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其他 > 成为火影顾问的那些年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开个坏头

九喇嘛拿出萤草特地给他准备的茶杯,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尾兽就要有尾兽的样子,像臭狸猫只是被蒲公英轻轻地砸了一下就满地打滚的行为,实在是太有失他们尾兽的风范了。

“蠢狐狸,你竟然勾结人类来陷害我!”守鹤捂着脑袋上被砸出来的大包,气急败坏地指责九喇嘛。

“臭狸猫,架可以打,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勾结人类陷害你了?”

“你还狡辩!那个拿着蒲公英的小鬼......”

“我可没说萤草是人类,你竟然会因为她的外表就直接做出这种判断,难怪会成为我们九个里唯一一个被风之国抓走的蠢蛋。”九喇嘛优雅地用狐爪端着茶杯,甩给守鹤一个鄙夷的眼神,他为了这一刻可是特意练习了好久的。

“你跟本大爷开什么玩笑呢!她明明就是个人类......”

守鹤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同为查克拉体的他在仔细观察过那个手拿蒲公英的小小身影后,注意到对方的能量波动明显不是人类会有的。

“哦~我刚刚听到了什么?她明明就是个人类~”九喇嘛坏心眼地学着守鹤的腔调重复了一遍。

“嘁,本大爷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这只蠢狐狸一般计较,”守鹤不服气地揉了揉脑袋,试图把那个巨大的包按下去,“这个绿色的蒲公英小鬼是怎么回事?你生出来的?那个偏心的老头子连这种功能都给你安排了?”

“噗,臭狸猫,你是不是因为在风之国呆久了所以那贫瘠的脑袋里装满了沙子?”九喇嘛一口茶喷了出来,这个蠢蛋的脑子肯定被沙子糊死了才会说出这种蠢话。

“啧,没劲。”他们九只尾兽都是同一个父亲,那九喇嘛的女儿得称自己为叔叔,嗯,很合理。幻想了一下九喇嘛低声下气地让女儿喊自己守鹤叔叔的场景,守鹤没出息地笑出了声。

“别露出这么恶心的表情,像是被墙砸扁了的狸猫一样。”九喇嘛被守鹤的笑容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只臭狸猫几十年不见怎么变得这么恶心了?

“九喇嘛先生......”

萤草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守鹤的脸就贴近了她:“嘿,我知道蠢狐狸肯定是因为害羞才不好意思,来,喊一声守鹤叔叔听听,叔叔就不计较你刚刚淘气拿蒲公英敲叔叔头的事了。”

“唔......”萤草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挥动自己的蒲公英,“唔啊啊,大坏蛋,你不要过来!”

汇聚了大量灵力的蒲公英化作数以千计的流光箭矢,照着守鹤的脸就砸了过去。

“啊——!!”

九喇嘛伸出一条尾巴挡住萤草,品茶的动作越发优雅。啊,多么美妙的声音,感觉自己整只狐都身心舒畅了。

“臭小鬼,你真是和蠢狐狸一样讨厌!”守鹤从地上爬起来后,正准备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蒲公英小鬼一点颜色看看,伸出的手却在结印结到一半时僵在了那里。

原因无他,守鹤从面前这个外表胆小又柔弱的小女孩的身上同时感知到了来自三股不同势力的力量。一股来源于面前冷冷地瞪着他的九喇嘛,一股是同属九大尾兽的三尾尾兽矶抚,最后一股不是尾兽,但杀意最浓厚。他似乎能预感到,自己敢动这个小姑娘哪怕一根头发,对方就会立刻将他锤进地心。

“喂,蠢狐狸,这,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本大爷会从她身上感受到矶抚的查克拉,还有那股不知道来源的力量......”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见守鹤停下了动作,九喇嘛也收回了外溢的杀气,敢当着他九喇嘛的面欺负他这个最强尾兽的小手下,臭狸猫真是不知好歹。

木叶医院里,信眼见白鹭拿起淬毒的苦无就要给三代削个苹果补补身子,赶紧将苹果夺了过来:“小姐,让我来吧,虽然检查结果说你没什么大碍,但毕竟刚经历一场恶战,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哦好,谢谢你哦,信,真体贴啊。”白鹭温柔地笑了笑。

信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就看到白鹭又往三代的杯子里倒了滚烫的开水,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那升腾的蒸气里看到了嚎叫着的鬼魂。

“小姐,别勉强了,三代大人有我们帮忙看着,你不用这么辛苦的。”信不由分说地把白鹭按到了椅子上。小姐肯定是被那个场面吓坏了才会这样,嗯,很合理。信下意识忽视了他们是一起从根部出来的,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

白鹭按了按太阳穴,她从刚才起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总是按捺不住心底深藏的杀意,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知道小缘和鼬大哥他们怎么样了......”

