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现代言情 > 岑律师,你老公拒不离婚 > 第383章 探听虚实

黎璟深困的人沾上枕头就睡了,睡的很沉,岑欢心疼他,这一路奔波,想想都觉得累。

岑欢下楼,兰兰又迟到了。

她在厨房给黎璟深准备早餐,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吃的上,不想叫醒他。

早餐都已经做好,兰兰这才气喘吁吁的推门进来,身边还带着个小家伙。

岑欢还是第一次见兰兰的儿子,一转眼时间真快,她身边的小丫头,孩子都已经三岁了。

小男孩长得虎头虎脑的,一双大眼睛遗传了妈妈,模样可爱,就是有点怕人。

他怯生生的躲在兰兰身后,只伸出个小脑袋瓜。

岑欢温柔的笑着招手让他过来,“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男孩不说话,小嘴巴抿的紧紧地。

兰兰气儿子上不了台面,见到陌生人话都不会说了,她说,“小名叫石头,他奶奶说这样的名字好养。”

岑欢在想,她肚子里这个,小名是不是也起个这样的。

“小石头,没去幼儿园?”

兰兰一脸对不住的看岑欢,“小姐,我……对不起小姐,他们幼儿园最近有传染病,班级被隔离了,我想着就让他在家一阵子,怕他被传染上,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我不放心,这才把他带来。”

岑欢好脾气的笑笑没说什么。

她不是个难相处的人,有些事情都是得过且过,看在兰兰跟她这么多年的份上,责备的话也说不出来。

兰兰现在面对的情况,确实无解,处境尴尬,一边要赚钱,一边还要兼顾小孩子。

她能做的,能帮就多帮帮她。

邱家人这边,情况不同,他们不是没有选择,非要选择自己承受能力范围外的,这算什么。

看小石头还算乖巧,不是熊孩子那种,到处乱跑,大吵大嚷。

岑欢说,“你如果忙不开,先别惦记我这儿,我这里也没什么活做,顺手就打扫了,先管孩子,工资不会耽误发给你。”

兰兰摇摇头,“小姐,你别对我这么说,你这样我心里不踏实,我好像在道德绑架你。”

岑欢说,“没有,你别多心。”她又嘱咐,“你们小点声,楼上有人在睡觉。”

兰兰是听了嘱咐,又对儿子叮嘱,让他小点声音。

小石头嘴巴闭的紧紧的,坐在沙发上,小小的一个人,眼神坚毅,像是要入党。

岑欢第一反应,这孩子以后或许会很有出息,交给国家那种,如果真这样就好了,兰兰也算是苦尽甘来。

岑欢嘱咐母子俩小点声音,急促的门铃声,刺进耳膜里。

门外的人好像等的很不耐烦,连续按了几次。

兰兰去开门,认出是小姐的前婆婆,黎家的夫人。

岑欢看到雯珺,手指了指楼上,“璟深在睡觉,出差回来没休息好。”

“他睡就让他去睡了,工作够辛苦了,常年睡眠不足,每天也睡不上几个小时。”

雯珺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岑欢平坦的小腹看。

昨天跟婧雨聊天,她听婧雨无意间说起,她说会不会是岑欢没怀孕,是想先结婚,等结婚以后才抓紧备孕,月份近的话,就能让她遮掩过去。

雯珺最开始也没放在心里,再看看岑欢平坦的小腹,确实是不那么对劲。

“怀孕了,身体没不舒服的地方吧,怎么肚子没见长。”

岑欢说,“我太瘦了,肚子不太明显也正常。”说完岑欢从茶几底下拿出产检单子,“产检都挺正常的,伯母您别太担心。”

雯珺接过产检单子,还真仔仔细细的翻了翻,然后尴尬的笑笑,“正常就好,你看你瘦的这样,要多吃点,我明儿个给你寻个营养师过来。”

岑欢婉拒了雯珺的好意,“不用了,我不太喜欢家里多出其他人。”

雯珺说,“怎么还会不习惯呢,过去岑家佣人也不少。”

岑欢不知道雯珺是有意还是无心,难道是非要她说出来,跟以前不一样了。

“行了,我来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来看看你,看你这边有什么需要长辈帮衬的,岑欢你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可别不好意思张嘴。”雯珺又一惯的开始说着贴已的场面话,保持着体面。

岑欢摸清,雯珺过来估计也是为了确定她到底有没有怀孕。

她觉得挺简单的事,在黎家人眼里不一定要绕多少弯子。

岑欢虚伪的微笑,“我一切都好,璟深什么都帮我打点好了,就连月子中心,也早早定好了,我除了怀孕,剩下的事情都不需要我操心。”

岑欢虽然笑着,心里不是滋味。

回想之前雯珺对她的种种,她就是个被宠爱的小孩子。

岑欢做梦都想不到,时至今日,会跟雯珺闹到这种地步,虚伪的和谐。

雯珺怔愣的蹙眉,“璟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得心疼人了。”

岑欢,“是呢,可能改邪归正了吧,所以我才考虑,要不要给他这个机会,跟他复婚,还需要点时间考虑。”

雯珺悻悻的起身,她来是听了婧雨的话,说岑欢是假怀孕,为了嫁进来。

怎么着,画风就突然变了。

“你好好休息,我先回了,你现在说考虑,也没法考虑啊,肚子里的孩子总要有个名分,不结婚生的孩子那叫私生子。”

岑欢唇边挂着浅笑,“我会考虑。”

雯珺临走的时候才注意到家里的小男孩,拧眉看了几眼,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岑欢多少有点同情徐梦瑶了,徐梦瑶说雯珺对她的三个孩子不闻不问,就宠着外孙。

看雯珺对小孩子的态度,应该也是这般,正眼都不落一个。

岑欢是羡慕黎盈,有这样一个好妈妈,给足了爱,别人分不到一点。

雯珺走了没一会儿,黎璟深从楼上下来,他已经换了身衣裳,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是半干的,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清爽,眉宇间的倦怠被冲洗。

“怎么不多睡会儿。”岑欢问。

黎璟深看着桌上摆着的补品,问岑欢说,“我妈来了?怎么没叫我,睡不了多久,我还要去公司,再回重庆。”

岑欢失落的低下头,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