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玄幻 > 盗墓:不小心穿成汪家人怎么办 > 往事覆轻舟

黎蔟小时候其实过的还不错,家里条件没那么差,足够他玩乐,况且他爸爸工作的厂区那么大,还有一个沈琼陪着,每天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这种日子在什么时候结束的已经记不清了,只是回忆起来发现,突然有一天爸爸和妈妈就不相爱了,甚至互相仇恨。

他不懂,人的感情怎么可以变得这么快,也不懂为什么妈妈能抛下他自己离开,更不会明白从来好脾气的爸爸怎么会酗酒打人。

只是突然有一天,小小的他学会了喝酒抽烟。

最开始喝酒不知道深浅,抱着酒瓶醉倒在客厅角落,是被他爸打醒的,但他惊奇的发现酒精可以麻痹神经,减轻痛感,于是爱上了喝酒。

之后的日子总与小黑屋为伴,他又爱上抽烟,一片漆黑里的白雾总还有点颜色,能让他稍微安心一些。

不出意外,他爸闻到浓重的烟味之后又把他打了一顿,在他觉得终于要解脱时停了下来,然后又把小黑屋锁上。

那是个杂物间,有好多破旧的东西,文件,作用不明的工具,上面还长了蜘蛛网。他会选择靠在工具附近休息,因为那会给他带来一点微不足道的安全感。

当然,这些东西是他白天进去时,凭借漏进来的光粗略瞥到的。身处其中,目之所及就只有黑暗,他本来不觉得这黑有什么,只不过是难熬一点,直到有一次他爸把他锁了整整三天。

三天时间其实不长,放在平时他去网吧里混着,一眨眼就过去了,可是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不会说话的黑暗。

第一天过去的时候黎蔟没觉得有什么,甚至都不知道已经过去整整一天,因为没有计时工具,只是觉得好饿啊,这几个小时怎么这么难熬。

第二天下午他才终于发现有点问题,这次的禁闭时间似乎太长了,他水米未进,肚子发出强烈抗议,开始晕眩。

他大概意识到什么,开始拍门提醒外面的人,再不放他出去,他将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惜外面的人不相信,他自己也太过争气,硬生生扛过了第二天。

第二天后半夜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到第三天早上已经出现幻觉,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他蜷缩着,又冷又饿的情况下幻视那扇门被人打开,有刺眼的光从缝隙里漏出来。

他挣扎着爬过去,渴望那一点光亮,和那点光亮代表的生的希望,可现实是残酷的,他能抓到的只有那个冷冰冰的把手,无论怎么用力都开打不开那扇通向光亮的门。

第一次,小小的黎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靠近,他还懵懂着,不知道即将要面对什么,只能被迫感受死亡的阴霾。

他害怕,恐惧,挣扎,然而只是徒劳。

徒劳的在门板后面留下一条条血痕,徒劳的吐出一大片胃酸,徒劳的缩在角落里,抓起不知道叫什么的工具横在身前,试图保护弱小的自己。

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颤抖。

他后来是在医院醒来的,爸爸在一边陪着,他看着床头的时钟,缓缓意识到距离自己被关起来已经将近四天,但看着爸爸阴沉的表情,什么都没敢问。

那之后他乖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因为爸爸对他生命的漠视,也或许,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原来我什么都不是,黎蔟想,目光落到那扇紧闭的门上,背后窜起一股凉意。

他大概意识到什么,开始拍门提醒外面的人,再不放他出去,他将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惜外面的人不相信,他自己也太过争气,硬生生扛过了第二天。

第二天后半夜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到第三天早上已经出现幻觉,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他蜷缩着,又冷又饿的情况下幻视那扇门被人打开,有刺眼的光从缝隙里漏出来。

他挣扎着爬过去,渴望那一点光亮,和那点光亮代表的生的希望,可现实是残酷的,他能抓到的只有那个冷冰冰的把手,无论怎么用力都开打不开那扇通向光亮的门。

第一次,小小的黎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靠近,他还懵懂着,不知道即将要面对什么,只能被迫感受死亡的阴霾。

