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其他 > 汉家功业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王允与颖川党

伏完将王允请到了一个偏院,两人对坐下后,便是例常的客套。

虚假的礼仪结束了,伏完有点想要尽早送走这瘟神,看着王允道:“王公深夜来寒舍是有什么要事?”

王允喝了口茶,原本想好的措辞突然就抛之脑后,开门见山的道:“我想请中丞举荐大殿下为太子。”

伏完一愣,下意识的道:“陛下欲立太子了?”

大汉朝的太子,立的是早的,晚的晚,不过,总得来说,立的早点,大概率没有好下场。

王允漠然不动,道:“我说的是,这件事,需要由你挑头。”

伏完还是有些不明白,道:“是陛下的意思?”

“是我的意思。”王允淡淡道。

伏完心里一惊,面上极力保持平静,道:“王公,此事重大,须探明陛下的心意,再做决定不迟。”

王允道:“大殿下名为绍,这还不够明白吗?若是朝野继续装糊涂,陛下才会生怒。”

伏完还是觉得这种妄自揣度圣意不妥,犹豫着道:“为什么是我来挑头?这种事一旦成了,不止陛下恩重,将来太子登基,更有从龙之功,王公为什么要谦让于我?”

这伏完倒是也没有那么愚蠢!

王允心里冷笑,面无表情的道:“不是给你立功的。准确的说,这件事,是需要你与渤海王一同挑头。”

见王允将刘协扯进来,伏完更加警惕了,沉着脸道:“王公应当知道,朝政之事,不可牵扯渤海王,这是朝野的默契,王公想要打破,怕是会迎来雷霆之怒!”

王允毫无惧色,声音越发平淡,道:“我是为了国事!伱与渤海王举荐,定能给予叛逆袁术等重创,扰乱其军心。另外,渤海王也能进一步撇清‘不轨’嫌疑。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伏完目光冷颤的盯着王允,心里急切的计较着。

他不信王允的话!

他在想王允有可能的陷阱!

朝野想要刘协无声无息‘消失’的,大有人在。尤其是这王允,在袁术假脱所谓‘遗照’叛乱之后,一直主张杀刘协,以定天下人心。

王允见伏完不可能答应,直接冷哼一声,道:“这件事,你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做得好,陛下自然不计前嫌,兄友弟恭。可一旦立下太子,陛下还能容得下渤海王?难道陛下就不考虑,他有个万一,尚不更事的大殿下,会是刘协与袁术等叛逆的对手吗?”

伏完脸色骤变,沉声道:“渤海王与袁术等人毫无干系,王允,你休得胡言!”

王允直接道:“这些话,你去跟陛下,跟太后娘娘说。”

伏完神情难看,心里万分慌张。

他知道王允的话里有恐吓,在吓唬他。但这种恐吓,太过致命,哪怕明知,仍旧不敢掉以轻心。

刘协是不能冒头的,一点事情就会引来朝野瞩目,更何况这是立太子这般天大的事!

一个不好,太子没立成,刘协与他先丢了性命!

王允见他还不肯点头,漠然道:“太后同意立大殿下了。”

伏完立即想起王允罕见的去永乐宫的事!

“当真?”伏完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如果有何太后点头,那事情十有八九是稳了。他与刘协上书,非但没事,确实还能博取一份功劳。

有了太子,刘协的窘境会进一步缓解,他也不用总担心女儿做寡妇,他们伏家跟着受连累。

王允神色漠然,道:“不信的话,明日你可进宫找太和核实,而后再上书。”

伏完心里大松一口气,王允既然这么说,那事情肯定假不了了。

只是,他还是有些犹豫,要刘协挑头,总会有危险。

“我明日与渤海王商议再定。”好一阵子,伏完看着王允道。

王允双眼闪过厉色,冷声道:“不其侯还是没明白老夫的意思吗?这件事,你们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伏完也被激起了怒气,板着脸道:“王公,莫非真当我与渤海王好欺负吗?”

王允忽的站起来,俯视着他道:“我觉得你愚蠢!”