除了她和小白之外无人知晓,缘结神和鼬此时并不在木叶,在收到白鹭的传讯之后,鼬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第二场考试结束之后就和缘结神会合,一同前往风之国调查内情。

砂忍村风影大楼内,护卫忍者躺了一地,四代风影罗砂被缘结神用红线五花大绑吊在办公室正中间。鼬正从背后死死抓着缘结神的腰,防止她一道雷下去把大蛇丸本来要做的事情给代为完成了。

“鼬少年,你放开本神!竟然那么对自己的孩子!我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缘结神这次是真生气了,甚至放弃了平时惯用的节能模式,鼬实在是按不住两米多高的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从背后抓住她的腰。

“什么人,竟然敢擅闯风影办公室!”

风影顾问千代得知办公室遇袭,罗砂被人劫持,连忙带着自己的傀儡过来支援,鼬在看到又有人出现之后顿时眉头一跳。果不其然,五秒钟之后,罗砂旁边多了三个同样被五花大绑的红线粽子,一个是千代,另外两个是她的人偶。

“看你们的样子是木叶的忍者,我们砂忍村和木叶可是同盟关系,你们此举就不怕......”千代的话还没说完,缘结神就用红线把她嘴缠上了:“少说废话,本神时间有限,这个不合格的家长本神必须让他长长记性!”

“千代长老,他们不是刺客,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顶着千代惊讶的眼神,罗砂实在是难以启齿,自己与虎谋皮却被大蛇丸算计,幸好木叶方及时察觉到情况不对派人来阻止了大蛇丸的计划。结果还没来得及道谢,黑发蓝眼的少女在拿出一段红线看了看之后便突然发作,稍顷,铺天盖地的红线把他捆得结结实实。要不是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少年制止,对方能给他从窗户那扔出去。

“听好了,我名缘结神,是掌管世间缘分的结缘之神,”缘结神拎着等身高的守缘刃,冷冷地注视着罗砂和千代两人,“火影可没那么大本事能派遣我,此番前来风之国是受我的契约者所托,呵,还真是让我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鼬默默地松开了手,在忍具袋里摸了摸:起爆符数量应该够。暗下决心,要是等会儿缘结神发怒想天降神雷劈死四代风影的话,他就炸了这里来打断缘结神施术,至少炸毁风影办公室的罪名跟谋害风影相比算不上什么。

抱歉,止水哥,我不是缘结神的对手,想阻止她的话只能这么做了,希望我没有给白鹭开个坏头,鼬心里默念道。

原因无他,守鹤从面前这个外表胆小又柔弱的小女孩的身上同时感知到了来自三股不同势力的力量。一股来源于面前冷冷地瞪着他的九喇嘛,一股是同属九大尾兽的三尾尾兽矶抚,最后一股不是尾兽,但杀意最浓厚。他似乎能预感到,自己敢动这个小姑娘哪怕一根头发,对方就会立刻将他锤进地心。

“喂,蠢狐狸,这,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本大爷会从她身上感受到矶抚的查克拉,还有那股不知道来源的力量......”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见守鹤停下了动作,九喇嘛也收回了外溢的杀气,敢当着他九喇嘛的面欺负他这个最强尾兽的小手下,臭狸猫真是不知好歹。

木叶医院里,信眼见白鹭拿起淬毒的苦无就要给三代削个苹果补补身子,赶紧将苹果夺了过来:“小姐,让我来吧,虽然检查结果说你没什么大碍,但毕竟刚经历一场恶战,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哦好,谢谢你哦,信,真体贴啊。”白鹭温柔地笑了笑。

信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就看到白鹭又往三代的杯子里倒了滚烫的开水,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那升腾的蒸气里看到了嚎叫着的鬼魂。

“小姐,别勉强了,三代大人有我们帮忙看着,你不用这么辛苦的。”信不由分说地把白鹭按到了椅子上。小姐肯定是被那个场面吓坏了才会这样,嗯,很合理。信下意识忽视了他们是一起从根部出来的,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

白鹭按了按太阳穴,她从刚才起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总是按捺不住心底深藏的杀意,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知道小缘和鼬大哥他们怎么样了......”