他害怕,恐惧,挣扎,然而只是徒劳。

徒劳的在门板后面留下一条条血痕,徒劳的吐出一大片胃酸,徒劳的缩在角落里,抓起不知道叫什么的工具横在身前,试图保护弱小的自己。

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颤抖。

他后来是在医院醒来的,爸爸在一边陪着,他看着床头的时钟,缓缓意识到距离自己被关起来已经将近四天,但看着爸爸阴沉的表情,什么都没敢问。

那之后他乖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因为爸爸对他生命的漠视,也或许,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原来我什么都不是,黎蔟想,目光落到那扇紧闭的门上,背后窜起一股凉意。

他大概意识到什么,开始拍门提醒外面的人,再不放他出去,他将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惜外面的人不相信,他自己也太过争气,硬生生扛过了第二天。

第二天后半夜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到第三天早上已经出现幻觉,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他蜷缩着,又冷又饿的情况下幻视那扇门被人打开,有刺眼的光从缝隙里漏出来。

他挣扎着爬过去,渴望那一点光亮,和那点光亮代表的生的希望,可现实是残酷的,他能抓到的只有那个冷冰冰的把手,无论怎么用力都开打不开那扇通向光亮的门。

第一次,小小的黎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靠近,他还懵懂着,不知道即将要面对什么,只能被迫感受死亡的阴霾。

他害怕,恐惧,挣扎,然而只是徒劳。

徒劳的在门板后面留下一条条血痕,徒劳的吐出一大片胃酸,徒劳的缩在角落里,抓起不知道叫什么的工具横在身前,试图保护弱小的自己。

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颤抖。

他后来是在医院醒来的,爸爸在一边陪着,他看着床头的时钟,缓缓意识到距离自己被关起来已经将近四天,但看着爸爸阴沉的表情,什么都没敢问。

那之后他乖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因为爸爸对他生命的漠视,也或许,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原来我什么都不是,黎蔟想,目光落到那扇紧闭的门上,背后窜起一股凉意。

他大概意识到什么,开始拍门提醒外面的人,再不放他出去,他将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惜外面的人不相信,他自己也太过争气,硬生生扛过了第二天。

第二天后半夜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到第三天早上已经出现幻觉,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他蜷缩着,又冷又饿的情况下幻视那扇门被人打开,有刺眼的光从缝隙里漏出来。

他挣扎着爬过去,渴望那一点光亮,和那点光亮代表的生的希望,可现实是残酷的,他能抓到的只有那个冷冰冰的把手,无论怎么用力都开打不开那扇通向光亮的门。

第一次,小小的黎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靠近,他还懵懂着,不知道即将要面对什么,只能被迫感受死亡的阴霾。

他害怕,恐惧,挣扎,然而只是徒劳。

徒劳的在门板后面留下一条条血痕,徒劳的吐出一大片胃酸,徒劳的缩在角落里,抓起不知道叫什么的工具横在身前,试图保护弱小的自己。

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颤抖。

他后来是在医院醒来的,爸爸在一边陪着,他看着床头的时钟,缓缓意识到距离自己被关起来已经将近四天,但看着爸爸阴沉的表情,什么都没敢问。

那之后他乖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因为爸爸对他生命的漠视,也或许,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原来我什么都不是,黎蔟想,目光落到那扇紧闭的门上,背后窜起一股凉意。

他大概意识到什么,开始拍门提醒外面的人,再不放他出去,他将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惜外面的人不相信,他自己也太过争气,硬生生扛过了第二天。

第二天后半夜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到第三天早上已经出现幻觉,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他蜷缩着,又冷又饿的情况下幻视那扇门被人打开,有刺眼的光从缝隙里漏出来。

他挣扎着爬过去,渴望那一点光亮,和那点光亮代表的生的希望,可现实是残酷的,他能抓到的只有那个冷冰冰的把手,无论怎么用力都开打不开那扇通向光亮的门。

第一次,小小的黎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靠近,他还懵懂着,不知道即将要面对什么,只能被迫感受死亡的阴霾。

他害怕,恐惧,挣扎,然而只是徒劳。

徒劳的在门板后面留下一条条血痕,徒劳的吐出一大片胃酸,徒劳的缩在角落里,抓起不知道叫什么的工具横在身前,试图保护弱小的自己。

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颤抖。

他后来是在医院醒来的,爸爸在一边陪着,他看着床头的时钟,缓缓意识到距离自己被关起来已经将近四天,但看着爸爸阴沉的表情,什么都没敢问。

那之后他乖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因为爸爸对他生命的漠视,也或许,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原来我什么都不是,黎蔟想,目光落到那扇紧闭的门上,背后窜起一股凉意。

