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其他 > 宦宠卿心 > 一卷:君作守松鹤 【第七十九章】惊险!

萧月怀瞪圆了凤眼,不可思议道:“你浑说什么?!我和三郎就算要约,也不可能约在鬼市啊?”

苏郢浑身上下浸满了寒意,语气也逐渐变凉:“公主一口一个三郎,叫得真是亲切。”

萧月怀被噎住,一时磕巴:“我、那是顺口叫的。”

她被郎君那森然的眼色扫的浑身不自在,心中不由发怵。

苏郢还真是听不得一个陆字,只要她和陆平笙沾上点关系,这人立马颠覆平日维诺恭敬的形象,变得咄咄逼人。

苏郢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腕,有些失控:“请公主随臣出去。”

他留了一丝理智,压着心里的恼怒烦躁,没在齐玥面前发作,拉着公主往诏狱外走。

萧月怀踉踉跄跄地往前走,硬生生被他扯着来到了庭院里。她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挣脱开苏郢,满眼恼意:“你弄疼我了!苏郢!你做什么?”

苏郢克制着那股无明火,尽量放低声音,一板一眼道:“公主是不是同我保证过,绝不会与陆三郎有来往?”

萧月怀怼了回去:“我何时同你保证过?我只是说...不会对他动情,逢场作戏罢了。我可从未说过不来往这种话?他毕竟从小与我一起长大,又有一个贵妃姑姑,我怎么可能与他无交集?”

苏郢咬着牙道:“这些场面是要维系,公主不说臣也懂。可是...您私下不该与他走得太近!您不该与他一同去鬼市;也不该见那‘江老翁’;更不该在这种时候向齐玥承认此事。”

虽然此刻萧月怀已然知晓苏郢讨厌陆平笙的缘由,可她仍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时候我同谁走得近、要见谁、想做什么事,也要经过你同意了?苏郢,是不是我让你住进公主府,叫你有些自以为是了?现在也敢管到我头上来了?”

她目光如钩,冷冷瞪着他,言语之间分毫不让。

苏郢有再大的怨气,也不该冲着她发火。再者言,她的事情本就轮不着他来插手。

面前的郎君不肯罢休,继续道:“公主...臣说了。您看不上臣不要紧。日后有了心仪的郎君,臣一定放手成全与公主和离。可唯独陆平笙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他甚至有些激动,伸出手想要握住她的肩膀,却强行止住了动作,逼自己退后一步,离女娘远了些。

闻言,萧月怀恼羞成怒:“苏郢!!!谁说我看不上你???谁允许你这样自作主张!!!况且,我若有其他喜欢的人,招进府里来做面首便罢,还需要你成全?!你当你是谁?”

说罢此话,她更气了,直言戳破了鬼市之事:“我去鬼市有我自己的事情做,与陆平笙没有任何关系。可你猜,我在那还看见了谁?”

“苏郢,有些事情我没在齐玥面前说穿,是不想徒增麻烦。更想等着你主动同我说。”

“可我万万没想到,你不但继续在我面前装作一无所知,还要反过来质问我!”

郢登时僵住,气势削弱了几分,目光流连在公主身上,好久不肯离开。

他垂下了脑袋、低着眼眸,带着些无奈,轻声问道:“公主是因为臣不肯坦白,而冒险承认此事来试探臣的吗?”

“公主可知这有多危险?那‘江老翁’不是一般人。他虽杀人无数,可却有许多徒弟,皆是高手、遍布江湖。他这个人,有多少人恨他,就有多少人追随他。”

“此刻身亡,想替他报仇的不在少数,他的仇家更是癫狂,已发布了悬赏令,要找到凶手。欲拿凶手的项上人头在江湖上立威。那些人不受朝廷束缚,皆是心狠手辣之徒。”

“他们知晓陆平笙与徐拂钦见过‘江老翁’,已找过他们麻烦,只是这两人早有防范,没有被波及。可之后却也不好说。”

“这消息能这么快传至江湖,令各大高手去寻陆徐两家,就说明刑部里有人通风报信。”

“公主为此事冒头,无疑是将自己置于险境...”

