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玄幻 > 一剑斩天骄 > 第23章 大长老的奖励!

谢高远有一种想死的冲动,本以为亲爹是执法堂的管事长老,能够轻易让沐玄就范!

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执法长老,竟然是沐玄的师父,直接栽个大跟头。

“只怪我闭关数年,一朝出关,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事情!”谢高远肠子都要悔青,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五十年前的天骄,鬼知道他师父是谁啊?”谢高远面露痛苦之色,他刚要开口,目光落在父亲那黑的发青的脸蛋,他忍不住脑袋一缩。

谢高远崩溃无比,如果去挖三十年矿,等回返宗门,物是人非,还有什么未来?

这个时候,再跟父亲套近乎,只会加重责罚,唯有哀求沐玄才是正道!

谢高远转过身,跪地道:“沐师兄,挖三十年矿的话,谢某那就彻底废了!小的冲撞了您,求求您换一个惩罚吧?”

沐玄摇头道:“谢师弟,你怕是弄错了吧?这里是执法堂,不是我轮回峰。你犯了宗门戒律,当然是执法堂执法,我哪里有权利处置你呢?你要求的话,求求执法长老,或者管事长老才是。除非......”

说到这里,沐玄眼神微微一变,目光落在谢高远身上。

谢高远福至心灵,急忙问道:“除非什么?还请师兄赐教。”

沐玄提醒说道:“在我的印象中,谢长老向来秉公执法,今日一见,还真的是名不虚传。所谓虎父无犬子,谢师弟,本性纯良,人很是单纯。这次犯错,以我推测,一定是被姜南霜蒙蔽欺骗。谢师弟,你说呢?”

谢高远马上顺着绳子往上爬,哭喊道:“沐师兄明鉴啊!正是如此!我这次来告发沐师兄,根本不是我的本意,全都是姜南霜指示的!”

好一个沐玄,说话滴水不漏,而且还光明正大,义正言辞,让你根本没有机会反驳。

这家伙好心机,好有城府!

“真的不该得罪此人啊!此人没有妇人之仁,打蛇打七寸,我怎么脑子犯抽,居然想着要跟这种高手过招?”谢高远心中懊悔,莫名怨恨起姜南霜!

那个贱人!

都是她害的!

如果我真的要挖矿,一定也让她倒霉。

谢长老眸光闪动,望向沐玄的眼神,彻底变了!

这小子狠啊!

一招祸水东引,他的儿子这次算是栽了一个大跟头!

既能立威,又给一个大枣吃!

高明,这是真正的高手啊!

谢长老终究还是心疼儿子,刚才那番言语,更多是保全儿子。

谢长老借驴下坡道:“沐公子慧眼,我这犬子愚笨,最是容易听信别人谗言。此事我儿也是受害者,幕后主使,才是真正的主谋啊,他们应该重罚。”

沐玄微微一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啊!

这么一来,谢长老为了自家儿子的前途,必须得站在他这边。

沐玄拱手道:“禀执法长老,弟子沐玄还有一件事情禀告,姜南霜与天都峰峰主敖烈合谋,以三条百年兰花灵蛇暗算弟子!若不是弟子修为尚可,只怕这次都要死在地窟当中啊!”

“什么?竟有此事!敖烈、姜南霜两个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谋害同门!”孙若仪作为爱徒狂魔,弟子一别五十年,现在看得比自己命还重。

现在居然还有人暗算嫡传弟子,孙若仪脸色一沉,心生杀意。

一旁谢长老眼珠子乱转,趁机道:“沐公子,此事可有证据?”

沐玄拱手,顺势取出一枚玉简,恭声道:“弟子不敢胡言乱语,深知证据的重要性!这枚玉简,我已将影像录入其中,各种曲折,我已写有文书,还请长老们过目!”

谢长老上前一步,将玉简一收,当即道:“我们执法堂,秉公执法,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更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此事交给执法堂,我们一定会还沐公子一个交代。”

沐玄瞥了一眼师父,下意识道:“那弟子能走了吗?”

“当然了!来人啊!护送沐公子离开。”谢长老大声喊道。

“不用了,我自己出去就行。”

“那我呢?”谢高远哪壶不提哪壶。

谢长老没好气地道:“你给我跪着。”

谢高远:“......”

谢长老亲自陪同,一直将沐玄送出执法堂,然后疾步而回。

孙若仪端坐高位,俯瞰下方,沉声道:“钱长老,事到如今,谢高远不分黑白,虽有立功表现,但终究要有惩戒!你作为管事长老,打算如何处置?”