说完,甩手而走。

“你……”

伏完被气的脸色铁青,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允走了。

伏完一顿子怒气发不得,又不得不冷静思考王允刚才的话。

‘立太子’不是小事情,牵涉果本,谁都得小心翼翼,一步踏出,万劫不复!

半晌过去,伏完也没个主意,也不敢随意找人商量,胸中怒气就更多了。

伏完气的睡不着觉,翻来覆去,丞相府的杨彪,却是安睡的如婴儿般。

随着王允与颖川党斗了起来,杨彪就作壁上观,有点左右逢源的意思了。

“主人,主人,宫里赐下酒菜。”一个仆从来到门口,轻轻敲击着。

杨彪的睡眠十分浅,一点动静就被惊醒,待仔细品味内容,吓了一跳,穿戴好跑出来,见着是熟人徐衍,少了几分紧张,道:“徐贵人,这是?”

徐衍微微一笑,道:“陛下接到了曹将军奏报,对令公子赞誉有加。陛下十分欣喜,感念丞相教子有方,特意赏赐饭菜于丞相。”

杨彪连忙抬手向皇宫,道:“臣何德何能。”

做完这一套,杨彪又看向徐衍,道:“徐贵人,陛下可还有其他赏赐?”

徐衍怔了下,飞快反应过来,笑呵呵的道:“暂且没有,不过想来,令公子简在帝心,前途远大了。”

杨彪胖脸抖动着,仿佛高兴的不行,招过一个管家,道:“送送贵人,不得慢待了。”

管家立即明白了,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让徐衍听到:“去库房取几件好东西来,快一点。”

徐衍连连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小人岂敢受丞相的馈赠……”

管家不由分说,上前与徐衍说着什么,两人半推半就的出府。

杨彪的笑脸瞬间就没了,面无表情的来到中庭,看着摆好的饭菜。

饭菜没有问题,都是宫里御厨的精致之作。

杨彪脸色越沉,坐下来后,双眼冷峻的盯着这些菜。

深更半夜的赐菜,本就诡异,即便是有他儿子杨修为借口,却又没赏赐杨修,反而给他赐菜?

“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杨彪心里沉甸甸的自语。

他一直觉得上次嘉德殿的事情有蹊跷,将二荀与蔡邕降级三等,看似合情合理,里面却也有说不通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这三人,是更公认的前途远大,尤其是蔡邕,这位是大皇子的外公,当今国丈,最应该受得宠信才对!

杨彪心里思来想去,还是不懂这几道菜的目的,隐约有些不安感。

这时,一个家仆悄悄过来,在他身后低声道:“主人,户曹那边密谋,将太仓合并入户曹,并且接管全国的州郡县仓库。”

杨彪愣神了一会儿,转头看向这家仆,道:“消息属实?”

家仆道:“应当没错,从户曹到太仓,知道的人不少。”

杨彪不由得看向黑漆漆的门外,自语的嘀咕道:“他们这是要捅马蜂窝了。”

合并太仓入户曹其实没什么问题,关键是,由户曹接管地方是的钱粮仓库,地方不炸锅才怪。

与此同时,崇德殿。

刘辩的软榻,被刘绍,何晏两个小家伙‘霸占’了。

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躺在一起,时不时呜哇一声。

刘辩处理完手里的政务,伸了个懒腰,看了眼两个小家伙,笑着起身,走出侧门。

还没走几步,刘辩打了个呵欠,抬头看着漆黑不见一丝月色的天空,道:“听说,要下雪了?”

潘隐跟在身后侧,抬头看了眼,没有搭话。

刘辩有些困倦,浑身酸疼,一边走着一边甩着胳膊,放空思绪,想让他的大脑空一空,换一换。

潘隐跟了一阵,上前低声道:“陛下,王公又去了司马儁的府邸。”

刘辩脚步一顿,双手交叉在一起,不停的晃着胳膊,看向宫外,有些好奇的笑着道:“咱们这位王公在下一盘大棋啊,有查到什么吗?”