萧月怀却冷眼看他,讥讽道:“我若不这么做,你永远不会同我说今日这番话。”

“苏郢,我无意探寻你的秘密。可我也不想当傻子,做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我与你就算不和,也还是夫妻。自我嫁给你那一刻起,公主府与大将军府的利益便息息相关。你要做什么,我没资格插手,但我有权知道。”

苏郢沉默不语,梅纹银面下不知藏着怎样的表情。

萧月怀看不见,心里也更加厌烦。

两人一言不发地站着。

直到她终于没了耐心,白眼翻到郎君脸上,狠狠骂一句:“简直对牛弹琴!”

落下话音,她便甩袖离开。

苏郢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两人一道出了刑部。

萧月怀气冲冲上了马车。苏郢便骑马在车辇后面跟着。

一车一马,走过繁闹的街市,向僻静的小路上行去。萧月怀掀起帘子露出一条缝朝外探看,见郎君还在后面跟着,不禁生气,于是催着车夫继续往前走。

不知不觉中,马车出了城。而苏郢也跟着去往郊外。

只听那郎君喊道:“公主,随臣回府吧!天色晚了,若是入夜,外面便更危险了。”

萧月怀干脆夺过车夫手里的马鞭,扬起来狠狠地朝马屁股上抽了一记。

马儿嘶鸣一声,在黄土地上狂奔起来。

苏郢见状,顿时心惊,驾着马紧紧追着。

周围的山林闪过一阵沙沙声,似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明显的杀气,冲破枝桠迅速袭来。

苏郢眸光一斜,瞥见左右两侧树林里涌出了五六个黑影,当机立断地踩着马镫曲起膝盖,抓住缰绳腾空飞起,玄色衣袍在风中鼓起,众人还未看清楚,他便已经踏着马背,跃到了车顶,并迅速钻了下去,夺过了公主手里的马鞭。

车夫受到惊吓,一个不小心,从疾驰的马车上栽了下去,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后飘来一股冷飕飕的风,不明所以地望过去。

只见身后七八个人成群结队地朝公主的马车狂奔过去,当即吓得屁滚尿流,着急忙慌的躲进了路边的草丛中。

萧月怀坐在车前,恼恨地推着苏郢,发怒道:“你来干什么!你给我下去!”

郎君高大健硕,在身量娇小的女娘面前,便宛如一口钟,推不动分毫。萧月怀气急败坏,推搡之间,险些从马车上坠落。

苏郢眼疾手快,长臂一揽,将公主抱进了怀中,嗓音沙哑:“请殿下误动!马车后已有高手追了过来。”

萧月怀一惊,冒出半个头朝车后面张望,诧异道:“这么快?刑部当真有内应??”

骏马似乎感受到了那阵陡然而升的杀意,马车疾驰着,逐渐不受控制。

一群人将车驾逼至城郊并云山的斜坡上。

萧月怀惊叫道:“快换方向!前面有一处断崖!!”

萧月怀却冷眼看他,讥讽道:“我若不这么做,你永远不会同我说今日这番话。”

“苏郢,我无意探寻你的秘密。可我也不想当傻子,做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我与你就算不和,也还是夫妻。自我嫁给你那一刻起,公主府与大将军府的利益便息息相关。你要做什么,我没资格插手,但我有权知道。”

苏郢沉默不语,梅纹银面下不知藏着怎样的表情。

萧月怀看不见,心里也更加厌烦。

两人一言不发地站着。

直到她终于没了耐心,白眼翻到郎君脸上,狠狠骂一句:“简直对牛弹琴!”

