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其他 > 星光下的影子 > 二OO一,阿乐

米月冷冷道:“听他妈说,是你离开他以后,他才吸上毒的。”

“难道,难道,他发现了我藏匿在他房间里的冰毒了?”杨婧萍喃喃道。

“你认识他的时候,就贩毒了?”米月惊问。

“不是的,不是的,是我认识的一个老乡,认我作姐妹,叫六姐,说是临时要把一袋东西放在我这里,那是一个用牛皮纸信封袋密封的东西,说让我一定要保管好,千万不要弄丢了,我自己住单位宿舍,四个女工一间房,不敢放在宿舍,就乘丁丰不在房间,把那包东西悄悄用透明胶贴在床底板上面,六姐问我藏的地方安全不安全,我就向她说了藏的地方。后来,六姨带我去认识一个老板,逼我贩毒,我不干,她们就说如果不干,就举报我贩毒,我替她藏匿的一袋毒品,就是见证,所以我后来只好跟着他们干了,还忍痛同丁丰分了手,之后,我就一直没有机会到他房间取那袋毒品。”

“六姐和老板叫什么名字?”

“她叫黄蕾,老板就是她的男朋友,叫阿辉,实名叫万志辉,黄蕾自己吸毒死了,万志辉被判了十五年。”

“你们团伙里不是禁止人吸毒吗?”

“谁知道呢,她想死,谁拦得住。”

“你们在组织里,主要从事什么工作?”

“接收毒品,然后把收到的毒品又分发到下家。”

“通过什么渠道接收?”

“电器货柜车,都是夹带在这些电器包装里。”

“具体都是些什么公司?什么电器?”

“多了,好像大多都是明光集团下属公司的。”

米月一惊:“明光集团?”

“是。”

“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渠道运毒?”

“唉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不通过这种渠道,其他渠道都不行了,现在坐什么交通工具,不要通过安检?坐飞机要安检,坐铁路、地铁要安检,坐船要安检,就是自己开车,公安检查站也要过一遍。”

“你们是怎么利用这些电器货柜车夹带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负责被人带到一些没有视频监控的道路边,取下车上的货。但是后来我听说,是我们的人收买了货车司机,或者是发货人,而这些司机也好,发货人也好,在被抓了以后,都不知道他们的车上有夹带的毒品,所以连累这些公司也受牵连,听说那明光集团的唐总,还多次向公安局道歉。”

米月把崔延利等人的照片认她辨认,杨婧萍摇了摇头。

米月向邓局打探收买发货人及司机的人,邓局道:“这个人是个女子,叫黄蕾,当时让她跑了,没有抓捕到她,我们发了通缉令,三个月后,她吸毒致死。”

“是她自己吸毒死的?”

“不能排除是他杀,我们在城郊一个偏僻废弃的农舍发现的尸体,当时尸体已高度腐烂,死亡时间已过了一个多月,那段时间风雨天多,很少有人去那里,我们除了查出身体中有冰毒残留外,没有提取到任何有价值的物证,这个案子也就不了了之。”

米月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这伙人除了她,就没有其他人干这种事了?”

“我们当时掌握的线索,也就这么多,不过我们判断,也是有可能的,用一个可靠的人也够了,毕竟干这种活的人多了,老板不会放心的。”

“她的男朋友叫万志辉的,没有与他一起干?”

邓局摇了摇头:“不相干,他同那个杨婧萍一道,只负责供货,对接货的事,他们都说不知情。”

米月似乎明白过来,既然这个团伙有不容许成员吸毒的规矩,黄蕾怎么会吸毒?她既然已逃避了抓捕,为何还要服毒自杀?也许,所谓收买供货人或者拉货的司机,本身就是一种骗局,说不定就是公司自己在进行运毒贩毒,而这个骗局的重要知情人之死,更让米月判定,在这种骗局的幕后,应该还有一个潜伏在明光集团的高智商团伙,如果是他们策划的阴谋,这个黄蕾就必须死。

米月见到的万志辉,是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身躯肥胖的秃头,年龄看上去像是60多岁,比实际年龄至少相差二十岁,戴着一付深度近视眼镜,眼镜下,闪一双狡黠的三角眼。

“今天找你,是想了解了解黄蕾的情况,请你配合。”

万志辉一声冷笑:“这都是什么猴年马月的事了,怎么还来纠缠?”

“这起案件还没有完,黄蕾的事,我昨天见了杨婧萍,她向我提供了一些新的情况,所以必须向你证实。”

万志辉哼了一声:“新情况?杨婧萍那婆娘出来了?”

米月明白,遇上了个难缠的人了。

“万志辉,你要明白,如果我们发现由于你还有事情没有交代,以致造成任何后果,你不会不明白你的后果是什么!”

“该坦白的,都坦白了,杨婧萍那婆娘的八卦嘴你也信!她为了开脱自己,给自己减罪,什么事做不出来!”

