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完本神站 > 其他 > 重生后我成为三界扛把子 > 第437章 续尾的办法

白晓言,白晓晓兄妹二人第一次出远门,对什么都好奇,像土包子一样。

因为天狐族的环境比较简单,没什么钩心斗角所以他们两个比较单纯些。

人心难测,就算再怎么小心翼翼,但也顶不过有心人的算计。

天狐一族的妖外出历练,碰到志同道合,没有对他们带有异样的眼光的修士,他们就会成为朋友。

成为朋友后,他们也会邀请他们去天狐族做客。

这也成为了天狐族的一种习惯,一直以来他们都是相安无事。

直到白晓言,白晓晓兄妹遇到叫李浩楠,邱宇声的两个修士后。

他们两个暴露了是妖的身份,被人追杀,妖丹差点被人抢走。

就在危机时刻,李浩楠,邱宇声出现了,帮他们打跑了那几个人。

人虽然跑了,但他们两个也受了重伤。

白晓言,白晓晓对救命恩人非常感激,表明身份后,又因为他们离天狐族的地盘不远了,就决定带他们两个回家养伤。

听说他们两个救了他们兄妹,因此还受了伤,天狐族的妖对他们很热情,非常感激。

他们两个就留在天狐族养伤。

还是有人保持警惕心的,天狐族的族长和三长老他们。

他们派人暗中监视,观察他们两个,观察了三个月什么也没有发现,他们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谁知他们两个比较会伪装,稳得住,所以才骗过了他们。

都说日久生情,特别是被英雄救美的人。

白晓晓也不例外。

在邱宇声的攻势下,白晓晓很快就沦陷了,喜欢上了他,他们两个山盟海誓,很快互许终身。

邱宇声趁着留在天狐族养伤的日子,一边与白晓晓周旋,向她打探天狐族的消息,一边给天狐族挖坑。

不仅暗中杀害天狐族的妖,还杀了人族的修士,挑起人族与天狐族的争斗。

双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对方都很仇视。

人族这边,他们原本就对妖族就存在偏见,觉得他们无恶不作,还经常对他们修士出手,吞噬他们来提升修为。

不仅如此他们同样也吃普通人,虽然吃修士修为提升更快,但一部分的妖并不挑剔,不忌口,他们喜欢吃人肉,喝人血。

妖族的妖种类很多,大妖吃小妖这种情况很常见,对人自然不客气。

狐妖还会魅惑之术,经常幻化成漂亮的女子勾引人族的男子,吸他们的精气,阳气进行修炼。

这种需要吸精气,阳气进行修炼的狐妖,吃人的狐妖是等级比较低的狐妖。

天狐族的狐妖与他们不一样,他们有传统的功法,比较受天道的青睐。

就拿凡界的人来打比喻,他们有普通人,权贵,皇室。

天狐一族就属于皇室一族的。

人族和妖族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不牢固,勉强保持在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只需轻轻挑拨,他们之间的裂痕,“啪”地出现一个巨大的缝隙,一旦裂开就缝补不了。

残害他们的人,他们怎么能忍得了,直接来围剿他们。

天狐族这边的妖,他们自认为他们安分守己,从不主动挑起争端,没有伤害过一个无辜的人。

但人族这些修士贪婪,无耻,为了他们的妖丹就残害他们天狐族的妖,非常可恨。

既然是他们先动手,现在他们反击,反杀他们很正常。

双方都把对方当成了仇人,进行了一番厮杀。

然而这一切只是魔族的阴谋,李浩楠,邱宇声他们是魔族那边派来的。

他们这些卧底做得非常合格。

他们也是打探到妖皇闭关了,这才敢来搞破坏。

没到生死存亡的时刻,天狐族的族长,长老们是不敢打扰妖皇的。

魔族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果断出手。

他们不仅在天狐族制造混乱,也在人族制造混乱。

大量的魔植疯狂繁衍,吞噬了不少人,魔气滋长。

等在闭关中的叶天绝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外面已经大乱,天狐族的妖死伤惨重,人族那边伤亡惨重。