落下话音,她便甩袖离开。

苏郢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两人一道出了刑部。

萧月怀气冲冲上了马车。苏郢便骑马在车辇后面跟着。

一车一马,走过繁闹的街市,向僻静的小路上行去。萧月怀掀起帘子露出一条缝朝外探看,见郎君还在后面跟着,不禁生气,于是催着车夫继续往前走。

不知不觉中,马车出了城。而苏郢也跟着去往郊外。

只听那郎君喊道:“公主,随臣回府吧!天色晚了,若是入夜,外面便更危险了。”

萧月怀干脆夺过车夫手里的马鞭,扬起来狠狠地朝马屁股上抽了一记。

马儿嘶鸣一声,在黄土地上狂奔起来。

苏郢见状,顿时心惊,驾着马紧紧追着。

周围的山林闪过一阵沙沙声,似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明显的杀气,冲破枝桠迅速袭来。

苏郢眸光一斜,瞥见左右两侧树林里涌出了五六个黑影,当机立断地踩着马镫曲起膝盖,抓住缰绳腾空飞起,玄色衣袍在风中鼓起,众人还未看清楚,他便已经踏着马背,跃到了车顶,并迅速钻了下去,夺过了公主手里的马鞭。

车夫受到惊吓,一个不小心,从疾驰的马车上栽了下去,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后飘来一股冷飕飕的风,不明所以地望过去。

只见身后七八个人成群结队地朝公主的马车狂奔过去,当即吓得屁滚尿流,着急忙慌的躲进了路边的草丛中。

萧月怀坐在车前,恼恨地推着苏郢,发怒道:“你来干什么!你给我下去!”

郎君高大健硕,在身量娇小的女娘面前,便宛如一口钟,推不动分毫。萧月怀气急败坏,推搡之间,险些从马车上坠落。

苏郢眼疾手快,长臂一揽,将公主抱进了怀中,嗓音沙哑:“请殿下误动!马车后已有高手追了过来。”

萧月怀一惊,冒出半个头朝车后面张望,诧异道:“这么快?刑部当真有内应??”

骏马似乎感受到了那阵陡然而升的杀意,马车疾驰着,逐渐不受控制。

一群人将车驾逼至城郊并云山的斜坡上。

萧月怀惊叫道:“快换方向!前面有一处断崖!!”

萧月怀却冷眼看他,讥讽道:“我若不这么做,你永远不会同我说今日这番话。”

“苏郢,我无意探寻你的秘密。可我也不想当傻子,做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我与你就算不和,也还是夫妻。自我嫁给你那一刻起,公主府与大将军府的利益便息息相关。你要做什么,我没资格插手,但我有权知道。”

苏郢沉默不语,梅纹银面下不知藏着怎样的表情。

萧月怀看不见,心里也更加厌烦。

两人一言不发地站着。

直到她终于没了耐心,白眼翻到郎君脸上,狠狠骂一句:“简直对牛弹琴!”

落下话音,她便甩袖离开。

苏郢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两人一道出了刑部。

萧月怀气冲冲上了马车。苏郢便骑马在车辇后面跟着。

一车一马,走过繁闹的街市,向僻静的小路上行去。萧月怀掀起帘子露出一条缝朝外探看,见郎君还在后面跟着,不禁生气,于是催着车夫继续往前走。

不知不觉中,马车出了城。而苏郢也跟着去往郊外。

只听那郎君喊道:“公主,随臣回府吧!天色晚了,若是入夜,外面便更危险了。”

萧月怀干脆夺过车夫手里的马鞭,扬起来狠狠地朝马屁股上抽了一记。

马儿嘶鸣一声,在黄土地上狂奔起来。

苏郢见状,顿时心惊,驾着马紧紧追着。

周围的山林闪过一阵沙沙声,似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明显的杀气,冲破枝桠迅速袭来。

苏郢眸光一斜,瞥见左右两侧树林里涌出了五六个黑影,当机立断地踩着马镫曲起膝盖,抓住缰绳腾空飞起,玄色衣袍在风中鼓起,众人还未看清楚,他便已经踏着马背,跃到了车顶,并迅速钻了下去,夺过了公主手里的马鞭。

车夫受到惊吓,一个不小心,从疾驰的马车上栽了下去,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后飘来一股冷飕飕的风,不明所以地望过去。

只见身后七八个人成群结队地朝公主的马车狂奔过去,当即吓得屁滚尿流,着急忙慌的躲进了路边的草丛中。

萧月怀坐在车前,恼恨地推着苏郢,发怒道:“你来干什么!你给我下去!”