谢长老早就满意很多了,听到这话:“去矿脉挖矿十年,不能再少了!”

谢高远一听这话,登时松了一口。

终于不是三十年了,姜南霜,你这个贱人,老子这么倒霉,都是你害的!

孙若仪摇了摇头:“十年不够,得加五年!除非谢高远能够戴罪立功!”

谢高远一听十五年,这是真的又要哭了:“孙长老,我知道错了,我愿意戴罪立功。”

孙若仪满意地点头:“好,到时根据你立功表现,酌情予以扣除挖矿年限。”

谢高远如蒙大赦,赶忙拱手道:“多谢孙长老开恩,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孙若仪又道:“谢长老,我这么判罚,你可有异议?”

谢长老弯腰道:“孙长老公正执法,光明正大,实在让我佩服万分!”

“好!那安排调查敖烈、姜南霜一事,此事便交给你!我会将事情禀告给大长老。”

谢长老心中发苦,这得罪人的事情,为了他儿子的未来,不做也得做了。

“属下明白!”

“那你们都下去吧!本座也乏了。”

谢家父子同时作揖告退,等两人离开执法堂,回到洞府中。

谢父怒吼道:“你这逆子,实在胆大妄为,你今天小命差点都没有了!你知道吗?”

谢高远欲哭无泪:“爹,都是姜南霜那个贱货,我是被她骗了啊!爹,你是知道我的,我太容易相信别人。我要是知道沐玄的身份,岂敢做出这种蠢事?”

谢父一耳光抽过去,大骂道:“平素让你行事低调,你都当耳旁风,自诩有个长老父亲,趾高气扬,这次踢到金刚铁板了吧?幸亏我平日行事尽心,孙长老给老夫三分薄面,今日你定要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谢高远吓得一个哆嗦,眼泪都滚落而出:“娘亲死的早,爹平日里面公务繁忙,儿子时常感到孤独,只是想找个喜欢的女子,没想到着了人家的道!”

一听娘亲两个字,谢长老登时心口一疼,这儿子也是他的命根子啊!

“怪我溺爱你太过,这一次,你须得记住教训,至于那姜南霜,这个骚娘们,居然都把坏心思放在我儿子头上,爹一定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谢长老来回踱步,提醒道,“这次你因祸得福,记住父亲两句话!”

“还请父亲责罚、赐教!”

“沐玄乃是一代天骄,只可交好,不可得罪,从今往后,要好好交好此人!”

谢高远瘪嘴道:“爹啊!我都要罚去挖矿了,还怎么交好啊?人家地位这么高,根本不可能看得上我。”

“蠢材!我辈修士,几十年匆匆而过,若是这次立功的好,也许不需要多久的。”谢长老吩咐说道。

“那还有一句话是什么?”谢高远犹如一个鹌鹑,着实吓破了胆子。

“我记得你有两座矿山,三座灵草园,还有灵兽、灵禽三百,照为父的意思,此物我让人安排一下,全部过户到沐玄名下,当作赔礼。”谢长老断然说道。

“啊?!不会吧,爹!这些都是辛苦多年,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产业啊!这全部送人,我以后还怎么修行啊?”谢高远犹如被人踩了尾巴,一蹦三尺高,满脸肉疼。

“你现在肉疼了?当初你胆子不是很大吗?”谢长老喝斥道,“光是口头道歉有用吗?真金白银才是硬道理,这些东西送过去,才能给你减刑,你这个蠢材!”

谢高远面露痛苦之色,深吸一口气,最终点头道:“那就都依父亲吧。”

“儿子啊。钱财都是死物,如果人死了,再多的产业都没用。你记住,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谢长老告诫说道,“我很早就告诉过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以前总是把这些话,当作耳边风,这次惹下大祸,你如果再不吸取教训,便是天王老子来了,那也救不了你。”

谢高远一脸后怕之色,忍不住道:“沐玄此人,修为出众,心思缜密,儿子连他百分之一都比不了。”

“哼!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便是人家万分之一都比不了。”

“啊?万分之一都不行?那也太夸张了吧?”谢高远不服气说道,嘴巴依旧很硬。

谢长老冷笑一声:“人家本可以在地窟把你解决了,却留着你回山。”

