,接过什么都没摸到,神情难掩失落。

“巴克,她走了是不是,你怎么不叫醒我,也不知道她退烧了没有,有没有好点?”温易抱着巴克,温柔的揉着它的脑袋。

巴克:汪汪!

巴克朝门口摇头摆尾,黑豆大的眼睛盯着白锦初。

汪汪!

说话!

温易察觉到什么,“巴克,你对着门口叫什么,门口有什么?”

白锦初一脸无奈,“温先生,是我!”

她收拾好了心情,再次变回坚强的一面。

对她来说方才的感动只是暂时的,温易不是她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切还需靠她自己。

“小初,你没走?”温易眼神中闪过一瞬间的信息,开心的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被床给绊住了腿这才停了下来。

白锦初:“我刚醒,口渴,倒杯水。”

温易握了下手,“刚才我跟巴克说的你都听见了?”

“嗯,谢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了!”

“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这就给你做,你待会儿还得接着把药给吃了,怎么样,还烧不烧?”

“已经没事了,你买的药很管用,早饭我在外面吃就行,要来不及了。”

白锦初拿起一架上的外套披上,看了一眼温易,快步走了出去,她站在门外,思绪复杂的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转身离开,这种突然而来的温暖让她心慌意乱。

来到楼下,还是刚才那个老太太,拦住了白锦初,“哦呦,侬吵架啦,温先生一大早温先生急匆匆的跑来跑去还摔了一跤,侬没事吧?”

白锦初心口揪了一下,看了眼楼上,“我们没事,我急着上班,先走了。”

听见关门声,温易还呆站在原地,“巴克,你说今天我们还会见面吗?”

温易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白锦初发消息。

加贝尔:「小初,别忘了吃药!」笑脸

吃橘子的猫:「晓得」

手指停在键盘区……

隔了一会儿继续打字:「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之后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生病,一个人处理伤口,被霸凌被剪头发被堵厕所被扇巴掌,全都是一个人咬牙撑着,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

哪怕她顶着满脸乌青回到家,家里人也权当看不见,吃的永远都是冷饭,住的永远都是最小的那间房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温易,瞧着他温柔的眉眼,撑了这么多年的她突然间觉得撑不住了,真的好想被人抱一抱。

白锦初没有去抱温易,也没有吵醒他,蹑手蹑脚的下床。

巴克却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跑了进来,白锦初眼睁睁的看着它跳上了床伸出舌头去舔温易的脸。

“巴克,别闹!”

温易呓语了一句,说完,身子一顿,一下子醒了过来,屏住呼吸试探着朝床上摸去,接过什么都没摸到,神情难掩失落。

“巴克,她走了是不是,你怎么不叫醒我,也不知道她退烧了没有,有没有好点?”温易抱着巴克,温柔的揉着它的脑袋。

巴克:汪汪!

巴克朝门口摇头摆尾,黑豆大的眼睛盯着白锦初。

汪汪!

说话!

温易察觉到什么,“巴克,你对着门口叫什么,门口有什么?”

白锦初一脸无奈,“温先生,是我!”

她收拾好了心情,再次变回坚强的一面。

对她来说方才的感动只是暂时的,温易不是她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切还需靠她自己。

“小初,你没走?”温易眼神中闪过一瞬间的信息,开心的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被床给绊住了腿这才停了下来。

白锦初:“我刚醒,口渴,倒杯水。”

温易握了下手,“刚才我跟巴克说的你都听见了?”

“嗯,谢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了!”

“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这就给你做,你待会儿还得接着把药给吃了,怎么样,还烧不烧?”

“已经没事了,你买的药很管用,早饭我在外面吃就行,要来不及了。”

白锦初拿起一架上的外套披上,看了一眼温易,快步走了出去,她站在门外,思绪复杂的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转身离开,这种突然而来的温暖让她心慌意乱。

来到楼下,还是刚才那个老太太,拦住了白锦初,“哦呦,侬吵架啦,温先生一大早温先生急匆匆的跑来跑去还摔了一跤,侬没事吧?”

白锦初心口揪了一下,看了眼楼上,“我们没事,我急着上班,先走了。”

听见关门声,温易还呆站在原地,“巴克,你说今天我们还会见面吗?”

温易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白锦初发消息。

加贝尔:「小初,别忘了吃药!」笑脸

吃橘子的猫:「晓得」

手指停在键盘区……

隔了一会儿继续打字:「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之后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生病,一个人处理伤口,被霸凌被剪头发被堵厕所被扇巴掌,全都是一个人咬牙撑着,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

哪怕她顶着满脸乌青回到家,家里人也权当看不见,吃的永远都是冷饭,住的永远都是最小的那间房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温易,瞧着他温柔的眉眼,撑了这么多年的她突然间觉得撑不住了,真的好想被人抱一抱。

白锦初没有去抱温易,也没有吵醒他,蹑手蹑脚的下床。

巴克却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跑了进来,白锦初眼睁睁的看着它跳上了床伸出舌头去舔温易的脸。

“巴克,别闹!”

温易呓语了一句,说完,身子一顿,一下子醒了过来,屏住呼吸试探着朝床上摸去,接过什么都没摸到,神情难掩失落。

“巴克,她走了是不是,你怎么不叫醒我,也不知道她退烧了没有,有没有好点?”温易抱着巴克,温柔的揉着它的脑袋。

巴克:汪汪!

巴克朝门口摇头摆尾,黑豆大的眼睛盯着白锦初。

汪汪!

说话!

温易察觉到什么,“巴克,你对着门口叫什么,门口有什么?”

白锦初一脸无奈,“温先生,是我!”

她收拾好了心情,再次变回坚强的一面。

对她来说方才的感动只是暂时的,温易不是她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切还需靠她自己。

“小初,你没走?”温易眼神中闪过一瞬间的信息,开心的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被床给绊住了腿这才停了下来。

白锦初:“我刚醒,口渴,倒杯水。”

温易握了下手,“刚才我跟巴克说的你都听见了?”

“嗯,谢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了!”

“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这就给你做,你待会儿还得接着把药给吃了,怎么样,还烧不烧?”

“已经没事了,你买的药很管用,早饭我在外面吃就行,要来不及了。”

白锦初拿起一架上的外套披上,看了一眼温易,快步走了出去,她站在门外,思绪复杂的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转身离开,这种突然而来的温暖让她心慌意乱。

来到楼下,还是刚才那个老太太,拦住了白锦初,“哦呦,侬吵架啦,温先生一大早温先生急匆匆的跑来跑去还摔了一跤,侬没事吧?”

白锦初心口揪了一下,看了眼楼上,“我们没事,我急着上班,先走了。”

听见关门声,温易还呆站在原地,“巴克,你说今天我们还会见面吗?”

温易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给白锦初发消息。

加贝尔:「小初,别忘了吃药!」笑脸

吃橘子的猫:「晓得」

手指停在键盘区……

隔了一会儿继续打字:「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