除了她和小白之外无人知晓,缘结神和鼬此时并不在木叶,在收到白鹭的传讯之后,鼬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第二场考试结束之后就和缘结神会合,一同前往风之国调查内情。

砂忍村风影大楼内,护卫忍者躺了一地,四代风影罗砂被缘结神用红线五花大绑吊在办公室正中间。鼬正从背后死死抓着缘结神的腰,防止她一道雷下去把大蛇丸本来要做的事情给代为完成了。

“鼬少年,你放开本神!竟然那么对自己的孩子!我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缘结神这次是真生气了,甚至放弃了平时惯用的节能模式,鼬实在是按不住两米多高的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从背后抓住她的腰。

“什么人,竟然敢擅闯风影办公室!”

风影顾问千代得知办公室遇袭,罗砂被人劫持,连忙带着自己的傀儡过来支援,鼬在看到又有人出现之后顿时眉头一跳。果不其然,五秒钟之后,罗砂旁边多了三个同样被五花大绑的红线粽子,一个是千代,另外两个是她的人偶。

“看你们的样子是木叶的忍者,我们砂忍村和木叶可是同盟关系,你们此举就不怕......”千代的话还没说完,缘结神就用红线把她嘴缠上了:“少说废话,本神时间有限,这个不合格的家长本神必须让他长长记性!”

“千代长老,他们不是刺客,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顶着千代惊讶的眼神,罗砂实在是难以启齿,自己与虎谋皮却被大蛇丸算计,幸好木叶方及时察觉到情况不对派人来阻止了大蛇丸的计划。结果还没来得及道谢,黑发蓝眼的少女在拿出一段红线看了看之后便突然发作,稍顷,铺天盖地的红线把他捆得结结实实。要不是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少年制止,对方能给他从窗户那扔出去。

“听好了,我名缘结神,是掌管世间缘分的结缘之神,”缘结神拎着等身高的守缘刃,冷冷地注视着罗砂和千代两人,“火影可没那么大本事能派遣我,此番前来风之国是受我的契约者所托,呵,还真是让我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鼬默默地松开了手,在忍具袋里摸了摸:起爆符数量应该够。暗下决心,要是等会儿缘结神发怒想天降神雷劈死四代风影的话,他就炸了这里来打断缘结神施术,至少炸毁风影办公室的罪名跟谋害风影相比算不上什么。

抱歉,止水哥,我不是缘结神的对手,想阻止她的话只能这么做了,希望我没有给白鹭开个坏头,鼬心里默念道。

原因无他,守鹤从面前这个外表胆小又柔弱的小女孩的身上同时感知到了来自三股不同势力的力量。一股来源于面前冷冷地瞪着他的九喇嘛,一股是同属九大尾兽的三尾尾兽矶抚,最后一股不是尾兽,但杀意最浓厚。他似乎能预感到,自己敢动这个小姑娘哪怕一根头发,对方就会立刻将他锤进地心。

“喂,蠢狐狸,这,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本大爷会从她身上感受到矶抚的查克拉,还有那股不知道来源的力量......”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见守鹤停下了动作,九喇嘛也收回了外溢的杀气,敢当着他九喇嘛的面欺负他这个最强尾兽的小手下,臭狸猫真是不知好歹。

木叶医院里,信眼见白鹭拿起淬毒的苦无就要给三代削个苹果补补身子,赶紧将苹果夺了过来:“小姐,让我来吧,虽然检查结果说你没什么大碍,但毕竟刚经历一场恶战,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哦好,谢谢你哦,信,真体贴啊。”白鹭温柔地笑了笑。

信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就看到白鹭又往三代的杯子里倒了滚烫的开水,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那升腾的蒸气里看到了嚎叫着的鬼魂。

“小姐,别勉强了,三代大人有我们帮忙看着,你不用这么辛苦的。”信不由分说地把白鹭按到了椅子上。小姐肯定是被那个场面吓坏了才会这样,嗯,很合理。信下意识忽视了他们是一起从根部出来的,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

白鹭按了按太阳穴,她从刚才起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总是按捺不住心底深藏的杀意,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知道小缘和鼬大哥他们怎么样了......”

除了她和小白之外无人知晓,缘结神和鼬此时并不在木叶,在收到白鹭的传讯之后,鼬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第二场考试结束之后就和缘结神会合,一同前往风之国调查内情。

砂忍村风影大楼内,护卫忍者躺了一地,四代风影罗砂被缘结神用红线五花大绑吊在办公室正中间。鼬正从背后死死抓着缘结神的腰,防止她一道雷下去把大蛇丸本来要做的事情给代为完成了。

“鼬少年,你放开本神!竟然那么对自己的孩子!我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缘结神这次是真生气了,甚至放弃了平时惯用的节能模式,鼬实在是按不住两米多高的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从背后抓住她的腰。

“什么人,竟然敢擅闯风影办公室!”