米月一声冷笑:“万志辉,黄蕾干的事,说她收买明光集团的内部人员,利用其运送货物的工柜车夹带毒品,你是她的男朋友,你难道真的不知情?”

万志辉摇了摇头:“警官同志,我要是知道她干这个事,我能不交代吗!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后果后果的,你就是活剥了我的皮,我也说不出来呀!”

“那好,我问你,黄蕾吸毒吗?”

“这个我也已交代过了嘛,我们被抓之前,她没有吸毒,就是想吸,也不敢,之后,说她吸毒,她怎么吸毒,还吸毒死了,我关在这里,我怎么晓得!”

“你们平时都在一起吗?”

“她有她的活,我有我的活,她在k厅上班,从下午到凌晨都不见人,我呢,身份是开货柜车的,虽然后来不亲自开车了,但也管着手下几十号人,成天担惊受怕的忙,哪能常在一起!”

“你们被捕的时候,在一起吗?她是怎么逃脱的?”

万志辉唉了一声:“你们那个邓局,不说是侦察兵出身的么,高手嘛!我们一伙的也有三十多人,住的地方和活动的地方有十多处,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一一模到的,模得那么准,都在凌晨同一时间集中抓捕,一分一秒都不差,想通知同伙都来不及,我当时还在床上做梦呢,就被他们突门而入,我一跳窗,人刚一落地,就被守在窗下的警察来个守株待兔,人没有逃脱,还摔断了腿,那会,她在k厅还没有回呢,我哪里知道她的下落,后来在审讯时,我才晓得公安没有抓到她。”

“她除了你,还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包括男的朋友?”

万志辉哼了哼:“看你这话问的,别说她没有,就是有,她还会让我晓得!”

“杨婧萍是你让黄蕾拉进来的吧?”

“就算是吧,她是杨婧萍的闺蜜,要不拉她进来,我担心那婆娘一旦知道她做的事,说出去我们都就得完蛋。”

“这么说,杨婧萍的男朋友丁丰,也是为堵他的嘴,把他害死的吧?”

万志辉狡黠地笑了笑:“你用不着这样向我下套,那个丁丰,他是我们头的朋友,他们的关系比我们铁多了,还用得着我们来害他!”

“你相不相信黄蕾会服毒自杀?”

万志辉一时沉默起来,半晌没有回话。

米月继续道:“至于黄蕾的死,虽然当时警方没有找到可靠证据,证明黄蕾是他杀,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一种预感,黄蕾的死,不是我们预料的这么简单,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你们的这个团伙的上一级还在继续犯罪,如果黄蕾是唯一与这个上一级的团伙打交道的人,那么,这个团伙一定是不会让她留下口实的,她是必死无疑。”

米月说完,看万志辉的脸,已扭曲了,变得可怕。

“知道八姐是谁吗?”米月补充了一句。

“你是说,是八姐害的她?”

“除了她,还有谁?”

米月问完,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来,那是米月在案卷中拍下的夹在手机透明塑胶套内的照片,是一张发黄了的黄蕾与万志辉的合影,她递给了万志辉。

“这是在黄蕾的死亡现场发现的唯一遗物。”

万志辉盯看了半天,眼眶红了。

“要是黄蕾在天有灵,不会看你无动于衷吧!”

万志辉抬起了泪眼:“我还有一个老母亲,七十多岁了,还有哥嫂侄子一家五口,我担心他们报复。”

“他们老家在哪?”

“四川万峰县平山镇塘背村老家。”

米月叹息一声:“你长个脑袋好好想一想,他们会这么傻,冒这么大的风险千里超超跑到你老家去杀人,那么偏僻的地方,一查就跑不掉,再说了,你交代不交代,我们不说出去,有谁会晓得,我们的公安派出所,也会这么无能吗!”

万志辉沉默了一会,道:“你去找一个叫阿乐的人。”

“阿乐?什么样人?”

“黄蕾就是经常同这个人电话联系,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我偶尔听到过他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的,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应该是明光集团的。”

“万志辉,你要明白,如果我们发现由于你还有事情没有交代,以致造成任何后果,你不会不明白你的后果是什么!”

“该坦白的,都坦白了,杨婧萍那婆娘的八卦嘴你也信!她为了开脱自己,给自己减罪,什么事做不出来!”

米月一声冷笑:“万志辉,黄蕾干的事,说她收买明光集团的内部人员,利用其运送货物的工柜车夹带毒品,你是她的男朋友,你难道真的不知情?”

万志辉摇了摇头:“警官同志,我要是知道她干这个事,我能不交代吗!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后果后果的,你就是活剥了我的皮,我也说不出来呀!”

“那好,我问你,黄蕾吸毒吗?”

“这个我也已交代过了嘛,我们被抓之前,她没有吸毒,就是想吸,也不敢,之后,说她吸毒,她怎么吸毒,还吸毒死了,我关在这里,我怎么晓得!”