他大概意识到什么,开始拍门提醒外面的人,再不放他出去,他将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惜外面的人不相信,他自己也太过争气,硬生生扛过了第二天。

第二天后半夜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到第三天早上已经出现幻觉,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他蜷缩着,又冷又饿的情况下幻视那扇门被人打开,有刺眼的光从缝隙里漏出来。

他挣扎着爬过去,渴望那一点光亮,和那点光亮代表的生的希望,可现实是残酷的,他能抓到的只有那个冷冰冰的把手,无论怎么用力都开打不开那扇通向光亮的门。

第一次,小小的黎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靠近,他还懵懂着,不知道即将要面对什么,只能被迫感受死亡的阴霾。

他害怕,恐惧,挣扎,然而只是徒劳。

徒劳的在门板后面留下一条条血痕,徒劳的吐出一大片胃酸,徒劳的缩在角落里,抓起不知道叫什么的工具横在身前,试图保护弱小的自己。

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颤抖。

他后来是在医院醒来的,爸爸在一边陪着,他看着床头的时钟,缓缓意识到距离自己被关起来已经将近四天,但看着爸爸阴沉的表情,什么都没敢问。

那之后他乖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因为爸爸对他生命的漠视,也或许,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原来我什么都不是,黎蔟想,目光落到那扇紧闭的门上,背后窜起一股凉意。

他大概意识到什么,开始拍门提醒外面的人,再不放他出去,他将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惜外面的人不相信,他自己也太过争气,硬生生扛过了第二天。

第二天后半夜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到第三天早上已经出现幻觉,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他蜷缩着,又冷又饿的情况下幻视那扇门被人打开,有刺眼的光从缝隙里漏出来。

他挣扎着爬过去,渴望那一点光亮,和那点光亮代表的生的希望,可现实是残酷的,他能抓到的只有那个冷冰冰的把手,无论怎么用力都开打不开那扇通向光亮的门。

第一次,小小的黎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靠近,他还懵懂着,不知道即将要面对什么,只能被迫感受死亡的阴霾。

他害怕,恐惧,挣扎,然而只是徒劳。

徒劳的在门板后面留下一条条血痕,徒劳的吐出一大片胃酸,徒劳的缩在角落里,抓起不知道叫什么的工具横在身前,试图保护弱小的自己。

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颤抖。

他后来是在医院醒来的,爸爸在一边陪着,他看着床头的时钟,缓缓意识到距离自己被关起来已经将近四天,但看着爸爸阴沉的表情,什么都没敢问。

那之后他乖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因为爸爸对他生命的漠视,也或许,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原来我什么都不是,黎蔟想,目光落到那扇紧闭的门上,背后窜起一股凉意。

他大概意识到什么,开始拍门提醒外面的人,再不放他出去,他将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惜外面的人不相信,他自己也太过争气,硬生生扛过了第二天。

第二天后半夜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到第三天早上已经出现幻觉,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他蜷缩着,又冷又饿的情况下幻视那扇门被人打开,有刺眼的光从缝隙里漏出来。

他挣扎着爬过去,渴望那一点光亮,和那点光亮代表的生的希望,可现实是残酷的,他能抓到的只有那个冷冰冰的把手,无论怎么用力都开打不开那扇通向光亮的门。

第一次,小小的黎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靠近,他还懵懂着,不知道即将要面对什么,只能被迫感受死亡的阴霾。

他害怕,恐惧,挣扎,然而只是徒劳。

徒劳的在门板后面留下一条条血痕,徒劳的吐出一大片胃酸,徒劳的缩在角落里,抓起不知道叫什么的工具横在身前,试图保护弱小的自己。

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颤抖。

他后来是在医院醒来的,爸爸在一边陪着,他看着床头的时钟,缓缓意识到距离自己被关起来已经将近四天,但看着爸爸阴沉的表情,什么都没敢问。

那之后他乖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是因为爸爸对他生命的漠视,也或许,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原来我什么都不是,黎蔟想,目光落到那扇紧闭的门上,背后窜起一股凉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