郎君高大健硕,在身量娇小的女娘面前,便宛如一口钟,推不动分毫。萧月怀气急败坏,推搡之间,险些从马车上坠落。

苏郢眼疾手快,长臂一揽,将公主抱进了怀中,嗓音沙哑:“请殿下误动!马车后已有高手追了过来。”

萧月怀一惊,冒出半个头朝车后面张望,诧异道:“这么快?刑部当真有内应??”

骏马似乎感受到了那阵陡然而升的杀意,马车疾驰着,逐渐不受控制。

一群人将车驾逼至城郊并云山的斜坡上。

萧月怀惊叫道:“快换方向!前面有一处断崖!!”

萧月怀却冷眼看他,讥讽道:“我若不这么做,你永远不会同我说今日这番话。”

“苏郢,我无意探寻你的秘密。可我也不想当傻子,做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我与你就算不和,也还是夫妻。自我嫁给你那一刻起,公主府与大将军府的利益便息息相关。你要做什么,我没资格插手,但我有权知道。”

苏郢沉默不语,梅纹银面下不知藏着怎样的表情。

萧月怀看不见,心里也更加厌烦。

两人一言不发地站着。

直到她终于没了耐心,白眼翻到郎君脸上,狠狠骂一句:“简直对牛弹琴!”

落下话音,她便甩袖离开。

苏郢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两人一道出了刑部。

萧月怀气冲冲上了马车。苏郢便骑马在车辇后面跟着。

一车一马,走过繁闹的街市,向僻静的小路上行去。萧月怀掀起帘子露出一条缝朝外探看,见郎君还在后面跟着,不禁生气,于是催着车夫继续往前走。

不知不觉中,马车出了城。而苏郢也跟着去往郊外。

只听那郎君喊道:“公主,随臣回府吧!天色晚了,若是入夜,外面便更危险了。”

萧月怀干脆夺过车夫手里的马鞭,扬起来狠狠地朝马屁股上抽了一记。

马儿嘶鸣一声,在黄土地上狂奔起来。

苏郢见状,顿时心惊,驾着马紧紧追着。

周围的山林闪过一阵沙沙声,似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明显的杀气,冲破枝桠迅速袭来。

苏郢眸光一斜,瞥见左右两侧树林里涌出了五六个黑影,当机立断地踩着马镫曲起膝盖,抓住缰绳腾空飞起,玄色衣袍在风中鼓起,众人还未看清楚,他便已经踏着马背,跃到了车顶,并迅速钻了下去,夺过了公主手里的马鞭。

车夫受到惊吓,一个不小心,从疾驰的马车上栽了下去,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后飘来一股冷飕飕的风,不明所以地望过去。

只见身后七八个人成群结队地朝公主的马车狂奔过去,当即吓得屁滚尿流,着急忙慌的躲进了路边的草丛中。

萧月怀坐在车前,恼恨地推着苏郢,发怒道:“你来干什么!你给我下去!”

郎君高大健硕,在身量娇小的女娘面前,便宛如一口钟,推不动分毫。萧月怀气急败坏,推搡之间,险些从马车上坠落。

苏郢眼疾手快,长臂一揽,将公主抱进了怀中,嗓音沙哑:“请殿下误动!马车后已有高手追了过来。”

萧月怀一惊,冒出半个头朝车后面张望,诧异道:“这么快?刑部当真有内应??”

骏马似乎感受到了那阵陡然而升的杀意,马车疾驰着,逐渐不受控制。

一群人将车驾逼至城郊并云山的斜坡上。

萧月怀惊叫道:“快换方向!前面有一处断崖!!”