“你们平时都在一起吗?”

“她有她的活,我有我的活,她在k厅上班,从下午到凌晨都不见人,我呢,身份是开货柜车的,虽然后来不亲自开车了,但也管着手下几十号人,成天担惊受怕的忙,哪能常在一起!”

“你们被捕的时候,在一起吗?她是怎么逃脱的?”

万志辉唉了一声:“你们那个邓局,不说是侦察兵出身的么,高手嘛!我们一伙的也有三十多人,住的地方和活动的地方有十多处,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一一模到的,模得那么准,都在凌晨同一时间集中抓捕,一分一秒都不差,想通知同伙都来不及,我当时还在床上做梦呢,就被他们突门而入,我一跳窗,人刚一落地,就被守在窗下的警察来个守株待兔,人没有逃脱,还摔断了腿,那会,她在k厅还没有回呢,我哪里知道她的下落,后来在审讯时,我才晓得公安没有抓到她。”

“她除了你,还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包括男的朋友?”

万志辉哼了哼:“看你这话问的,别说她没有,就是有,她还会让我晓得!”

“杨婧萍是你让黄蕾拉进来的吧?”

“就算是吧,她是杨婧萍的闺蜜,要不拉她进来,我担心那婆娘一旦知道她做的事,说出去我们都就得完蛋。”

“这么说,杨婧萍的男朋友丁丰,也是为堵他的嘴,把他害死的吧?”

万志辉狡黠地笑了笑:“你用不着这样向我下套,那个丁丰,他是我们头的朋友,他们的关系比我们铁多了,还用得着我们来害他!”

“你相不相信黄蕾会服毒自杀?”

万志辉一时沉默起来,半晌没有回话。

米月继续道:“至于黄蕾的死,虽然当时警方没有找到可靠证据,证明黄蕾是他杀,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一种预感,黄蕾的死,不是我们预料的这么简单,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你们的这个团伙的上一级还在继续犯罪,如果黄蕾是唯一与这个上一级的团伙打交道的人,那么,这个团伙一定是不会让她留下口实的,她是必死无疑。”

米月说完,看万志辉的脸,已扭曲了,变得可怕。

“知道八姐是谁吗?”米月补充了一句。

“你是说,是八姐害的她?”

“除了她,还有谁?”

米月问完,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来,那是米月在案卷中拍下的夹在手机透明塑胶套内的照片,是一张发黄了的黄蕾与万志辉的合影,她递给了万志辉。

“这是在黄蕾的死亡现场发现的唯一遗物。”

万志辉盯看了半天,眼眶红了。

“要是黄蕾在天有灵,不会看你无动于衷吧!”

万志辉抬起了泪眼:“我还有一个老母亲,七十多岁了,还有哥嫂侄子一家五口,我担心他们报复。”

“他们老家在哪?”

“四川万峰县平山镇塘背村老家。”

米月叹息一声:“你长个脑袋好好想一想,他们会这么傻,冒这么大的风险千里超超跑到你老家去杀人,那么偏僻的地方,一查就跑不掉,再说了,你交代不交代,我们不说出去,有谁会晓得,我们的公安派出所,也会这么无能吗!”

万志辉沉默了一会,道:“你去找一个叫阿乐的人。”

“阿乐?什么样人?”

“黄蕾就是经常同这个人电话联系,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我偶尔听到过他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的,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应该是明光集团的。”

“万志辉,你要明白,如果我们发现由于你还有事情没有交代,以致造成任何后果,你不会不明白你的后果是什么!”

“该坦白的,都坦白了,杨婧萍那婆娘的八卦嘴你也信!她为了开脱自己,给自己减罪,什么事做不出来!”

米月一声冷笑:“万志辉,黄蕾干的事,说她收买明光集团的内部人员,利用其运送货物的工柜车夹带毒品,你是她的男朋友,你难道真的不知情?”

万志辉摇了摇头:“警官同志,我要是知道她干这个事,我能不交代吗!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后果后果的,你就是活剥了我的皮,我也说不出来呀!”

“那好,我问你,黄蕾吸毒吗?”

“这个我也已交代过了嘛,我们被抓之前,她没有吸毒,就是想吸,也不敢,之后,说她吸毒,她怎么吸毒,还吸毒死了,我关在这里,我怎么晓得!”

“你们平时都在一起吗?”

“她有她的活,我有我的活,她在k厅上班,从下午到凌晨都不见人,我呢,身份是开货柜车的,虽然后来不亲自开车了,但也管着手下几十号人,成天担惊受怕的忙,哪能常在一起!”

“你们被捕的时候,在一起吗?她是怎么逃脱的?”