风影顾问千代得知办公室遇袭,罗砂被人劫持,连忙带着自己的傀儡过来支援,鼬在看到又有人出现之后顿时眉头一跳。果不其然,五秒钟之后,罗砂旁边多了三个同样被五花大绑的红线粽子,一个是千代,另外两个是她的人偶。

“看你们的样子是木叶的忍者,我们砂忍村和木叶可是同盟关系,你们此举就不怕......”千代的话还没说完,缘结神就用红线把她嘴缠上了:“少说废话,本神时间有限,这个不合格的家长本神必须让他长长记性!”

“千代长老,他们不是刺客,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顶着千代惊讶的眼神,罗砂实在是难以启齿,自己与虎谋皮却被大蛇丸算计,幸好木叶方及时察觉到情况不对派人来阻止了大蛇丸的计划。结果还没来得及道谢,黑发蓝眼的少女在拿出一段红线看了看之后便突然发作,稍顷,铺天盖地的红线把他捆得结结实实。要不是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少年制止,对方能给他从窗户那扔出去。

“听好了,我名缘结神,是掌管世间缘分的结缘之神,”缘结神拎着等身高的守缘刃,冷冷地注视着罗砂和千代两人,“火影可没那么大本事能派遣我,此番前来风之国是受我的契约者所托,呵,还真是让我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鼬默默地松开了手,在忍具袋里摸了摸:起爆符数量应该够。暗下决心,要是等会儿缘结神发怒想天降神雷劈死四代风影的话,他就炸了这里来打断缘结神施术,至少炸毁风影办公室的罪名跟谋害风影相比算不上什么。

抱歉,止水哥,我不是缘结神的对手,想阻止她的话只能这么做了,希望我没有给白鹭开个坏头,鼬心里默念道。

原因无他,守鹤从面前这个外表胆小又柔弱的小女孩的身上同时感知到了来自三股不同势力的力量。一股来源于面前冷冷地瞪着他的九喇嘛,一股是同属九大尾兽的三尾尾兽矶抚,最后一股不是尾兽,但杀意最浓厚。他似乎能预感到,自己敢动这个小姑娘哪怕一根头发,对方就会立刻将他锤进地心。

“喂,蠢狐狸,这,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本大爷会从她身上感受到矶抚的查克拉,还有那股不知道来源的力量......”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见守鹤停下了动作,九喇嘛也收回了外溢的杀气,敢当着他九喇嘛的面欺负他这个最强尾兽的小手下,臭狸猫真是不知好歹。

木叶医院里,信眼见白鹭拿起淬毒的苦无就要给三代削个苹果补补身子,赶紧将苹果夺了过来:“小姐,让我来吧,虽然检查结果说你没什么大碍,但毕竟刚经历一场恶战,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哦好,谢谢你哦,信,真体贴啊。”白鹭温柔地笑了笑。

信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就看到白鹭又往三代的杯子里倒了滚烫的开水,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那升腾的蒸气里看到了嚎叫着的鬼魂。

“小姐,别勉强了,三代大人有我们帮忙看着,你不用这么辛苦的。”信不由分说地把白鹭按到了椅子上。小姐肯定是被那个场面吓坏了才会这样,嗯,很合理。信下意识忽视了他们是一起从根部出来的,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

白鹭按了按太阳穴,她从刚才起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总是按捺不住心底深藏的杀意,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知道小缘和鼬大哥他们怎么样了......”

除了她和小白之外无人知晓,缘结神和鼬此时并不在木叶,在收到白鹭的传讯之后,鼬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第二场考试结束之后就和缘结神会合,一同前往风之国调查内情。

砂忍村风影大楼内,护卫忍者躺了一地,四代风影罗砂被缘结神用红线五花大绑吊在办公室正中间。鼬正从背后死死抓着缘结神的腰,防止她一道雷下去把大蛇丸本来要做的事情给代为完成了。

“鼬少年,你放开本神!竟然那么对自己的孩子!我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缘结神这次是真生气了,甚至放弃了平时惯用的节能模式,鼬实在是按不住两米多高的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从背后抓住她的腰。

“什么人,竟然敢擅闯风影办公室!”