“什么?沐玄一开始就知道?”谢高远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

“人家是连环计,你只是个小蚂蚁,他的目标是姜南霜、敖烈,这一次,他不仅算计了你这个蠢材,连父亲都要为他筹谋!你仔细好好想想吧!人家不仅修为强悍,更有聪明的脑子,这家伙若是突破到元胎境,往后只怕会成长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啊!”谢长老一脸敬畏之色。

谢高远登时回过味来,忍不住道:“这家伙心机这么深,这也太恐怖了。”

“玄天宗这些年来,上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还是本宗掌教!”谢长老感慨说道。

“爹的意思是说?”谢高远目瞪口呆,满脸震惊之色。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早做布局,才有未来!我的好儿子,听父亲一句话,往后要夹着尾巴做人!听明白了吗?”

谢高远连连点头:“父亲,跟他们比,我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傻子,完全玩不过他们,以后我就安安静静做人。”

“人贵有自知之明,从今往后,站好队就行了!”谢长老意味深长说道。

.........

长老殿。

沐玄站在门口,由道童引领,进入一处雅苑。

一排排紫竹,一片绿意盎然。

一处凉亭中,摆放着一张石桌,还有四个石凳。

正北位置,大长老笑吟吟道:“沐玄,过来坐!”

沐玄也不客气,径直在南边位置坐下。

“尝尝这灵茶,乃是五百年茶水所产。”大长老推过一杯茶。

沐玄并不接话,而是道:“大长老传弟子来此,只怕不是喝茶这么简单吧。”

大长老故作生气道:“你这小子,就不能我们先叙叙旧?每次都是开门见山。”

“我刚回山,大长老便着人收走太阴长生花,不也是急得很。”沐玄不甘示弱道。

“你这小子,仗着立功,每次都是咄咄逼人的。行了,这次你帮了老夫大忙。我会好好奖赏你。”大长老沉声道,“你师父眼下是执法堂长老,轮回峰无主,过两日,长老殿会下发任命,你接任轮回峰峰主之位,另外赐你大元丹一枚!大元丹可助你突破金光境,若你能突破到元胎境,将会是我宗门大喜事啊!”

沐玄道:“虽已到大圆满境,但是弟子感觉体悟不足,想要彻底突破,恐怕还需要一些机缘。”

这大元丹乃是绝佳之物,可以在突破元胎境用上,能够宁心静神,减少心魔突袭,更能够提升突破的几率。

“循序渐进,顺势而为,此事不可强求,还是建议你到处走一走,寻找一些机缘。你这次领队工作做的非常好,不仅排名第一,更是降服镇压一尊独角地魔!”大长老称赞说道,“关键你主动将地魔独角上缴宗门,你打算要什么赏赐?”

“大长老赏赐足够多了,我不要赏赐。”

“那就是有别的事情了。”

“没有错!敖烈、姜南霜两人谋害同门,应当按照宗门戒律,种种责罚!”沐玄冷冷说道。

大长老点点头:“此事执法堂已禀告,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天都峰风气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正好趁此机会整顿一二。”

沐玄心情登时大好,拱手道:“有大长老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

大长老轻轻点头,忽而道:“沐玄,老夫有一件事,这段日子,思前想后,觉得还是你最适合。”

这老东西,又想指派自己做什么?

沐玄心中暗骂,嘴上道:“若是弟子能够办到,自然尽心,若是能力不足,只怕坏了宗门大事!”

大长老哈哈大笑:“沐小子,每次都是滑不溜丢的!这次是一个美差事。”

“还请长老吩咐。”沐玄不急着答应。

大长老道:“咱们治下,凤鸣城城主之女,即将举行成人礼,同时也要拜入我玄天宗。你亲自去一趟,做接引使。”

“就这么简单?”沐玄明显不信。

大长老道:“此女身怀凤凰真血,已有血脉觉醒征兆,我们收到消息,已有魔宗门派再打她的主意。这次你去一趟凤鸣城,一方面接引他回山,另一方面暗中保护,不能让她有半分差池。”

“就我一个人?”沐玄马上又问道。

“明处你一个人,暗处宗门还会有安排!”

沐玄想了想道:“那任务完成,有什么好处?”

大长老哈哈大笑:“你这臭小子,等你完成此事,到时候会让你满意的。”

“大长老不要卖关子了!还是先说为妙。”

大长老笑骂道:“玄天宗会放更多的权限给梅花山庄,如何?”

沐玄悚然一惊,脸色微变。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