万志辉唉了一声:“你们那个邓局,不说是侦察兵出身的么,高手嘛!我们一伙的也有三十多人,住的地方和活动的地方有十多处,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一一模到的,模得那么准,都在凌晨同一时间集中抓捕,一分一秒都不差,想通知同伙都来不及,我当时还在床上做梦呢,就被他们突门而入,我一跳窗,人刚一落地,就被守在窗下的警察来个守株待兔,人没有逃脱,还摔断了腿,那会,她在k厅还没有回呢,我哪里知道她的下落,后来在审讯时,我才晓得公安没有抓到她。”

“她除了你,还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包括男的朋友?”

万志辉哼了哼:“看你这话问的,别说她没有,就是有,她还会让我晓得!”

“杨婧萍是你让黄蕾拉进来的吧?”

“就算是吧,她是杨婧萍的闺蜜,要不拉她进来,我担心那婆娘一旦知道她做的事,说出去我们都就得完蛋。”

“这么说,杨婧萍的男朋友丁丰,也是为堵他的嘴,把他害死的吧?”

万志辉狡黠地笑了笑:“你用不着这样向我下套,那个丁丰,他是我们头的朋友,他们的关系比我们铁多了,还用得着我们来害他!”

“你相不相信黄蕾会服毒自杀?”

万志辉一时沉默起来,半晌没有回话。

米月继续道:“至于黄蕾的死,虽然当时警方没有找到可靠证据,证明黄蕾是他杀,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一种预感,黄蕾的死,不是我们预料的这么简单,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你们的这个团伙的上一级还在继续犯罪,如果黄蕾是唯一与这个上一级的团伙打交道的人,那么,这个团伙一定是不会让她留下口实的,她是必死无疑。”

米月说完,看万志辉的脸,已扭曲了,变得可怕。

“知道八姐是谁吗?”米月补充了一句。

“你是说,是八姐害的她?”

“除了她,还有谁?”

米月问完,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来,那是米月在案卷中拍下的夹在手机透明塑胶套内的照片,是一张发黄了的黄蕾与万志辉的合影,她递给了万志辉。

“这是在黄蕾的死亡现场发现的唯一遗物。”

万志辉盯看了半天,眼眶红了。

“要是黄蕾在天有灵,不会看你无动于衷吧!”

万志辉抬起了泪眼:“我还有一个老母亲,七十多岁了,还有哥嫂侄子一家五口,我担心他们报复。”

“他们老家在哪?”

“四川万峰县平山镇塘背村老家。”

米月叹息一声:“你长个脑袋好好想一想,他们会这么傻,冒这么大的风险千里超超跑到你老家去杀人,那么偏僻的地方,一查就跑不掉,再说了,你交代不交代,我们不说出去,有谁会晓得,我们的公安派出所,也会这么无能吗!”

万志辉沉默了一会,道:“你去找一个叫阿乐的人。”

“阿乐?什么样人?”

“黄蕾就是经常同这个人电话联系,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我偶尔听到过他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的,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应该是明光集团的。”

“万志辉,你要明白,如果我们发现由于你还有事情没有交代,以致造成任何后果,你不会不明白你的后果是什么!”

“该坦白的,都坦白了,杨婧萍那婆娘的八卦嘴你也信!她为了开脱自己,给自己减罪,什么事做不出来!”

米月一声冷笑:“万志辉,黄蕾干的事,说她收买明光集团的内部人员,利用其运送货物的工柜车夹带毒品,你是她的男朋友,你难道真的不知情?”

万志辉摇了摇头:“警官同志,我要是知道她干这个事,我能不交代吗!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后果后果的,你就是活剥了我的皮,我也说不出来呀!”

“那好,我问你,黄蕾吸毒吗?”

“这个我也已交代过了嘛,我们被抓之前,她没有吸毒,就是想吸,也不敢,之后,说她吸毒,她怎么吸毒,还吸毒死了,我关在这里,我怎么晓得!”

“你们平时都在一起吗?”

“她有她的活,我有我的活,她在k厅上班,从下午到凌晨都不见人,我呢,身份是开货柜车的,虽然后来不亲自开车了,但也管着手下几十号人,成天担惊受怕的忙,哪能常在一起!”

“你们被捕的时候,在一起吗?她是怎么逃脱的?”

万志辉唉了一声:“你们那个邓局,不说是侦察兵出身的么,高手嘛!我们一伙的也有三十多人,住的地方和活动的地方有十多处,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一一模到的,模得那么准,都在凌晨同一时间集中抓捕,一分一秒都不差,想通知同伙都来不及,我当时还在床上做梦呢,就被他们突门而入,我一跳窗,人刚一落地,就被守在窗下的警察来个守株待兔,人没有逃脱,还摔断了腿,那会,她在k厅还没有回呢,我哪里知道她的下落,后来在审讯时,我才晓得公安没有抓到她。”

“她除了你,还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包括男的朋友?”

万志辉哼了哼:“看你这话问的,别说她没有,就是有,她还会让我晓得!”