风影顾问千代得知办公室遇袭,罗砂被人劫持,连忙带着自己的傀儡过来支援,鼬在看到又有人出现之后顿时眉头一跳。果不其然,五秒钟之后,罗砂旁边多了三个同样被五花大绑的红线粽子,一个是千代,另外两个是她的人偶。

“看你们的样子是木叶的忍者,我们砂忍村和木叶可是同盟关系,你们此举就不怕......”千代的话还没说完,缘结神就用红线把她嘴缠上了:“少说废话,本神时间有限,这个不合格的家长本神必须让他长长记性!”

“千代长老,他们不是刺客,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顶着千代惊讶的眼神,罗砂实在是难以启齿,自己与虎谋皮却被大蛇丸算计,幸好木叶方及时察觉到情况不对派人来阻止了大蛇丸的计划。结果还没来得及道谢,黑发蓝眼的少女在拿出一段红线看了看之后便突然发作,稍顷,铺天盖地的红线把他捆得结结实实。要不是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少年制止,对方能给他从窗户那扔出去。

“听好了,我名缘结神,是掌管世间缘分的结缘之神,”缘结神拎着等身高的守缘刃,冷冷地注视着罗砂和千代两人,“火影可没那么大本事能派遣我,此番前来风之国是受我的契约者所托,呵,还真是让我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鼬默默地松开了手,在忍具袋里摸了摸:起爆符数量应该够。暗下决心,要是等会儿缘结神发怒想天降神雷劈死四代风影的话,他就炸了这里来打断缘结神施术,至少炸毁风影办公室的罪名跟谋害风影相比算不上什么。

抱歉,止水哥,我不是缘结神的对手,想阻止她的话只能这么做了,希望我没有给白鹭开个坏头,鼬心里默念道。

原因无他,守鹤从面前这个外表胆小又柔弱的小女孩的身上同时感知到了来自三股不同势力的力量。一股来源于面前冷冷地瞪着他的九喇嘛,一股是同属九大尾兽的三尾尾兽矶抚,最后一股不是尾兽,但杀意最浓厚。他似乎能预感到,自己敢动这个小姑娘哪怕一根头发,对方就会立刻将他锤进地心。

“喂,蠢狐狸,这,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本大爷会从她身上感受到矶抚的查克拉,还有那股不知道来源的力量......”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见守鹤停下了动作,九喇嘛也收回了外溢的杀气,敢当着他九喇嘛的面欺负他这个最强尾兽的小手下,臭狸猫真是不知好歹。

木叶医院里,信眼见白鹭拿起淬毒的苦无就要给三代削个苹果补补身子,赶紧将苹果夺了过来:“小姐,让我来吧,虽然检查结果说你没什么大碍,但毕竟刚经历一场恶战,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哦好,谢谢你哦,信,真体贴啊。”白鹭温柔地笑了笑。

信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就看到白鹭又往三代的杯子里倒了滚烫的开水,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那升腾的蒸气里看到了嚎叫着的鬼魂。

“小姐,别勉强了,三代大人有我们帮忙看着,你不用这么辛苦的。”信不由分说地把白鹭按到了椅子上。小姐肯定是被那个场面吓坏了才会这样,嗯,很合理。信下意识忽视了他们是一起从根部出来的,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

白鹭按了按太阳穴,她从刚才起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总是按捺不住心底深藏的杀意,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知道小缘和鼬大哥他们怎么样了......”

除了她和小白之外无人知晓,缘结神和鼬此时并不在木叶,在收到白鹭的传讯之后,鼬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第二场考试结束之后就和缘结神会合,一同前往风之国调查内情。

砂忍村风影大楼内,护卫忍者躺了一地,四代风影罗砂被缘结神用红线五花大绑吊在办公室正中间。鼬正从背后死死抓着缘结神的腰,防止她一道雷下去把大蛇丸本来要做的事情给代为完成了。

“鼬少年,你放开本神!竟然那么对自己的孩子!我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缘结神这次是真生气了,甚至放弃了平时惯用的节能模式,鼬实在是按不住两米多高的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从背后抓住她的腰。

“什么人,竟然敢擅闯风影办公室!”

风影顾问千代得知办公室遇袭,罗砂被人劫持,连忙带着自己的傀儡过来支援,鼬在看到又有人出现之后顿时眉头一跳。果不其然,五秒钟之后,罗砂旁边多了三个同样被五花大绑的红线粽子,一个是千代,另外两个是她的人偶。

“看你们的样子是木叶的忍者,我们砂忍村和木叶可是同盟关系,你们此举就不怕......”千代的话还没说完,缘结神就用红线把她嘴缠上了:“少说废话,本神时间有限,这个不合格的家长本神必须让他长长记性!”