萧月怀却冷眼看他,讥讽道:“我若不这么做,你永远不会同我说今日这番话。”

“苏郢,我无意探寻你的秘密。可我也不想当傻子,做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我与你就算不和,也还是夫妻。自我嫁给你那一刻起,公主府与大将军府的利益便息息相关。你要做什么,我没资格插手,但我有权知道。”

苏郢沉默不语,梅纹银面下不知藏着怎样的表情。

萧月怀看不见,心里也更加厌烦。

两人一言不发地站着。

直到她终于没了耐心,白眼翻到郎君脸上,狠狠骂一句:“简直对牛弹琴!”

落下话音,她便甩袖离开。

苏郢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两人一道出了刑部。

萧月怀气冲冲上了马车。苏郢便骑马在车辇后面跟着。

一车一马,走过繁闹的街市,向僻静的小路上行去。萧月怀掀起帘子露出一条缝朝外探看,见郎君还在后面跟着,不禁生气,于是催着车夫继续往前走。

不知不觉中,马车出了城。而苏郢也跟着去往郊外。

只听那郎君喊道:“公主,随臣回府吧!天色晚了,若是入夜,外面便更危险了。”

萧月怀干脆夺过车夫手里的马鞭,扬起来狠狠地朝马屁股上抽了一记。

马儿嘶鸣一声,在黄土地上狂奔起来。

苏郢见状,顿时心惊,驾着马紧紧追着。

周围的山林闪过一阵沙沙声,似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明显的杀气,冲破枝桠迅速袭来。

苏郢眸光一斜,瞥见左右两侧树林里涌出了五六个黑影,当机立断地踩着马镫曲起膝盖,抓住缰绳腾空飞起,玄色衣袍在风中鼓起,众人还未看清楚,他便已经踏着马背,跃到了车顶,并迅速钻了下去,夺过了公主手里的马鞭。

车夫受到惊吓,一个不小心,从疾驰的马车上栽了下去,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后飘来一股冷飕飕的风,不明所以地望过去。

只见身后七八个人成群结队地朝公主的马车狂奔过去,当即吓得屁滚尿流,着急忙慌的躲进了路边的草丛中。

萧月怀坐在车前,恼恨地推着苏郢,发怒道:“你来干什么!你给我下去!”

郎君高大健硕,在身量娇小的女娘面前,便宛如一口钟,推不动分毫。萧月怀气急败坏,推搡之间,险些从马车上坠落。

苏郢眼疾手快,长臂一揽,将公主抱进了怀中,嗓音沙哑:“请殿下误动!马车后已有高手追了过来。”

萧月怀一惊,冒出半个头朝车后面张望,诧异道:“这么快?刑部当真有内应??”

骏马似乎感受到了那阵陡然而升的杀意,马车疾驰着,逐渐不受控制。

一群人将车驾逼至城郊并云山的斜坡上。

萧月怀惊叫道:“快换方向!前面有一处断崖!!”

萧月怀却冷眼看他,讥讽道:“我若不这么做,你永远不会同我说今日这番话。”

“苏郢,我无意探寻你的秘密。可我也不想当傻子,做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我与你就算不和,也还是夫妻。自我嫁给你那一刻起,公主府与大将军府的利益便息息相关。你要做什么,我没资格插手,但我有权知道。”

苏郢沉默不语,梅纹银面下不知藏着怎样的表情。

萧月怀看不见,心里也更加厌烦。

两人一言不发地站着。

直到她终于没了耐心,白眼翻到郎君脸上,狠狠骂一句:“简直对牛弹琴!”