“杨婧萍是你让黄蕾拉进来的吧?”

“就算是吧,她是杨婧萍的闺蜜,要不拉她进来,我担心那婆娘一旦知道她做的事,说出去我们都就得完蛋。”

“这么说,杨婧萍的男朋友丁丰,也是为堵他的嘴,把他害死的吧?”

万志辉狡黠地笑了笑:“你用不着这样向我下套,那个丁丰,他是我们头的朋友,他们的关系比我们铁多了,还用得着我们来害他!”

“你相不相信黄蕾会服毒自杀?”

万志辉一时沉默起来,半晌没有回话。

米月继续道:“至于黄蕾的死,虽然当时警方没有找到可靠证据,证明黄蕾是他杀,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一种预感,黄蕾的死,不是我们预料的这么简单,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你们的这个团伙的上一级还在继续犯罪,如果黄蕾是唯一与这个上一级的团伙打交道的人,那么,这个团伙一定是不会让她留下口实的,她是必死无疑。”

米月说完,看万志辉的脸,已扭曲了,变得可怕。

“知道八姐是谁吗?”米月补充了一句。

“你是说,是八姐害的她?”

“除了她,还有谁?”

米月问完,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来,那是米月在案卷中拍下的夹在手机透明塑胶套内的照片,是一张发黄了的黄蕾与万志辉的合影,她递给了万志辉。

“这是在黄蕾的死亡现场发现的唯一遗物。”

万志辉盯看了半天,眼眶红了。

“要是黄蕾在天有灵,不会看你无动于衷吧!”

万志辉抬起了泪眼:“我还有一个老母亲,七十多岁了,还有哥嫂侄子一家五口,我担心他们报复。”

“他们老家在哪?”

“四川万峰县平山镇塘背村老家。”

米月叹息一声:“你长个脑袋好好想一想,他们会这么傻,冒这么大的风险千里超超跑到你老家去杀人,那么偏僻的地方,一查就跑不掉,再说了,你交代不交代,我们不说出去,有谁会晓得,我们的公安派出所,也会这么无能吗!”

万志辉沉默了一会,道:“你去找一个叫阿乐的人。”

“阿乐?什么样人?”

“黄蕾就是经常同这个人电话联系,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我偶尔听到过他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的,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应该是明光集团的。”

“万志辉,你要明白,如果我们发现由于你还有事情没有交代,以致造成任何后果,你不会不明白你的后果是什么!”

“该坦白的,都坦白了,杨婧萍那婆娘的八卦嘴你也信!她为了开脱自己,给自己减罪,什么事做不出来!”

米月一声冷笑:“万志辉,黄蕾干的事,说她收买明光集团的内部人员,利用其运送货物的工柜车夹带毒品,你是她的男朋友,你难道真的不知情?”

万志辉摇了摇头:“警官同志,我要是知道她干这个事,我能不交代吗!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后果后果的,你就是活剥了我的皮,我也说不出来呀!”

“那好,我问你,黄蕾吸毒吗?”

“这个我也已交代过了嘛,我们被抓之前,她没有吸毒,就是想吸,也不敢,之后,说她吸毒,她怎么吸毒,还吸毒死了,我关在这里,我怎么晓得!”

“你们平时都在一起吗?”

“她有她的活,我有我的活,她在k厅上班,从下午到凌晨都不见人,我呢,身份是开货柜车的,虽然后来不亲自开车了,但也管着手下几十号人,成天担惊受怕的忙,哪能常在一起!”

“你们被捕的时候,在一起吗?她是怎么逃脱的?”

万志辉唉了一声:“你们那个邓局,不说是侦察兵出身的么,高手嘛!我们一伙的也有三十多人,住的地方和活动的地方有十多处,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一一模到的,模得那么准,都在凌晨同一时间集中抓捕,一分一秒都不差,想通知同伙都来不及,我当时还在床上做梦呢,就被他们突门而入,我一跳窗,人刚一落地,就被守在窗下的警察来个守株待兔,人没有逃脱,还摔断了腿,那会,她在k厅还没有回呢,我哪里知道她的下落,后来在审讯时,我才晓得公安没有抓到她。”

“她除了你,还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包括男的朋友?”

万志辉哼了哼:“看你这话问的,别说她没有,就是有,她还会让我晓得!”

“杨婧萍是你让黄蕾拉进来的吧?”

“就算是吧,她是杨婧萍的闺蜜,要不拉她进来,我担心那婆娘一旦知道她做的事,说出去我们都就得完蛋。”

“这么说,杨婧萍的男朋友丁丰,也是为堵他的嘴,把他害死的吧?”

万志辉狡黠地笑了笑:“你用不着这样向我下套,那个丁丰,他是我们头的朋友,他们的关系比我们铁多了,还用得着我们来害他!”

“你相不相信黄蕾会服毒自杀?”

