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古代言情 > 渡春宵 > 第274章 刺一个字

这事儿听着耳熟得很。

只不过当初反一下,谢谨闻想亲手给她穿个耳眼。

她明白谢谨闻的心思,自己占有的东西,要留下一个印记。

那么韩钦赫呢?

姜念没回应,只说跟邱老板约了谈正事,用过早膳就出门去了。

眼见就到四月中旬,姜念要立刻定下花色,采买的丝线染了色,才能送进织造作坊。

两人一拍即合,晌午刚过,织机就运作起来了。

姜念认真想着,得亏韩钦赫顺嘴提过一句,邱老板有一批私织云锦的作坊,否则自己也不会往这一块想。

出门上了马车,在车里瞧见他,倒也不觉得奇怪。

“午膳用过了吧?”

姜念点点头,“阿姐请的客。”

“那咱们先去个地方。”

姜念习惯了他时不时变出点新花样,也就没追问具体去哪儿。

直到马车,停在了一条窄巷口。

“马车进不去了,咱们走进去。”

姜念便被搀着他的手下车,这巷子两人并行都费劲,越到深处越窄,变为了姜念在前头,韩钦赫在后头,伸手虚推她后背。

走到头,倒是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味道。

姜念望着豁然开朗的地界,面前几座砖瓦房,这才忍不住问:“这是……”

“走。”男人行至身边,牵了她的手。

她们进到了其中一间,焦黄粗布隔开两间窄小的屋子,韩钦赫掀开布帘一角,示意她去看。

姜念刚凑过去,便瞥见邻间屋子里,男人后背肌肉虬结,一根银针在烛火上烧热,直直刺进他后背,渗出血珠。

接二连三,许久才连成一道弧。

疯了,姜念第一感便是要退,男人却不知何时抵在她身后,手臂自身侧绕过来,修长白皙的指节重新掀开布帘。

“认真看,”他几乎把人箍在怀里,“学会了,要刺在我身上的。”

姜念呼吸重几分,又生怕屋中人察觉,暗暗捏紧了袖摆。

那人要纹的花样是团龙,整个后背都要满上,提前用墨汁绘了草图。

姜念在那里站了半个时辰,头顶的呼吸声比往常粗重,像是仅仅看别人刺,他都无比兴奋。

“都是一样的,”她轻声开口,“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男人这才松了那层布帘,重新牵起她的手说:“回家。”

姜念靠着马车壁缓了好一阵。

只听他在耳旁道:“回头我把那师傅叫来,仔细给你讲讲,你练过再上手,心里更有底些。”

姜念歪着脑袋想,她似乎也没答应吧。

开口却只问:“你想刺个什么?”

转念一想,又猜:“鹤?”

与他的来往,似乎就绕不开青鹤。

男人却摇头,引着她的手落到腰侧,“我要刺在这里,刺一个字。”

那个位置,昨晚真真切切地被她触过。

“往后若有一日,你能骑在我身上,腿弯便能压着……”

“什么?”姜念听着听着就不对了,身子都一下打正。

顾不上其他,只无奈道:“你每夜躺在我身侧,不会就想着这种事吧?”

他不甚在意,捧着人面庞低笑,“想想而已,又没付诸实践。”

姜念推搡着挥开他的手。

经他一说,她也不受控地去想那个场面,一时脸热得很。

半晌又问:“那倘若,没有那么一天呢?”

刺青的染料注入身体,除非刮骨剜肉,否则就要在身上留一辈子。

她想一件事,总要先往最坏的地步想,才不至于兜不住底。

她怕韩钦赫后悔。

男人也顺着她的话认真思索起来,唇角扬了扬,颇为洒脱地说了句:“若没有那一天,我便只有这一个字了。”

姜念不应声。

他便又说:“你的名是一个‘念’,小字是一个‘昭’,你觉得哪个更合适?”

不仅要她亲手刺上去,甚至要刺的,还是她的名字。

姜念甩开他的手,侧过身才说:“黑乎乎的,看着怵人。”

又绕回不肯了。

韩钦赫仔细忖了忖,“那用朱砂吧,红的,好看些。”

随着他开口,姜念眼前似乎浮现了那一幕,男人匀称白皙的腹角,有自己的名字。

隐在袖中的手腕轻轻打颤。

她始终没有明确地答应这件事,可韩钦赫却压根不管,按部就班地安排了起来。

织造作坊刚动工,织机运作的声音很刺耳,她每日只去看一回。

闲下来便被男人捉住,按在屋里听那刺青师傅传授。

师傅讲完要领,他便将手臂伸到人跟前,示意她先扎针试试深浅。

虽然还是觉得很荒谬,姜念仍鬼使神差地刺破他皮肉,看着细微的血珠渗出,一抹去,几乎看不见针孔。

那位师傅在一边盯着,点头道:“不错,再试一回。”

于是姜念试了一回又一回,在他手臂上浅浅留下许多个细密的针孔。

把人送走,她不安地凑上前查看,却听他流里流气地在耳边说:“怎么办,现在就想让你动手。”

姜念真想再耍一回脾气,把那些银针朱砂都给扔了,她闹着不肯刺,量他也不敢逼自己。

可最终她只说了句:“再练练吧。”

在其他事情上,他给了足够的尊重,从不来逼迫她。

唯独这件,像当初第一回走入窄巷尽头的砖瓦屋,姜念一直在被他推着走。

又熬过两日,他手上不知被扎了多少个针孔,这日夜里,终于还是拖过矮几,将整套东西都摆在床边。

“想好了吗,”他问,“要选哪个字?”

姜念说:“念。”

她本不喜欢这个字,觉得姜默道给的这个“念”,惺惺作态,毫无意义。

可是没关系,眼下有个机会,叫她能把那份含义,重新赋给这个字。

“好。”

她做了决断,男人没有异议,靠在床边散开衣襟,衬裤的裤腰往下卷几寸。

“来吧。”

相比他随意的姿态,姜念要慎重很多,翻来覆去看那块干净的皮肉,比对许久才点在一处问:“这里打头,行不行?”

“都行。”男人身躯舒展,脖颈后仰,垂着眼睑晲她。

一只手不知何时攀上的她肩头,在肩骨处揉捏几下,忽而俯身到她耳边。

“你再摸,我就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