落下话音,她便甩袖离开。

苏郢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两人一道出了刑部。

萧月怀气冲冲上了马车。苏郢便骑马在车辇后面跟着。

一车一马,走过繁闹的街市,向僻静的小路上行去。萧月怀掀起帘子露出一条缝朝外探看,见郎君还在后面跟着,不禁生气,于是催着车夫继续往前走。

不知不觉中,马车出了城。而苏郢也跟着去往郊外。

只听那郎君喊道:“公主,随臣回府吧!天色晚了,若是入夜,外面便更危险了。”

萧月怀干脆夺过车夫手里的马鞭,扬起来狠狠地朝马屁股上抽了一记。

马儿嘶鸣一声,在黄土地上狂奔起来。

苏郢见状,顿时心惊,驾着马紧紧追着。

周围的山林闪过一阵沙沙声,似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明显的杀气,冲破枝桠迅速袭来。

苏郢眸光一斜,瞥见左右两侧树林里涌出了五六个黑影,当机立断地踩着马镫曲起膝盖,抓住缰绳腾空飞起,玄色衣袍在风中鼓起,众人还未看清楚,他便已经踏着马背,跃到了车顶,并迅速钻了下去,夺过了公主手里的马鞭。

车夫受到惊吓,一个不小心,从疾驰的马车上栽了下去,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后飘来一股冷飕飕的风,不明所以地望过去。

只见身后七八个人成群结队地朝公主的马车狂奔过去,当即吓得屁滚尿流,着急忙慌的躲进了路边的草丛中。

萧月怀坐在车前,恼恨地推着苏郢,发怒道:“你来干什么!你给我下去!”

郎君高大健硕,在身量娇小的女娘面前,便宛如一口钟,推不动分毫。萧月怀气急败坏,推搡之间,险些从马车上坠落。

苏郢眼疾手快,长臂一揽,将公主抱进了怀中,嗓音沙哑:“请殿下误动!马车后已有高手追了过来。”

萧月怀一惊,冒出半个头朝车后面张望,诧异道:“这么快?刑部当真有内应??”

骏马似乎感受到了那阵陡然而升的杀意,马车疾驰着,逐渐不受控制。

一群人将车驾逼至城郊并云山的斜坡上。

萧月怀惊叫道:“快换方向!前面有一处断崖!!”

萧月怀却冷眼看他,讥讽道:“我若不这么做,你永远不会同我说今日这番话。”

“苏郢,我无意探寻你的秘密。可我也不想当傻子,做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我与你就算不和,也还是夫妻。自我嫁给你那一刻起,公主府与大将军府的利益便息息相关。你要做什么,我没资格插手,但我有权知道。”

苏郢沉默不语,梅纹银面下不知藏着怎样的表情。

萧月怀看不见,心里也更加厌烦。

两人一言不发地站着。

直到她终于没了耐心,白眼翻到郎君脸上,狠狠骂一句:“简直对牛弹琴!”

落下话音,她便甩袖离开。

苏郢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两人一道出了刑部。

萧月怀气冲冲上了马车。苏郢便骑马在车辇后面跟着。

一车一马,走过繁闹的街市,向僻静的小路上行去。萧月怀掀起帘子露出一条缝朝外探看,见郎君还在后面跟着,不禁生气,于是催着车夫继续往前走。

不知不觉中,马车出了城。而苏郢也跟着去往郊外。

只听那郎君喊道:“公主,随臣回府吧!天色晚了,若是入夜,外面便更危险了。”

萧月怀干脆夺过车夫手里的马鞭,扬起来狠狠地朝马屁股上抽了一记。

马儿嘶鸣一声,在黄土地上狂奔起来。

苏郢见状,顿时心惊,驾着马紧紧追着。

周围的山林闪过一阵沙沙声,似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明显的杀气,冲破枝桠迅速袭来。

苏郢眸光一斜,瞥见左右两侧树林里涌出了五六个黑影,当机立断地踩着马镫曲起膝盖,抓住缰绳腾空飞起,玄色衣袍在风中鼓起,众人还未看清楚,他便已经踏着马背,跃到了车顶,并迅速钻了下去,夺过了公主手里的马鞭。

车夫受到惊吓,一个不小心,从疾驰的马车上栽了下去,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后飘来一股冷飕飕的风,不明所以地望过去。

只见身后七八个人成群结队地朝公主的马车狂奔过去,当即吓得屁滚尿流,着急忙慌的躲进了路边的草丛中。

萧月怀坐在车前,恼恨地推着苏郢,发怒道:“你来干什么!你给我下去!”