万志辉一时沉默起来,半晌没有回话。

米月继续道:“至于黄蕾的死,虽然当时警方没有找到可靠证据,证明黄蕾是他杀,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一种预感,黄蕾的死,不是我们预料的这么简单,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你们的这个团伙的上一级还在继续犯罪,如果黄蕾是唯一与这个上一级的团伙打交道的人,那么,这个团伙一定是不会让她留下口实的,她是必死无疑。”

米月说完,看万志辉的脸,已扭曲了,变得可怕。

“知道八姐是谁吗?”米月补充了一句。

“你是说,是八姐害的她?”

“除了她,还有谁?”

米月问完,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来,那是米月在案卷中拍下的夹在手机透明塑胶套内的照片,是一张发黄了的黄蕾与万志辉的合影,她递给了万志辉。

“这是在黄蕾的死亡现场发现的唯一遗物。”

万志辉盯看了半天,眼眶红了。

“要是黄蕾在天有灵,不会看你无动于衷吧!”

万志辉抬起了泪眼:“我还有一个老母亲,七十多岁了,还有哥嫂侄子一家五口,我担心他们报复。”

“他们老家在哪?”

“四川万峰县平山镇塘背村老家。”

米月叹息一声:“你长个脑袋好好想一想,他们会这么傻,冒这么大的风险千里超超跑到你老家去杀人,那么偏僻的地方,一查就跑不掉,再说了,你交代不交代,我们不说出去,有谁会晓得,我们的公安派出所,也会这么无能吗!”

万志辉沉默了一会,道:“你去找一个叫阿乐的人。”

“阿乐?什么样人?”

“黄蕾就是经常同这个人电话联系,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我偶尔听到过他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的,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应该是明光集团的。”

“万志辉,你要明白,如果我们发现由于你还有事情没有交代,以致造成任何后果,你不会不明白你的后果是什么!”

“该坦白的,都坦白了,杨婧萍那婆娘的八卦嘴你也信!她为了开脱自己,给自己减罪,什么事做不出来!”

米月一声冷笑:“万志辉,黄蕾干的事,说她收买明光集团的内部人员,利用其运送货物的工柜车夹带毒品,你是她的男朋友,你难道真的不知情?”

万志辉摇了摇头:“警官同志,我要是知道她干这个事,我能不交代吗!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后果后果的,你就是活剥了我的皮,我也说不出来呀!”

“那好,我问你,黄蕾吸毒吗?”

“这个我也已交代过了嘛,我们被抓之前,她没有吸毒,就是想吸,也不敢,之后,说她吸毒,她怎么吸毒,还吸毒死了,我关在这里,我怎么晓得!”

“你们平时都在一起吗?”

“她有她的活,我有我的活,她在k厅上班,从下午到凌晨都不见人,我呢,身份是开货柜车的,虽然后来不亲自开车了,但也管着手下几十号人,成天担惊受怕的忙,哪能常在一起!”

“你们被捕的时候,在一起吗?她是怎么逃脱的?”

万志辉唉了一声:“你们那个邓局,不说是侦察兵出身的么,高手嘛!我们一伙的也有三十多人,住的地方和活动的地方有十多处,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一一模到的,模得那么准,都在凌晨同一时间集中抓捕,一分一秒都不差,想通知同伙都来不及,我当时还在床上做梦呢,就被他们突门而入,我一跳窗,人刚一落地,就被守在窗下的警察来个守株待兔,人没有逃脱,还摔断了腿,那会,她在k厅还没有回呢,我哪里知道她的下落,后来在审讯时,我才晓得公安没有抓到她。”

“她除了你,还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包括男的朋友?”

万志辉哼了哼:“看你这话问的,别说她没有,就是有,她还会让我晓得!”

“杨婧萍是你让黄蕾拉进来的吧?”

“就算是吧,她是杨婧萍的闺蜜,要不拉她进来,我担心那婆娘一旦知道她做的事,说出去我们都就得完蛋。”

“这么说,杨婧萍的男朋友丁丰,也是为堵他的嘴,把他害死的吧?”

万志辉狡黠地笑了笑:“你用不着这样向我下套,那个丁丰,他是我们头的朋友,他们的关系比我们铁多了,还用得着我们来害他!”

“你相不相信黄蕾会服毒自杀?”

万志辉一时沉默起来,半晌没有回话。

米月继续道:“至于黄蕾的死,虽然当时警方没有找到可靠证据,证明黄蕾是他杀,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一种预感,黄蕾的死,不是我们预料的这么简单,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你们的这个团伙的上一级还在继续犯罪,如果黄蕾是唯一与这个上一级的团伙打交道的人,那么,这个团伙一定是不会让她留下口实的,她是必死无疑。”

米月说完,看万志辉的脸,已扭曲了,变得可怕。

“知道八姐是谁吗?”米月补充了一句。

“你是说,是八姐害的她?”

