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都市 > 姐姐们把我赶走,现又哭求我原谅? > 第27章 血参到手,续命或许可以

林安感觉到了冷冷的凝望,随即扭头客气地道:“孙神医,您怎么说?”

孙青山干脆冷哼了一声:“这病经过你这么一说,我有点不知轻重,让给你治便是了,或许你有更好的办法,不要不可收拾。”

“那晚辈就失礼了。”

林安点了点头,不能耽误了患者,这才是医德。

他朝孙青山抱了抱拳,当即便把老头翻过来,让他平躺在床。

然后他伸出右掌,在老头子的中庭穴和巨阙穴按了下去,他用力的力气极大,却轻轻地抬手。

好似把老头的胸膛都吸了起来一样,然后让他跟着自己的节奏深呼吸。

一上一下,就和青蛙的肚皮一样,看得围观之人啧啧称奇。

“气功,这是气功啊!”

“这小子下手没轻没重的,快看老头子的脸,通红通红的,快爆炸了。”

“爆炸?说什么呢!那他这是治病啊还是杀人啊,快看,老头子都开始全身抽搐了。”

卫生所里的人一惊一乍的,听得黄老头连连摇头示意,让他们稍安勿躁。

林安毕竟没有什么名声在外,淡然一笑,也不理会这些人,而后又伸出了大拇指,在腹部的几个膻中穴上用力按了下去。

“气海归虚!气血散!”

一声大喝,老头突然放屁了。

“啊呸!”

“哈哈,真是立竿见影啊!”

“臭死了!”

病人们赶紧躲避,有的出门,有人打开了窗户。

可是老头的脸色竟然真的逐渐好了起来,还好似年轻了好几岁,他自己倒是一个劲地嚷嚷:“舒服,舒服!”

孙神医本来满脸不屑,随即愕然,等他看到林安的手法,以及精准无误的走穴以后,渐渐的也开始佩服。

啪!

忽然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林安再抬起手来,轻吁一口气道:“你弯折的那根肋骨,我给你打断了。”

“什么,你……”

“啊!”

老头随即又一声怪叫,可是他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忍不住地又躺下,还是满脸的佩服。

“不破不立,肋骨得完成气血循环,走个气血合啊,不疼,是因为肺部有糜烂的缘故,已经很久了!”

老头当即扶着胸口,吓了个脸色惨败:“我信,神医,我的命交给你了!”

卫生室里的病人,自发地抬手鼓掌。

而孙青山心里终究不舒服,这就突兀地开口道:“疼则通,不疼则不通,你这是生命垂危了啊!”

“啊?”

掌声戛然而止,老头儿惶恐至极。

场中气氛瞬间崩塌。

闻言,林安和黄老头都惊讶朝他看了过去。

这话就没有什么医德了,完全成了同行是冤家的意思。

“这样,我给你开药,两个月的时间可以随时找我。”

干脆,林安和黄老头站起,将此事担了下来。

“那我只能认输了呗。”

孙青山脸红脖子粗的泄了气。

其实,面对这个病人,若是他来治疗,恐怕又是医生群殴病人,所有的办法用上,然后走一步看一步了,没有林安的立竿见影。

“咳咳,与时俱进嘛,我老黄始终记着后生可畏。”黄老头干咳两声,上前打圆场。

“唉!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老头子我真是在山上待久了,技不如人了!”孙神医就坡下驴,听得在场的人反而暗中竖起了大拇指。

而林安也忙道:“孙神医千万别这样说,我林安算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献丑了,献丑了。”

孙神医闻言,感觉好受了不少。

毕竟医术好,还这么谦逊,现在的年轻人可做不到,这已经算是难得了。

围观的患者见状,心里乐开了花:“这小子厉害啊,竟然能压住了孙神医。”

“他确实胆大,要是和孙神医一样真成了神医,就是咱们百姓的福气了。”

“是啊,取长补短嘛,咱们老百姓就好过了!”

就在他们想要请菩萨,有个保佑的死后。

孙青山走到林安面前,语重心长道:“我一直以为中医无望,后继无人了,要没落了。没想到,世界上还有如此奇葩也!确实乃天赋异禀啊!”

林安笑了笑,心里忍不住地琢磨“奇葩”的滋味,忽然见孙神医又朝自己弯腰拜礼。

看来是真心恭维了。

“林神医,你若是不嫌弃,可愿收我做入门弟子,也教教我那些与时俱进改良药方的法子?”

孙神医虔诚而凝重,听得所有人随即目瞪口呆,他,他……

居然是孙神医要拜师!

林安见状同时大吃一惊,连忙将他扶起:“孙神医,使不得!我研究的药方并不多,与时俱进也不能面面俱到,贻笑大方,贻笑大方啊。”

“别,别,那个药方中的蝌蚪药引子,已经让我寝食难安了,因为我恐怕也有那样的病症!唉,老夫才是汗颜而贻笑大方呢!”

说着,孙神医摸着自己孱弱的身体,像是又要拜下去。

“你就答应我,收了我这个徒弟吧。”

这话听得黄老头都表情凝重起来,都是吃五谷杂粮的,他们当医生的,又岂能身体没痛没病?

嘎!

“……”

刚刚从门口返回的患者们,纷纷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有没有搞错?

不是孙神医收这小子为师。

是孙神医拜这小子为师!

是不是他们看错了?

难道这小子的医术已经厉害到了这个地步吗,竟然能得到孙神医如此认可!

林安一听孙神医自身有病,忍不住滑稽一笑,然后看向黄老头。

黄老头却灵机一动,赶紧眨眼。

因为孙神医那里的宝贝可多得很呢,居然对这个小师傅,都拉脸求人和低声下气了,以后堂而皇之的使眼色都可以!

林安会意,当即把跪在地上的孙青山扶了起来,同时老气横秋地说道:“那好吧,相互切磋,精益求精嘛,将来我出了纰漏,您也可以谏言嘛。”

三局两胜,还收了个徒弟,按照收获来说,血参肯定是到手了。

果然,孙青山第一时间就拿出血参递给了林安!

不过,这个时候,血参已然成了拜师礼物,见他低眉顺目地站在那里,头也不敢抬,还十分客气地嘟囔!

“我虽有血参,但如何治疗师父的脑癌,恐怕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只听师傅的吩咐了。”

林安听了这话,心里难受,当即就不客气地开口道:“这种事,咱们都得与天斗啊,那个药引子就是蒲公英,你们还是尽量的德济苍生,好让上天有好生之德。”

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就这么看得开。

孙青山听了后,更是连连点头,但他转念又扭扭捏捏道:“但是,师父!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