潘隐摇头,道:“都是密谈,没有外人知道,是以小人没有探查到。”

刘辩笑容更多了,道:“这就有趣了,好,咱们就看看,王公在下什么棋吧。赵云回到禁军大营了吗?”

潘隐连忙道:“按照路程来算,应该是明天中午到。”

刘辩嗯了一声,道:“他到京了,让他来见朕。你明天去大司马府一趟,要他们命刘虞返回驻地,严密监视乌桓,鲜卑等的情况,不得大意。再给并州去信,要他们盯着匈奴。”

“是。”潘隐道。

刘辩又活动了一会儿,转身往回走,道:“去永宁宫吧,让宫女好生照顾那两个小家伙。”

潘隐连忙道:“小人明白。”

刘辩走向永宁宫,心里道:你明白,就是不知道杨彪明不明白。

第二天一早。

荀彧便来到了崇德殿后殿。

刘辩还有些睡眼惺忪,有些意外的道:“荀卿家,什么事情这么早?”

荀彧面色老成,如常的抬手道:“陛下,户曹与太仓经过多日商议,认为应当合并为一,以统一政令,疏通关节。”

刘辩坐在椅子上,想了想,道:“就这件事?”

合并户曹与太仓,也算不得什么急事,大事。

荀彧面不改色,道:“是,臣等打算,以户曹,御史台共同派人,进驻各州郡县仓库,以杜绝贪腐,确保朝廷赋税全数入太仓。”

刘辩有些清醒了,下意识的皱眉,沉吟起来。

这么做,地方上肯定不答应,必然会生出无数幺蛾子来,最简单的,便是在入库之前动手。

这会令朝廷这个布置落空不说,还将得一个‘与民争利’的口实。

“卿家想好了?”刘辩看向荀彧。在他看来,这一政策,有害无益,并不是妥善之策。

荀彧自然不敢告诉刘辩戏志才从兖州查到的事情,不做迟疑的道:“是,臣计划与御史台仔细商议,列一个妥善的策略呈送陛下御览。”

刘辩看着荀彧,总觉得有些怪异。

荀彧向来稳重,不会提出这种貌似周全的政策来。

这时,潘隐从外面进来,看了眼荀彧,上前低声道:“陛下,王公又去了长乐宫。”

刘辩一怔,看向他道:“这么早?”

潘隐点头,心里也十分意外。

不等刘辩多想,看着眼前的荀彧,道:“卿家是因为王卿家吗?知道王卿家在图谋什么吗?”

荀彧抬手,道:“王公并未阻碍户曹政务,陛下宽心。臣并不知道王公要干什么。”

刘辩看着荀彧,又想着王允,不由得笑了。

这王允与所谓的‘颖川党’好像都有什么计划,偏偏他一点都不知情。

‘有趣了。’

刘辩想了一阵,点头道:“好,就依卿家。御史台那边,朕会打招呼,卿家尽管与御史台商议。”

“臣领旨。”

荀彧道。

旋即,他稍稍斟酌,道:“陛下,现在朝廷、各州郡大量缺少官员,是否绕过联考,还是以举荐入仕?”

刘辩摇头,道:“必须要经过联考,这件事没有商量余地。另外,鸿都门学与太学的录取比列,二八开,不得少了。”

荀彧面上出现一丝迟疑,最终还是抬手道:“臣领旨。”

刘辩嗯了声,道:“命尚书台给各世家发信,要他们派出色的子弟入学,不得耽误。”

“是。”潘隐在一旁道。

荀彧向来寡言少语,见说完了,便道:“臣告退。”

刘辩倒是有许多事情想与他商议,但今天的事情明显不对劲,暂且按耐着道:“潘隐,送送荀卿家。”

潘隐迎着,伸手示意给荀彧。

荀彧再次抬手,起身退出了后殿。

刘辩目送他离开,双眼慢慢眯起,笑容渐渐浓郁。

“真是有趣了。”

刘辩摸了摸下巴,不由得自语道:“现在,大家都学会动心思,玩手腕了吗?”

“好,朕就看看你们都在图谋些什么。”

求月票求月票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