“除了她,还有谁?”

米月问完,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来,那是米月在案卷中拍下的夹在手机透明塑胶套内的照片,是一张发黄了的黄蕾与万志辉的合影,她递给了万志辉。

“这是在黄蕾的死亡现场发现的唯一遗物。”

万志辉盯看了半天,眼眶红了。

“要是黄蕾在天有灵,不会看你无动于衷吧!”

万志辉抬起了泪眼:“我还有一个老母亲,七十多岁了,还有哥嫂侄子一家五口,我担心他们报复。”

“他们老家在哪?”

“四川万峰县平山镇塘背村老家。”

米月叹息一声:“你长个脑袋好好想一想,他们会这么傻,冒这么大的风险千里超超跑到你老家去杀人,那么偏僻的地方,一查就跑不掉,再说了,你交代不交代,我们不说出去,有谁会晓得,我们的公安派出所,也会这么无能吗!”

万志辉沉默了一会,道:“你去找一个叫阿乐的人。”

“阿乐?什么样人?”

“黄蕾就是经常同这个人电话联系,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我偶尔听到过他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的,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应该是明光集团的。”

“万志辉,你要明白,如果我们发现由于你还有事情没有交代,以致造成任何后果,你不会不明白你的后果是什么!”

“该坦白的,都坦白了,杨婧萍那婆娘的八卦嘴你也信!她为了开脱自己,给自己减罪,什么事做不出来!”

米月一声冷笑:“万志辉,黄蕾干的事,说她收买明光集团的内部人员,利用其运送货物的工柜车夹带毒品,你是她的男朋友,你难道真的不知情?”

万志辉摇了摇头:“警官同志,我要是知道她干这个事,我能不交代吗!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后果后果的,你就是活剥了我的皮,我也说不出来呀!”

“那好,我问你,黄蕾吸毒吗?”

“这个我也已交代过了嘛,我们被抓之前,她没有吸毒,就是想吸,也不敢,之后,说她吸毒,她怎么吸毒,还吸毒死了,我关在这里,我怎么晓得!”

“你们平时都在一起吗?”

“她有她的活,我有我的活,她在k厅上班,从下午到凌晨都不见人,我呢,身份是开货柜车的,虽然后来不亲自开车了,但也管着手下几十号人,成天担惊受怕的忙,哪能常在一起!”

“你们被捕的时候,在一起吗?她是怎么逃脱的?”

万志辉唉了一声:“你们那个邓局,不说是侦察兵出身的么,高手嘛!我们一伙的也有三十多人,住的地方和活动的地方有十多处,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一一模到的,模得那么准,都在凌晨同一时间集中抓捕,一分一秒都不差,想通知同伙都来不及,我当时还在床上做梦呢,就被他们突门而入,我一跳窗,人刚一落地,就被守在窗下的警察来个守株待兔,人没有逃脱,还摔断了腿,那会,她在k厅还没有回呢,我哪里知道她的下落,后来在审讯时,我才晓得公安没有抓到她。”

“她除了你,还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包括男的朋友?”

万志辉哼了哼:“看你这话问的,别说她没有,就是有,她还会让我晓得!”

“杨婧萍是你让黄蕾拉进来的吧?”

“就算是吧,她是杨婧萍的闺蜜,要不拉她进来,我担心那婆娘一旦知道她做的事,说出去我们都就得完蛋。”

“这么说,杨婧萍的男朋友丁丰,也是为堵他的嘴,把他害死的吧?”

万志辉狡黠地笑了笑:“你用不着这样向我下套,那个丁丰,他是我们头的朋友,他们的关系比我们铁多了,还用得着我们来害他!”

“你相不相信黄蕾会服毒自杀?”

万志辉一时沉默起来,半晌没有回话。

米月继续道:“至于黄蕾的死,虽然当时警方没有找到可靠证据,证明黄蕾是他杀,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一种预感,黄蕾的死,不是我们预料的这么简单,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你们的这个团伙的上一级还在继续犯罪,如果黄蕾是唯一与这个上一级的团伙打交道的人,那么,这个团伙一定是不会让她留下口实的,她是必死无疑。”

米月说完,看万志辉的脸,已扭曲了,变得可怕。

“知道八姐是谁吗?”米月补充了一句。

“你是说,是八姐害的她?”

“除了她,还有谁?”

米月问完,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来,那是米月在案卷中拍下的夹在手机透明塑胶套内的照片,是一张发黄了的黄蕾与万志辉的合影,她递给了万志辉。

“这是在黄蕾的死亡现场发现的唯一遗物。”

万志辉盯看了半天,眼眶红了。

“要是黄蕾在天有灵,不会看你无动于衷吧!”

万志辉抬起了泪眼:“我还有一个老母亲,七十多岁了,还有哥嫂侄子一家五口,我担心他们报复。”

“他们老家在哪?”