“千代长老,他们不是刺客,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顶着千代惊讶的眼神,罗砂实在是难以启齿,自己与虎谋皮却被大蛇丸算计,幸好木叶方及时察觉到情况不对派人来阻止了大蛇丸的计划。结果还没来得及道谢,黑发蓝眼的少女在拿出一段红线看了看之后便突然发作,稍顷,铺天盖地的红线把他捆得结结实实。要不是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少年制止,对方能给他从窗户那扔出去。

“听好了,我名缘结神,是掌管世间缘分的结缘之神,”缘结神拎着等身高的守缘刃,冷冷地注视着罗砂和千代两人,“火影可没那么大本事能派遣我,此番前来风之国是受我的契约者所托,呵,还真是让我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鼬默默地松开了手,在忍具袋里摸了摸:起爆符数量应该够。暗下决心,要是等会儿缘结神发怒想天降神雷劈死四代风影的话,他就炸了这里来打断缘结神施术,至少炸毁风影办公室的罪名跟谋害风影相比算不上什么。

抱歉,止水哥,我不是缘结神的对手,想阻止她的话只能这么做了,希望我没有给白鹭开个坏头,鼬心里默念道。

原因无他,守鹤从面前这个外表胆小又柔弱的小女孩的身上同时感知到了来自三股不同势力的力量。一股来源于面前冷冷地瞪着他的九喇嘛,一股是同属九大尾兽的三尾尾兽矶抚,最后一股不是尾兽,但杀意最浓厚。他似乎能预感到,自己敢动这个小姑娘哪怕一根头发,对方就会立刻将他锤进地心。

“喂,蠢狐狸,这,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本大爷会从她身上感受到矶抚的查克拉,还有那股不知道来源的力量......”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见守鹤停下了动作,九喇嘛也收回了外溢的杀气,敢当着他九喇嘛的面欺负他这个最强尾兽的小手下,臭狸猫真是不知好歹。

木叶医院里,信眼见白鹭拿起淬毒的苦无就要给三代削个苹果补补身子,赶紧将苹果夺了过来:“小姐,让我来吧,虽然检查结果说你没什么大碍,但毕竟刚经历一场恶战,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哦好,谢谢你哦,信,真体贴啊。”白鹭温柔地笑了笑。

信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就看到白鹭又往三代的杯子里倒了滚烫的开水,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那升腾的蒸气里看到了嚎叫着的鬼魂。

“小姐,别勉强了,三代大人有我们帮忙看着,你不用这么辛苦的。”信不由分说地把白鹭按到了椅子上。小姐肯定是被那个场面吓坏了才会这样,嗯,很合理。信下意识忽视了他们是一起从根部出来的,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

白鹭按了按太阳穴,她从刚才起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总是按捺不住心底深藏的杀意,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知道小缘和鼬大哥他们怎么样了......”

除了她和小白之外无人知晓,缘结神和鼬此时并不在木叶,在收到白鹭的传讯之后,鼬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第二场考试结束之后就和缘结神会合,一同前往风之国调查内情。

砂忍村风影大楼内,护卫忍者躺了一地,四代风影罗砂被缘结神用红线五花大绑吊在办公室正中间。鼬正从背后死死抓着缘结神的腰,防止她一道雷下去把大蛇丸本来要做的事情给代为完成了。

“鼬少年,你放开本神!竟然那么对自己的孩子!我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缘结神这次是真生气了,甚至放弃了平时惯用的节能模式,鼬实在是按不住两米多高的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从背后抓住她的腰。

“什么人,竟然敢擅闯风影办公室!”

风影顾问千代得知办公室遇袭,罗砂被人劫持,连忙带着自己的傀儡过来支援,鼬在看到又有人出现之后顿时眉头一跳。果不其然,五秒钟之后,罗砂旁边多了三个同样被五花大绑的红线粽子,一个是千代,另外两个是她的人偶。

“看你们的样子是木叶的忍者,我们砂忍村和木叶可是同盟关系,你们此举就不怕......”千代的话还没说完,缘结神就用红线把她嘴缠上了:“少说废话,本神时间有限,这个不合格的家长本神必须让他长长记性!”