魔气覆盖整个上空,不少修士受到魔气的浸染,入了魔,狂性大发,对同伴下手。

后来山河大陆的那些大能联合叶天绝想办法对抗魔族的进攻。

这一战打了十多年,勉强打了个平手。

人族的那些大能迫不得已献祭了自己才把入口封印,彻底消除魔气。

叶天绝也一样,他不得不带着剩下的天狐族避世,重新找了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安置他们。

虽然魔族被打退,但叶天绝也受了伤,为了天狐族的未来,他只能开辟一个小世界。让天狐族修生养息。

他做这些自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以他一半的妖力,断三条尾巴的代价弄了这个小世界。

他们只能安稳地在这里生活,外人是发现不了这个小世界,也进不来,解开不了封印,他们天狐族也出不去。

当时叶天绝受伤严重,他们天狐族剩下的又只是一些老弱的,没什么战斗力。

他们还有不少仇家,叶天绝要闭关养伤,要是他不在,天狐族可能会被一窝端了。

他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避世了,他已经当了妖皇,有预知能力,他给天狐族算了一卦。

按照指示,他就弄了一个小世界来保住他们。

之后他修为跌落,闭关修炼,内伤始终不好,严重的时候他变成小狐狸的模样。

他变成了小狐狸就没有了妖皇的记忆。

听完后,他们非常震撼,当妖皇果然不容易。

叶天绝果然令人敬佩!

“叶前辈,你真伟大!令人敬佩,你弄这个小世界的时候,就没想过要出去?”司泽问道。

“自然想过,一千年过去了,灵气越来越少,这里已经不适合居住了,我也从三长老口中了解了外面的一些情况。

现在时机刚好,要是解除封印,重新找一个地方落脚,我们天狐族的危机就解除了。

但是现在我解不开封印,没有法子出去,在我鼎盛时期才能解开封印。”

“那就是你是九尾天狐的时候才是你的鼎盛时期,叶前辈没有办法收回你的一半妖力吗?”苏婉问道。

叶天绝摇了摇头,“没有办法,我现在只是六尾天狐没有那个能力,除非断尾重生。”

“叶前辈是否把希望寄托在叶修道友身上过,他可是除了你最有潜力的。”谢景尧温声说道。

“对,我原本想把他培养成下一代妖皇,想让他尽快成为九尾天狐,但这个过程太漫长,我们天狐族等不起了。

最多五年内,这里就塌了,到时候我们全部都得死。”叶天绝沉声说道。

“我就不信叶前辈之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做决定之前你没留后手?这可不符合你这个妖皇的行事作风。

你这么急着要我阿姐当妖后,其中有什么关联,莫非她是契机?”

这么会抓重点,叶天绝赞许地看了她一眼。

“既然你们都猜到了,我也不隐瞒了,我一直在找续尾的办法,终于在一本天书上看到了法子。只是我一直参悟不了。突破不了。”

司泽好奇地问道:“什么法子?很难吗?”

叶天绝也不卖关子,淡声说道:“上面写着:“真心真情”四个字。”

“啊?这什么意思?”司泽一头雾水。

闻言,谢景尧眉头微蹙,“既然如此,你就不应该找阿婉,你只是疾病乱投医,我们也帮不了你的忙。”

叶天绝深深地看了苏婉一眼,“苏婉姑娘,我是真心实意的,虽然我不是对你一见钟情,但自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很亲近。

让我忍不住靠近,我活了这么久了,见过不少漂亮的女子,唯有对你有这种感觉,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不知你帮不帮这个忙?”