郎君高大健硕,在身量娇小的女娘面前,便宛如一口钟,推不动分毫。萧月怀气急败坏,推搡之间,险些从马车上坠落。

苏郢眼疾手快,长臂一揽,将公主抱进了怀中,嗓音沙哑:“请殿下误动!马车后已有高手追了过来。”

萧月怀一惊,冒出半个头朝车后面张望,诧异道:“这么快?刑部当真有内应??”

骏马似乎感受到了那阵陡然而升的杀意,马车疾驰着,逐渐不受控制。

一群人将车驾逼至城郊并云山的斜坡上。

萧月怀惊叫道:“快换方向!前面有一处断崖!!”

萧月怀却冷眼看他,讥讽道:“我若不这么做,你永远不会同我说今日这番话。”

“苏郢,我无意探寻你的秘密。可我也不想当傻子,做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我与你就算不和,也还是夫妻。自我嫁给你那一刻起,公主府与大将军府的利益便息息相关。你要做什么,我没资格插手,但我有权知道。”

苏郢沉默不语,梅纹银面下不知藏着怎样的表情。

萧月怀看不见,心里也更加厌烦。

两人一言不发地站着。

直到她终于没了耐心,白眼翻到郎君脸上,狠狠骂一句:“简直对牛弹琴!”

落下话音,她便甩袖离开。

苏郢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两人一道出了刑部。

萧月怀气冲冲上了马车。苏郢便骑马在车辇后面跟着。

一车一马,走过繁闹的街市,向僻静的小路上行去。萧月怀掀起帘子露出一条缝朝外探看,见郎君还在后面跟着,不禁生气,于是催着车夫继续往前走。

不知不觉中,马车出了城。而苏郢也跟着去往郊外。

只听那郎君喊道:“公主,随臣回府吧!天色晚了,若是入夜,外面便更危险了。”

萧月怀干脆夺过车夫手里的马鞭,扬起来狠狠地朝马屁股上抽了一记。

马儿嘶鸣一声,在黄土地上狂奔起来。

苏郢见状,顿时心惊,驾着马紧紧追着。

周围的山林闪过一阵沙沙声,似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明显的杀气,冲破枝桠迅速袭来。

苏郢眸光一斜,瞥见左右两侧树林里涌出了五六个黑影,当机立断地踩着马镫曲起膝盖,抓住缰绳腾空飞起,玄色衣袍在风中鼓起,众人还未看清楚,他便已经踏着马背,跃到了车顶,并迅速钻了下去,夺过了公主手里的马鞭。

车夫受到惊吓,一个不小心,从疾驰的马车上栽了下去,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后飘来一股冷飕飕的风,不明所以地望过去。

只见身后七八个人成群结队地朝公主的马车狂奔过去,当即吓得屁滚尿流,着急忙慌的躲进了路边的草丛中。

萧月怀坐在车前,恼恨地推着苏郢,发怒道:“你来干什么!你给我下去!”

郎君高大健硕,在身量娇小的女娘面前,便宛如一口钟,推不动分毫。萧月怀气急败坏,推搡之间,险些从马车上坠落。

苏郢眼疾手快,长臂一揽,将公主抱进了怀中,嗓音沙哑:“请殿下误动!马车后已有高手追了过来。”

萧月怀一惊,冒出半个头朝车后面张望,诧异道:“这么快?刑部当真有内应??”

骏马似乎感受到了那阵陡然而升的杀意,马车疾驰着,逐渐不受控制。

一群人将车驾逼至城郊并云山的斜坡上。

萧月怀惊叫道:“快换方向!前面有一处断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