“千代长老,他们不是刺客,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顶着千代惊讶的眼神,罗砂实在是难以启齿,自己与虎谋皮却被大蛇丸算计,幸好木叶方及时察觉到情况不对派人来阻止了大蛇丸的计划。结果还没来得及道谢,黑发蓝眼的少女在拿出一段红线看了看之后便突然发作,稍顷,铺天盖地的红线把他捆得结结实实。要不是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少年制止,对方能给他从窗户那扔出去。

“听好了,我名缘结神,是掌管世间缘分的结缘之神,”缘结神拎着等身高的守缘刃,冷冷地注视着罗砂和千代两人,“火影可没那么大本事能派遣我,此番前来风之国是受我的契约者所托,呵,还真是让我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鼬默默地松开了手,在忍具袋里摸了摸:起爆符数量应该够。暗下决心,要是等会儿缘结神发怒想天降神雷劈死四代风影的话,他就炸了这里来打断缘结神施术,至少炸毁风影办公室的罪名跟谋害风影相比算不上什么。

抱歉,止水哥,我不是缘结神的对手,想阻止她的话只能这么做了,希望我没有给白鹭开个坏头,鼬心里默念道。

原因无他,守鹤从面前这个外表胆小又柔弱的小女孩的身上同时感知到了来自三股不同势力的力量。一股来源于面前冷冷地瞪着他的九喇嘛,一股是同属九大尾兽的三尾尾兽矶抚,最后一股不是尾兽,但杀意最浓厚。他似乎能预感到,自己敢动这个小姑娘哪怕一根头发,对方就会立刻将他锤进地心。

“喂,蠢狐狸,这,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本大爷会从她身上感受到矶抚的查克拉,还有那股不知道来源的力量......”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见守鹤停下了动作,九喇嘛也收回了外溢的杀气,敢当着他九喇嘛的面欺负他这个最强尾兽的小手下,臭狸猫真是不知好歹。

木叶医院里,信眼见白鹭拿起淬毒的苦无就要给三代削个苹果补补身子,赶紧将苹果夺了过来:“小姐,让我来吧,虽然检查结果说你没什么大碍,但毕竟刚经历一场恶战,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哦好,谢谢你哦,信,真体贴啊。”白鹭温柔地笑了笑。

信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就看到白鹭又往三代的杯子里倒了滚烫的开水,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那升腾的蒸气里看到了嚎叫着的鬼魂。

“小姐,别勉强了,三代大人有我们帮忙看着,你不用这么辛苦的。”信不由分说地把白鹭按到了椅子上。小姐肯定是被那个场面吓坏了才会这样,嗯,很合理。信下意识忽视了他们是一起从根部出来的,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

白鹭按了按太阳穴,她从刚才起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总是按捺不住心底深藏的杀意,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知道小缘和鼬大哥他们怎么样了......”

除了她和小白之外无人知晓,缘结神和鼬此时并不在木叶,在收到白鹭的传讯之后,鼬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第二场考试结束之后就和缘结神会合,一同前往风之国调查内情。

砂忍村风影大楼内,护卫忍者躺了一地,四代风影罗砂被缘结神用红线五花大绑吊在办公室正中间。鼬正从背后死死抓着缘结神的腰,防止她一道雷下去把大蛇丸本来要做的事情给代为完成了。

“鼬少年,你放开本神!竟然那么对自己的孩子!我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缘结神这次是真生气了,甚至放弃了平时惯用的节能模式,鼬实在是按不住两米多高的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从背后抓住她的腰。

“什么人,竟然敢擅闯风影办公室!”

风影顾问千代得知办公室遇袭,罗砂被人劫持,连忙带着自己的傀儡过来支援,鼬在看到又有人出现之后顿时眉头一跳。果不其然,五秒钟之后,罗砂旁边多了三个同样被五花大绑的红线粽子,一个是千代,另外两个是她的人偶。

“看你们的样子是木叶的忍者,我们砂忍村和木叶可是同盟关系,你们此举就不怕......”千代的话还没说完,缘结神就用红线把她嘴缠上了:“少说废话,本神时间有限,这个不合格的家长本神必须让他长长记性!”

“千代长老,他们不是刺客,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顶着千代惊讶的眼神,罗砂实在是难以启齿,自己与虎谋皮却被大蛇丸算计,幸好木叶方及时察觉到情况不对派人来阻止了大蛇丸的计划。结果还没来得及道谢,黑发蓝眼的少女在拿出一段红线看了看之后便突然发作,稍顷,铺天盖地的红线把他捆得结结实实。要不是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少年制止,对方能给他从窗户那扔出去。

“听好了,我名缘结神,是掌管世间缘分的结缘之神,”缘结神拎着等身高的守缘刃,冷冷地注视着罗砂和千代两人,“火影可没那么大本事能派遣我,此番前来风之国是受我的契约者所托,呵,还真是让我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鼬默默地松开了手,在忍具袋里摸了摸:起爆符数量应该够。暗下决心,要是等会儿缘结神发怒想天降神雷劈死四代风影的话,他就炸了这里来打断缘结神施术,至少炸毁风影办公室的罪名跟谋害风影相比算不上什么。