“啊,叶前辈,你可不可以说清楚一点,我不太听得懂。”司泽道。

苏璃嘲讽一笑,“凭什么我阿姐要牺牲自己成全你,就凭你脸比较大吗?续尾就犹如凤凰涅盘重生一样困难。

你光棍这么多年了,给你的考验就是勘破情关,只有动心动情了才能体会那种感觉,才能真正领悟,你们天狐族又不是没有女子,你随便找一个人不就行了。”

苏婉脸色也有些难看,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为了天狐族,叶天绝牺牲太大了,这一点让她佩服,动容。

但不代表她愿意做这个工具人。

“你们天狐族的姻缘传说我也清楚了,要是我同意了,这辈子只能与你绑定在一起了,除非我成功飞升,恕我不能同意,太荒唐了!”苏婉冷声说道。

“苏婉姑娘就不在想想?要是封印不解开,你们也只能等死,你别急着拒绝,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的。”

“不可能,别想打阿婉的主意。”

“不用考虑了,我不可能喜欢你,到时候你也勘不破,还是失败。”

看到他们这个反应,叶天绝明白了。

“你就是因为他才不同意的?我可以与他公平竞争。”

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叶天绝想了好久才下这个决心。

虽然现在他没对苏婉生出情意,但他对她有好感,她也符合他的择偶标准。

相信日渐相处,他会喜欢上她的,而且苏婉各方面都很优秀,心肠柔软。

要是他们成为道侣,两人互相扶持,天狐一族会更加强大。

叶天绝觉得自己条件比谢景尧好,他也很优秀,配得上苏婉,要是她了解他,会喜欢他的。

苏婉:“……”

她确实喜欢谢景尧,她不同意也不全是因为他,这么离谱的事情正常人都不会同意吧!

叶天绝看向谢景尧,发起挑战:“不如我们打一场,谁输了就退出。”

此话一出,苏璃立刻怼他:“叶前辈说你脸皮厚可没有冤枉你,就你这个态度就不可能领悟,我阿姐是货物吗?被你们踢来踢去的。

谁赢了就可以得到她,你们有这个资格吗?凭什么下这个决定?

这里不是凡界,是修仙界,强者为尊,我们女人不是你们男人的附属品。

我们可不是凡界的女子,不像她们那么卑微,被人挑来挑去,看男人眼色而活,束缚多。

你是老古板吗?以为是妖皇就了不起?凭什么做这个决定,就你这个思想,配不上我阿姐……”

叶天绝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他第一次被人这么数落,很生气,脸色非常难看。

他很想拍飞她,看到苏婉那张清冷的脸,他恢复了理智。

他要是敢伤了苏璃,苏婉绝对不会给他机会。

他觉得苏璃很狡猾,就是故意激怒他,想让他对她动手。

叶天绝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他们妖族都是直来直往的,不管是有什么事情,打一顿就解决了。

抢地盘,抢女人都一样。

他并没有不尊重苏婉,他们天狐族对爱情很忠贞,一生只有一个伴侣。

他们人族,伴侣发生意外死了还会续弦,他们可不会。

在整个妖族,不少妖都很滥情,有了妻子后,还娶了很多小妾,他们天狐族和一些狼族算是一股清流了。

谢景尧也冷冷地说道:“叶前辈,我不会和你打的,不是我怂,不是我怕输,要是我与你打就是对阿婉的不尊重。”

叶天绝很不能理解,忍不住说道:“是个男人你就接受我的挑战。”

激将法对谢景尧可不管用。

偏偏苏璃还在一旁幽幽地说道:“怎么的,他要是不应战,代表男人的特征还会消失不成?叶前辈真言术这么厉害了吗?”

虽然她说得很隐晦,但大家都听得懂。

叶天绝黑了脸,这女人简直没有羞耻心。

苏婉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阿璃,说话注意点。”

“阿姐,这不能怪我,我觉得叶前辈脑子太直,直白些他才听得懂。”

好气!居然讽刺他脑子不好,叶天绝忍不住捏碎了一个杯子。

“叶前辈,我可以与你切磋一场,但请你不要以阿婉的名义来对我发起挑战,前辈有伤在身,晚辈可不想占前辈的便宜。”

叶天绝深呼了几口气,道:“我现在的情况与你打才对你公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