“四川万峰县平山镇塘背村老家。”

米月叹息一声:“你长个脑袋好好想一想,他们会这么傻,冒这么大的风险千里超超跑到你老家去杀人,那么偏僻的地方,一查就跑不掉,再说了,你交代不交代,我们不说出去,有谁会晓得,我们的公安派出所,也会这么无能吗!”

万志辉沉默了一会,道:“你去找一个叫阿乐的人。”

“阿乐?什么样人?”

“黄蕾就是经常同这个人电话联系,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我偶尔听到过他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的,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应该是明光集团的。”

“万志辉,你要明白,如果我们发现由于你还有事情没有交代,以致造成任何后果,你不会不明白你的后果是什么!”

“该坦白的,都坦白了,杨婧萍那婆娘的八卦嘴你也信!她为了开脱自己,给自己减罪,什么事做不出来!”

米月一声冷笑:“万志辉,黄蕾干的事,说她收买明光集团的内部人员,利用其运送货物的工柜车夹带毒品,你是她的男朋友,你难道真的不知情?”

万志辉摇了摇头:“警官同志,我要是知道她干这个事,我能不交代吗!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后果后果的,你就是活剥了我的皮,我也说不出来呀!”

“那好,我问你,黄蕾吸毒吗?”

“这个我也已交代过了嘛,我们被抓之前,她没有吸毒,就是想吸,也不敢,之后,说她吸毒,她怎么吸毒,还吸毒死了,我关在这里,我怎么晓得!”

“你们平时都在一起吗?”

“她有她的活,我有我的活,她在k厅上班,从下午到凌晨都不见人,我呢,身份是开货柜车的,虽然后来不亲自开车了,但也管着手下几十号人,成天担惊受怕的忙,哪能常在一起!”

“你们被捕的时候,在一起吗?她是怎么逃脱的?”

万志辉唉了一声:“你们那个邓局,不说是侦察兵出身的么,高手嘛!我们一伙的也有三十多人,住的地方和活动的地方有十多处,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一一模到的,模得那么准,都在凌晨同一时间集中抓捕,一分一秒都不差,想通知同伙都来不及,我当时还在床上做梦呢,就被他们突门而入,我一跳窗,人刚一落地,就被守在窗下的警察来个守株待兔,人没有逃脱,还摔断了腿,那会,她在k厅还没有回呢,我哪里知道她的下落,后来在审讯时,我才晓得公安没有抓到她。”

“她除了你,还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包括男的朋友?”

万志辉哼了哼:“看你这话问的,别说她没有,就是有,她还会让我晓得!”

“杨婧萍是你让黄蕾拉进来的吧?”

“就算是吧,她是杨婧萍的闺蜜,要不拉她进来,我担心那婆娘一旦知道她做的事,说出去我们都就得完蛋。”

“这么说,杨婧萍的男朋友丁丰,也是为堵他的嘴,把他害死的吧?”

万志辉狡黠地笑了笑:“你用不着这样向我下套,那个丁丰,他是我们头的朋友,他们的关系比我们铁多了,还用得着我们来害他!”

“你相不相信黄蕾会服毒自杀?”

万志辉一时沉默起来,半晌没有回话。

米月继续道:“至于黄蕾的死,虽然当时警方没有找到可靠证据,证明黄蕾是他杀,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一种预感,黄蕾的死,不是我们预料的这么简单,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你们的这个团伙的上一级还在继续犯罪,如果黄蕾是唯一与这个上一级的团伙打交道的人,那么,这个团伙一定是不会让她留下口实的,她是必死无疑。”

米月说完,看万志辉的脸,已扭曲了,变得可怕。

“知道八姐是谁吗?”米月补充了一句。

“你是说,是八姐害的她?”

“除了她,还有谁?”

米月问完,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来,那是米月在案卷中拍下的夹在手机透明塑胶套内的照片,是一张发黄了的黄蕾与万志辉的合影,她递给了万志辉。

“这是在黄蕾的死亡现场发现的唯一遗物。”

万志辉盯看了半天,眼眶红了。

“要是黄蕾在天有灵,不会看你无动于衷吧!”

万志辉抬起了泪眼:“我还有一个老母亲,七十多岁了,还有哥嫂侄子一家五口,我担心他们报复。”

“他们老家在哪?”

“四川万峰县平山镇塘背村老家。”

米月叹息一声:“你长个脑袋好好想一想,他们会这么傻,冒这么大的风险千里超超跑到你老家去杀人,那么偏僻的地方,一查就跑不掉,再说了,你交代不交代,我们不说出去,有谁会晓得,我们的公安派出所,也会这么无能吗!”

万志辉沉默了一会,道:“你去找一个叫阿乐的人。”

“阿乐?什么样人?”

“黄蕾就是经常同这个人电话联系,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我偶尔听到过他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的,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应该是明光集团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