抱歉,止水哥,我不是缘结神的对手,想阻止她的话只能这么做了,希望我没有给白鹭开个坏头,鼬心里默念道。

原因无他,守鹤从面前这个外表胆小又柔弱的小女孩的身上同时感知到了来自三股不同势力的力量。一股来源于面前冷冷地瞪着他的九喇嘛,一股是同属九大尾兽的三尾尾兽矶抚,最后一股不是尾兽,但杀意最浓厚。他似乎能预感到,自己敢动这个小姑娘哪怕一根头发,对方就会立刻将他锤进地心。

“喂,蠢狐狸,这,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本大爷会从她身上感受到矶抚的查克拉,还有那股不知道来源的力量......”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见守鹤停下了动作,九喇嘛也收回了外溢的杀气,敢当着他九喇嘛的面欺负他这个最强尾兽的小手下,臭狸猫真是不知好歹。

木叶医院里,信眼见白鹭拿起淬毒的苦无就要给三代削个苹果补补身子,赶紧将苹果夺了过来:“小姐,让我来吧,虽然检查结果说你没什么大碍,但毕竟刚经历一场恶战,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哦好,谢谢你哦,信,真体贴啊。”白鹭温柔地笑了笑。

信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就看到白鹭又往三代的杯子里倒了滚烫的开水,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那升腾的蒸气里看到了嚎叫着的鬼魂。

“小姐,别勉强了,三代大人有我们帮忙看着,你不用这么辛苦的。”信不由分说地把白鹭按到了椅子上。小姐肯定是被那个场面吓坏了才会这样,嗯,很合理。信下意识忽视了他们是一起从根部出来的,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

白鹭按了按太阳穴,她从刚才起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总是按捺不住心底深藏的杀意,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知道小缘和鼬大哥他们怎么样了......”

除了她和小白之外无人知晓,缘结神和鼬此时并不在木叶,在收到白鹭的传讯之后,鼬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第二场考试结束之后就和缘结神会合,一同前往风之国调查内情。

砂忍村风影大楼内,护卫忍者躺了一地,四代风影罗砂被缘结神用红线五花大绑吊在办公室正中间。鼬正从背后死死抓着缘结神的腰,防止她一道雷下去把大蛇丸本来要做的事情给代为完成了。

“鼬少年,你放开本神!竟然那么对自己的孩子!我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缘结神这次是真生气了,甚至放弃了平时惯用的节能模式,鼬实在是按不住两米多高的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从背后抓住她的腰。

“什么人,竟然敢擅闯风影办公室!”

风影顾问千代得知办公室遇袭,罗砂被人劫持,连忙带着自己的傀儡过来支援,鼬在看到又有人出现之后顿时眉头一跳。果不其然,五秒钟之后,罗砂旁边多了三个同样被五花大绑的红线粽子,一个是千代,另外两个是她的人偶。

“看你们的样子是木叶的忍者,我们砂忍村和木叶可是同盟关系,你们此举就不怕......”千代的话还没说完,缘结神就用红线把她嘴缠上了:“少说废话,本神时间有限,这个不合格的家长本神必须让他长长记性!”

“千代长老,他们不是刺客,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顶着千代惊讶的眼神,罗砂实在是难以启齿,自己与虎谋皮却被大蛇丸算计,幸好木叶方及时察觉到情况不对派人来阻止了大蛇丸的计划。结果还没来得及道谢,黑发蓝眼的少女在拿出一段红线看了看之后便突然发作,稍顷,铺天盖地的红线把他捆得结结实实。要不是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少年制止,对方能给他从窗户那扔出去。

“听好了,我名缘结神,是掌管世间缘分的结缘之神,”缘结神拎着等身高的守缘刃,冷冷地注视着罗砂和千代两人,“火影可没那么大本事能派遣我,此番前来风之国是受我的契约者所托,呵,还真是让我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鼬默默地松开了手,在忍具袋里摸了摸:起爆符数量应该够。暗下决心,要是等会儿缘结神发怒想天降神雷劈死四代风影的话,他就炸了这里来打断缘结神施术,至少炸毁风影办公室的罪名跟谋害风影相比算不上什么。

抱歉,止水哥,我不是缘结神的对手,想阻止她的话只能这么做了,希望我没有给白鹭开个坏头,鼬心里默念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